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八章 无人上门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求推荐,收藏,多谢多谢~~)

    事到如今,秦岭哪能不明白,拆解线条其实就是在修炼了,无非是修炼的效果他没法界定罢了,那么,给青青盖个茅草屋是不是也是修炼呢?他心里很是欺待。

    经此一劫之后,又得到了天大的机缘,秦岭无比渴望变强,他不想做圣人,也没有拯救全人类的想法,他只想活的精彩,让明秋月看看,让小师妹看看,让同门、让修炼界都看清楚,我秦岭,不是你们可以踩的!

    一瞬间,秦岭斗志昂扬,当下起床洗漱,在天亮之前,爬上屋顶,面向东方,猛然间,一蓬光亮从地平线升起,秦岭立刻运转心法,一点紫光被吸入了丹田。

    ‘成功了,我成功了!’秦岭在心里大叫,泪水不自禁的湿润了眼帘,这一点紫光,将作为真种在他的丹田内蕴养,炼精化气,重踏仙途。

    不要以这紫光捕捉容易,上一次修炼时,足足三十天,也就是三十次,秦岭才捕捉成功,而这已经是相当高的成功率了,门中很多弟子,普遍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捕捉到,甚至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捕捉不到。

    也许是功法被改良过的结果,也许是重新修行,驾轻就熟,秦岭一次成功。

    修炼分四个阶段,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合道,每一阶段又有三劫,渡过便进入下一个小境界,分别为:

    采气炼身劫、塑形心火劫、五气魔障劫。

    金丹邪风劫、九转迷妄劫、丹成化凡劫。

    孕胎新生劫、元婴苦海劫、阳神天雷劫。

    问道金身劫、斩情离世劫、飞升无量劫。

    修行四阶段,十二大劫,每门派或许名称不一样,修行重点也不同,却是异途同归,秦岭本是修炼到了五气魔障劫,只要渡过心魔,便是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具体为精气神合一,心肝脾肺肾,金木水火土,五行平衡,五气各归本位,完美合谐,身体由后天返先天,接下来可以凝结金丹,用通俗的话来说,这个阶段是是筑基大圆满。

    从八岁开始修行,十一年修炼到筑基大圆满,这在同龄人中,只有明秋月等少数天才才能与他一较上下。

    要知道,当今世界灵气匮乏,很多门派的长老掌教也只是金丹境界,能修出元婴的,那是少之又少,都是老不死的存在,早已不问世事了。

    换句话说,如果撞见小师妹洗澡发生在几个月后,即秦岭凝结出金丹之时,那又是一种处置方法,即使会严惩,也不会是废除修为,逐出师门,毕竟每一枚金丹,都是门派中的中坚力量。

    不过,过去的就过去了,秦岭也算是因祸得福,如今重新修行,他有信心,三年走完过去十年的道路,但是他不大明白,有了《太玄慧明真经》,青青为何还要让他修炼《长青化生决》?

    秦岭这个人有一个好,就是不钻牛角尖,当即把这个问题放下,引真种入丹田,回到屋里,打坐炼气,炼自身精气走小周天,足足三十六周天之后,才徐徐收功,这时,天已经亮了。

    今天,是正式营业的第一天,秦岭中门大开,广纳宾客,可是他这个开业有点寒碜,即没有人送花篮,也没有来宾剪彩,就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穿着身白大褂,坐桌子后面,柜子里面啥都没有,这样的诊所,谁闲着没事跑来看病?最多是隔着门向里面望一望,嘀咕两句。

    秦岭不着急,他抱着好酒不怕巷子深的心思,有病还怕你不来?

    到了中午,有人来了,却是两个醉熏熏的黄毛,一进门就嚷嚷着要找小姐,还理直气壮的说这不就是按摩房吗?气的秦岭一脚一个,全踹了出去。

    要知道,哪怕秦岭才开始修炼,但曾经的筑基大圆满与药王殿精英弟子身份不是盖的,这一发怒,上位者气息尽显,又哪是两个小黄毛所能承受?

    精英弟子虽然是弟子,但在各门各派中的地位是相当高的,一般来说,弟子分为三种,精英弟子,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外门弟子基本上可以看作打杂的,内门弟子属于真正跨入了修行界,而精英弟子是重点培养对象,地位比长老差一些,相当于内门管事。

    但在实际上,精英弟子的地位要高于内门管事,毕竟管事都是由没有什么潜力的中年大叔担当,这一辈子的修行到头了,才会被分派处理具体事物,而精英弟子,前途无限,掌门必然是在精英弟子中出现,其余大部分在未来也会成为门派长老,只有实在不成才,才会当管事,所以正常情况下,连管事都不愿得罪精英弟子。

    ‘这样不行啊!’秦岭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毕竟中医是越老越吃香,象他这样二十岁不到的,都是医学院的大一大二学弟,还在死记硬背中医经典著作呢,甚至绝大部分,连切脉都不会,也难怪没生意。

    “喂喂喂,一看你就是有肩周炎,来,进来我替你按摩一下。”

    “有病啊?”

    “哎,老家伙你别跑啊!”

    “一看你就是腰椎盘突出,小针刀做过了吧?呵呵~~好象没啥用啊,来来来,一万块钱给你搞定。”

    “骗子!滚!”

    “你骂谁?你这八婆好心不识驴肝肺,疼死了别后悔!”

    秦岭干脆亲自到门口拉客,还别说,他的望诊功力很深,虽然真气不再,但眼力在,一些普通的大众病,基本上一看一个准,但是他情商低,张嘴不讨人喜,多说两句,就把人得罪了。

    ‘这样不行啊!’秦岭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他记起了青青让他多看书多听音乐的建议,于是把门一关,跑书店向导购咪咪直接坦承了自己情商低,想买些增加情商的书看看,然后在导购咪咪的古怪眼神中,按着推荐买了几本书,诸如《厚黑学》、《曾国藩家书》、《于氏心灵鸡汤》等等诸如此类。

    “噢,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才是大道理啊!明白了,明白了!”

    “逢人但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tmd,自己就是个缺心眼!“

    ”大嘴毁一生,嘴甜惠三代!真知良言,真知良言啊!“

    “扬善于公庭,规过于私室!不错不错!”

    秦岭仿佛见到了宝藏,贪婪的汲取着书中的做人道理,再一对比自己在山门的处处得罪人,顿觉前面十九年白活了,不过知道了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知行合一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看来,还是要在青青的协助下提高情商才是正理。

    不知不觉中,黑夜来临,虽然一笔生意都没做,但秦岭的心情还是很愉快的,洗洗上床之后,很快进入了梦乡。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