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十二章 了断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排龙湾的打赏~~另求收藏推荐)

    如果问,秦岭最不愿意见到的谁,那显然是明秋月,这个名字,成了他心底的一根刺,他以为他可以放下这个名字对自己的伤害,但是,他发现做不到。

    秦岭的眼里只有明秋月,如果不是出了那桩意外,她在明年将正式成为自己的妻子。

    明秋月也在看着秦岭,神色一如即往的冷清,只是在那眼眸中,多出了一丝复杂难明之色。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围观的群众也是傻傻的看着这一男一女,许萌萌更是小声惊呼道:“妈,那个秦医生究竟是什么来头,你看,这四辆车明显是奔他来的,难道……他是某个大家族失忆的少爷?他的未婚妻来找他了?”

    这分明是台剧韩剧看多了的后遗症。

    “秦师弟,别来无恙啊!”这个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

    秦岭看了过去,武当冲宵剑派掌教弟子剑无涯,比自己大两岁,玉树临风,风姿卓绝,实力也是筑基大圆满,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另还有四人,分别是药王殿掌门爱子江楚河,与自己曾经是同门师兄弟,沧浪谷精英弟子莫江南,正一派精英弟子古雷,峨眉百花谷精英弟子郭云依,除了江楚河和郭云依刚刚渡过朔形心火劫,其余四人都是筑基大圆满。

    六个人,四男二女,女的貌美如花,男的除了莫江南方面大耳,留着一圈络腮胡之外,个个英俊萧洒,风采非凡,即使是正一派的古雷身着一袭道袍,却也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难道是冲自己来的?’秦岭迅速收敛住心神,站了起来,淡淡道:“原来是无涯师兄。”

    “秦岭!”江楚河立时喝斥道:“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与我们再称兄道弟?我妹妹的一生被你毁了,如果不是看在你师傅苦苦哀求的份上,我现在就一巴掌拍死你!”

    秦岭心内的愤怒已经快要爆炸了,这个江楚河,仗着自己是掌门爱子的身份,过去常常与自己作对,那时的自己拿他就没有办法,现在更是只能忍。

    毕竟以他们高高在上的身份,哪怕是把自己当街击杀,都不用担太多的责任,无非是被请进警察局做个样子,然后会有人出面顶罪,而且还是抢着顶,很多外门弟子会非常荣幸的去替死,因为这可以给他们的家人换取出头的机会。

    在隐世门派中,内门弟子想对某个外门弟子下手,还需要证据,而精英弟子不用,一句话,让谁死,谁就得死,想提拨谁,谁就一步登天。

    秦岭冷声道:“几位有何贵干?”

    “无量寿佛~~”古雷一甩道袍:“相见即是有缘,秦兄何不请我们进去一坐?”

    “请!”秦岭略一伸手,几人相继入屋,明秋月有些迟疑,但还是走了进来。

    郭云依首先看到了桌子上还未合起的《于氏心灵鸡汤》,不由咯咯一笑:“秦师兄好雅兴啊,怎么?开始研究起了鸡汤文?”

    江楚河古怪的笑道:“曾经高高在上的药王殿精英弟子,术法同辈第一,医术别出蹊径,连祖师都赞不绝口,这是要当掌门的节奏啊,可是呢,过去的风光一夜尽丧,啪!一下子由天堂摔入地狱,成了个废物,换了是我,也受不了,不看些鸡汤文,又如何抚慰那脆弱的小心灵呢?哈哈哈哈~~“

    郭云依似乎对江楚河有些意思,附合着江楚河笑道:“江师兄说的太对了,咦?好象还有书,我再看看是什么?《厚黑学》、《曾国藩家书》,《李中堂逸事》,秦师兄,你不会是功力被废,转行去学怎么坑人吧?“

    ”就他这个缺心眼?哈哈哈哈~~“江楚河捧腹大笑。

    秦岭的面色铁青铁青,指甲都刺进了肉里,但他只能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忍,忍!

    莫江南眉头一皱,不悦道:“过去的都过去了,纵使秦兄弟做过错事,却也受到了惩处,又何苦紧盯着不放?”

    “说得好!”剑无涯笑吟吟的接过来道:“秦师弟,如果无意中不是明月师妹看到了你,我们还不知道你当了老板呢,哎~~虽然过往种种令人唏嘘,可是不提也罢,又如古雷师兄所言,相见即是有缘,所以我们过来,特意为你道一声喜。“

    ”秦师弟,恭喜恭喜啊!“剑无涯很是欢乐的拱了拱手。

    “多谢无涯兄。”秦岭也抱拳回礼。

    剑无涯又道:“我还有一事要说给你听,待我凝结金丹之后,掌教真人将替我向百花谷求亲,迎娶明月师妹,秦师弟,你……是不是也该恭喜我呢?“

    轰的一下,秦岭如同被天雷劈中,瞬间面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却是强撑着,望向了明秋月。

    古雷与莫江南均是现出了不忍之色,轻轻摇了摇头。

    郭云依双手抱臂,衬托出那大的离谱的胸脯,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只不过,她的眼里隐约有妒火闪烁。

    江楚河虽然也在笑着,可那笑容根本就掩饰不住妨忌,还带着些紧张,看着明秋月。

    明秋月也是心里一揪,不自禁的回忆起了师尊与自己的对话。

    “师尊,秦岭的事必有蹊跷,药王殿内门男女弟子分开居住,秦岭虽然狂傲不羁,却识大体,怎会无缘无故于夜晚跑去女弟子的居住之处?又怎会那么凑巧的撞见了他的小师妹洗澡?如我所料不差,秦岭该是中招了。“

    ”秋月啊,秦岭是否无辜,已无关紧要,关键是他败了,既然失败,就失去了一切,他的道基被毁,此生只能泯然于凡人,与你的缘份就此终止,你与他退婚罢。“

    ”师尊,我……我怎能弃他而去?“

    ”秋月啊,仙凡有别,你不日将凝结金丹,寿元两百四十,每一转得寿二十,九转之后享寿四百二,而他二十年后将青春不再,四十年后将形容衰老,六十年后将化为尘土,你与他不合适。“

    ”师傅……“

    ”秋月啊,你可曾考虑过他的感受?秦岭心高气傲,纵使你不嫌弃他,他又岂会接受你的施舍?况且以你之美貌,仰慕者多不胜数,你若是不与他作个了断,那是害了他啊。“

    ”那……弟子明白了,愿从师尊安排。“

    ‘也罢,师尊说的对,虽然我未必一定嫁给剑无涯,但还是要与你做个了断,我这是为了你好。’明秋月很快就平复平静,掏出张卡往秦岭手上一塞:”秦岭,这是我的一点积蓄,送给你了,算是我给你的开业道喜,你……好自为知,告辞。“说完,即快步离去。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