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四章 怎么都不醒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新书求收藏,推荐,谢谢~~)

    叶凌霜把目光投向了秦岭,看着这家伙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就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上去先甩他两耳光,打醒了揪着衣领逼问出晶钻究竟在哪儿。

    只不过,念及秦岭的S级高手身份,她还是忍了,尤其是这么年轻的S级高手,不用想,也是背景深厚。

    这种人,要么你别得罪他,如果非要得罪,就必须一棍子打死!

    考虑到晶钻的下落还要从秦岭身上问清楚,叶凌霜猛吸了两口气,平缓下情绪,又不死心的推了推:‘醒醒!“

    不过秦岭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叶凌霜仔细检查了一番,比如捏开嘴查舌头,翻眼皮查瞳孔,还有搭脉查脉象,甚至输入真气到秦岭体内,除了输入的真气如泥牛入海再也收不回来,其余没有任何发现。

    其实是叶凌霜不清楚,她输入探查的真气,全都被截流了,用以修复秦岭的丹田,虽然她的真气连低级生物能量都算不上,只能称作劣等生物能量,杂质也很多,可是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

    普通人还可以送医院,而如叶凌霜这类的高手,送医院根本没用,只得叹了口气:“算了,先带回家吧。”

    也不知怎么的,叶凌霜并不打算把秦岭带回基地,而是提起秦岭的衣领,飞快奔上车,没多久就进入一个小区,从地下停车场直接坐电梯上楼,回到了家里。

    秦岭浑身脏兮兮,叶凌霜很不想把这样的人带回来,不过一想到晶钻,我忍,我忍,一把将秦岭扔到了沙发上,然后钻进卧室,对比起秦岭的证件,开始核实起了他的身份。

    秦岭,男,1997年3月17日出生,户籍所在地:皖江省黄山市清平县永陵乡寒竹村6组。

    这个身份,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问题,她还利用职权打电话去当地派出所核实,也没有问题,但是没有问题就是有问题,否则,一个二十不到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是S级高手?又哪来的中医执业资格证书?

    这说明,有势力在替秦岭掩盖身份,只是以叶凌霜的权限还发现不了。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中午叶凌霜吃了饭,看到秦岭还没醒来,继续不依不饶的核实他的身份,一通通电话打出去,一次次的失望,其间队员还给她打了电话,被她以各种借口搪塞过去,不知不觉中,天终于黑了,叶凌霜似乎也放弃了。

    看着依然睡在沙发上,连移动都没有的秦岭,叶凌霜想了想,再次拨了个电话出去:“师傅,我这里有个很奇怪的病人,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昏迷不醒,却偏偏心率呼吸都很正常,无论怎么我都没办法把他唤醒,您能不能过来看看?”

    “哦?有这样的病人?那我马上过来。”

    电话那头的声音雷厉风行的很。

    摁掉之后,叶凌霜狠狠一捏拳头:“有师傅在此,还怕弄不醒你?”

    叶凌霜出身于梅花门,梅花门是个古老的世俗门派,规模始终不大,原道场位于南都梅花山,但随着梅花山一带成为了风景名胜,不适合再作为山门,于是当代掌门把道场几十亩地卖了好几个亿。

    一部分用来建设新的山门,位于几十公里以外的祖塘山中,另一部分开了公司,经营墓葬、梅花门的各种特产与特色美容保健产品,据说这是与时俱进,门中弟子也因此个个一夜成富豪。

    但是叶凌霜的师傅,长老王心梅强烈反对,而王心梅自己,则是江淮省中医院的主任医师。

    仅仅半个小时,敲门声响起,叶凌霜赶忙打开门,一名身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医生出现在了眼前,这正是叶凌霜的师尊王心梅。

    “师傅,您看,就是他。”叶凌霜连把师傅让进门,向沙发上的秦岭一指。

    王心梅快步走了过去,细细观察起来。

    中医诊病,讲究望闻切问,这望,这是观气色。

    秦岭的面色红润,完全没有了之前面色煞白的那种惨相。

    再闻,则是听声息。

    而秦岭的呼吸平缓有规律,看上去是健康的很。

    由于昏迷不醒,问是没法问了,王心梅直接给秦岭搭脉。

    “嗯?”秦岭的脉搏不浮不沉,和缓有力,尺脉沉取有力,这也没问题,于是,王心梅皱着眉想了一阵子,又缓缓一指点上秦岭后脑的风府穴,一缕真气输了进去。

    “师傅,怎么样了?“见着王心梅久久沉吟不语,叶凌霜忍不住问道。

    王心梅也没有发现那一缕真气被黑了,收回手指,不确定道:”这确实是很奇怪,我完全可以确定,他没有任何问题,你先给我说说,这小伙子是什么人。“

    ”师傅,是这样的……“叶凌霜连忙把由昨夜到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和盘托出。

    “S级高手?怎么可能?他身上没有一点真气波动,最多是个气血比较旺盛的普通人,凌霜,你不会弄错了吧。“王心梅讶异的看了过去。

    “不对的,他身上明明威发出了不下于S级的威压,师傅,我在掌门师伯身上看到过,我不会弄错的,而且他若是普通人,蝰蛇能放过他吗?蝰蛇在哪里?肯定是被他杀了。“叶凌霜立时辩驳。

    ”这……“王心梅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他好象进入了一种很奇异的状态,只有他自己才能醒来,这样罢,你多花点时间看护他,一有异常就和我联系,如果三天之后都没苏醒,就再打电话给我,我得回去了。“

    叶凌霜挽上王心梅的胳膊,问道:”师傅,这么着急?要不我给您做顿饭,吃了再走吧?“

    王心梅摇了摇头:”我还有一台手术没做,我走了。“说完,就推开叶凌霜,快步离去。

    叶凌霜摇了摇头,很无奈,这个师傅什么都好,就是工作起来废寝忘食。

    随随便便吃了些东西,叶凌霜索性坐在客厅里,抱着大腿看电视,时不时再瞥一眼沙发另一头的秦岭,那个心里是又急又恨啊。

    时间缓缓流逝,虽然高手一夜不睡没什么,可是昨天一夜都没有合眼,叶凌霜也有些困了,想了想,拿起睡衣去浴室洗漱,这一把澡洗的她是非常不自在,因为家里多了个男人,就仿佛秦岭随时会醒转一样,以至于她洗好出去之前,先把浴室的门打开一小丝,确认秦岭没有醒来,才飞一般的窜进了自己的房间。

    同样的,这一觉也睡得异常难受,时不时就会醒转,到了下半夜,终于睡沉了,又开始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比如秦岭苏醒后偷偷溜走了,又比如自己向秦岭讨要晶钻,他不给,然后打了起来,而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制住,经历了对于女人来说非常悲惨的事情,最后咯嚓一声,自己脖子被拧断。

    杀人越货!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