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十三章 韧之符文大成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秦师兄,秋月师姐的这份大礼可不轻哦,嘻嘻,放弃秋月师姐,换得一生富贵,这买卖值。”

    “秦师弟,老老实实的当个小医生罢,你,已经被剔除出去了,秋月不是你能高攀得上的,天下间,只有我剑无涯才是她的良配。”

    “秦岭,要不要我一句话把你弄进下属医院?以你的医术,混成个科室主任倒也不是太难,不过我要说说你啊,你这脾气得改一改,不然在哪儿都吃不开,你好好考虑,想好了去集团人事处报道。哈哈哈哈~~“

    ”秦兄弟,想开点,不修行,未必就不能出人头地。“

    ”秦施主,哎!“

    其余五人,各说各话,也纷纷离去。

    四辆豪车,来的突然,去的也快,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去,不过看向秦岭的目光都有些特别,只有秦岭呆呆站着,手里还攒着那张卡。

    “小秦医生,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我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但是我大概能猜出你经历了什么,其实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你还年轻,还有美好的人生。”不知什么时候,许萌萌悄然走了进来,同情的劝道。

    秦岭却是伸手一指:“出去,我不需要你的廉价同情!”

    “你……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好心劝你,还错了吗?”许萌萌顿时气的浑身颤抖,这是好心喂了驴肝肺啊。

    “出去!”秦岭不耐烦的催促。

    “好!活该你被人羞侮,你这人就是活该!”许萌萌猛一跺腿,转身就走。

    “替我把门带好!”秦岭又吩咐道。

    许萌萌差点想回过头大骂,这什么人啊,老娘欠他的?但还是把门砰的一声带上。

    屋子里陷入了黑暗,秦岭依然呆呆站着,他差一点就要向明秋月告白,告诉她自己可以修炼了,让她等自己,几年后依然可以双宿双飞,可是明秋月塞来的那张卡,让他心痛如刀绞,什么都说不出口。

    好半天,秦岭突然放声大叫道:“我,秦岭,被废修为,逐出师门,如此大的痛苦与耻辱我都忍了,怎么今天就忍不下来?是因为明秋月吗?

    秦岭啊秦岭,你怎么这么贱,人家都甩了你,你干嘛还非要去舔她的后脚跟?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留恋?你为何不能放下?

    你有大机缘,你必须要振作,你不应该为情所绊,你失去了明秋月,但你还有青青,今天,你就大声宣布,明秋月,我和你一刀两断!“

    说着说着,秦岭已是泪流满面!

    秦岭的声音很大,左右邻居都听得清清楚楚,张翠花轻啐一声:“神经病!”

    许萌萌抽了抽鼻子道:”妈,他还是挺可怜的,一个人流落他乡,又被女朋友甩了,呜呜呜~~“

    许有福叹了口气:“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翠花啊,改天我们去医院查查吧,我觉得小秦医生是个有本事的人。”

    而在另一边的洗衣店,则是传来一声咆哮:“大白天的嚎什么嚎?死人啦!”

    这一吼之后,果然恢复了平静,秦岭又喃喃道:“那么,现在,只能忍,忍一时之痛,成不世功业!“

    秦岭连续深吸了几口气,心底涌出了一股斗志,整个人也似进入了一种很奇异的状态,仿佛有了一种看通看透自己的感觉,真气不催自走。

    当三十六个小周天之后,秦岭突然有了明悟,韧,柔而固也,通忍,以痛苦磨砺身体,是为韧,以屈辱磨砺心灵,又何尝不是韧呢?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喀嚓一声,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顿时,真气疯狂运转,抽丝,化股,合线,完全不需要秦岭的意识引导!

    经脉的疼痛比之前强了几好倍,额头的冷汗汇成了溪流,沿着鼻子两侧滴了下来,但秦岭的嘴角却是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痛又如何?苦又如何?我还是我!

    当又一个三十六小周天走完,一个韧字的简化版符文轰然出现在了丹田当中,然后隐入丹田。

    “嘀嘀嘀……嘀嘀嘀……恭喜主人悟得韧字简化版真谛,奖励亲密度三点!“

    青青似乎是异常高兴,原本是一次啼啼啼,这一次竟然变成了两次啼啼啼。

    这个声音,足以抚慰秦岭那还略有些屈辱的心灵,仅仅两天的时间,青青已经在他心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仅管目前的青青还不是人。

    与青青相比,什么明秋月,什么剑无涯,无非是过眼云烟而已。

    秦岭就感觉到,这苦痛没有白涯,在极限的苦痛中,经脉至少强韧了两成,而且随着以后的修炼,经脉还会逐渐强韧。

    秦岭又低头看向了明秋月塞给自己的那张银行卡,这是一张金卡,带着熟悉的淡淡幽香,很好闻,密码不用说,应该是明秋月的生日,可是这又如何呢?

    “啪滋!”一声,秦岭稍一用力,把卡捏成了粉碎,也算是与过去正式作个道别,只不过,他对许萌萌还是有些歉意的,毕竟人家好心来安慰自己,却被自己给凶走了,但是让他去道歉,他拉不下这张脸。

    “算了吧,给他们一家打个折吧。”秦岭暗暗摇摇头,心绪沉静下来。

    “不对!”他又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六大隐世门派的精英弟子齐聚南都,显然不是冲着自己,那么,他们的目地是什么?要知道,隐世门派很少在世俗中出现,如今却六门齐聚,分明是不正常现象,必有事情发生。

    凝结金丹有两种方法,一是靠丹药,这种金丹很普遍,不仅战斗力低下,将来也几无可能凝结元婴,另一种便是靠自己,不假任何外物,这一条路在天地灵气匮乏的大背景下,已经变得很艰难,能成功者,无一不是皎皎之辈。

    但是收获也很大,不仅比第一种金丹要强大很多,将来凝结元婴的成功率也会相应增加。

    秦岭自己,就决不会使用丹药晋级金丹,其余如明秋月、剑无涯、莫江南、古雷,均是心高气傲之辈,也决不会屑于使用丹药晋级,而依靠自己凝结金丹千难万难,只是如果,这时能有一场机缘又会如何?

    秦岭虽然情商低,容易得罪人,但他到底是三级智商,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机缘?’秦岭目中一亮,对于别人是机缘,对于自己也肯定是机缘,这让他不自禁的动起了心思,只不过,这机缘究竟是什么,是首先要弄清楚的事情。

    一想到这,秦岭心里又是万般无奈,他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没有头绪。

    秦岭下意识的看向了手机,一瞬间他有一种给明秋月打电话的冲动,但还是放了下来,都已经一刀两断了,又何必再联系呢。

    更何况秦岭认为有必要保守自己可以重新修炼的秘密,免得惹来多方关注,甚至还会被抓走当成小白鼠作研究,这又让他无比庆幸,幸好没有冲动。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