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十四章 吞煤球的少年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排龙湾的打赏,另求推荐,收藏~~)

    秦岭虽然心急,却苦无头绪,去跟踪这六个人也是很不现实的事情,只得暂时放下,不知不觉中,三天过去了,这三天里,依然没有生意,不过秦岭的学习进度流畅了很多,由于他理解了韧之符文简化版,对草绳的编织愈发快捷,这相应的增加了拆解线条的时间。

    如今已经完成了后四个图案的拆解,还剩下农田与平地,另随着修炼速度的加快,从最初的两根符文稻草,到四根、六根、十根,已经编织出了二十二根,虽然距离1024根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这速度还是很快的,而且与青青的亲密度也增加到了9.3。

    秦岭无比期待升级后的青青,他希望的,是能幻化出人形。

    与此同时,草绳编织越多,对韧之符文的理解就越深刻,打坐炼气时经脉的痛苦也越来越少,曾经在符文初成之时,经脉增加了两成的韧性,尽管后面炼气时增加的微乎其微,但秦岭相信,只要持之以恒,经脉会强化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除此之外,从昨天开始,秦岭终于不用贡献全部真气了,自己可以截留一成,并且青青告诉他,修炼出的真气量越多,截留的程度会越来越大,这显然是个好消息。

    又因着韧之符文隐入丹田,丹田似乎起了一个很微妙的变化,具体是什么,秦岭说不上来,他也问过青青,但青青依然是老一套:嘀嘀嘀,您的权限不够,无权查问!

    总之,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不过,秦岭也有他的烦恼,没钱了!

    “当锒,当锒!”秦岭把玩着仅剩的三个钢蹦,满脸无奈。

    以前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的他,现在开始为钱发愁了。

    这三天里,许有福和张翠花夫妻没了消息,倒是许萌萌几次从门口过,有些犹犹豫豫,看得出,她还是很想治脸,但可能是在生气,而秦岭也拉不下脸去招呼她。

    ‘要不要做一笔没本钱买卖?’这个念头一出,秦岭就摇了摇头,毕竟他是有原则的。

    ‘算了,明天给许萌萌道个歉吧,先把她那两千块钱弄来救救急。‘秦岭暗暗叹了口气,正要关门准备睡觉,却是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正扶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跌跌撞撞的在夜晚的街道上艰难的奔跑。

    看到自己身上穿的白大褂,那个小女孩仿佛看到了希望似的,带着哭腔大叫道:“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哥吧,他快不行了。“

    少年的脸庞布满了痛苦,嘴角吐着血沫,把他的衣襟与女孩子的肩膀都染的通红。

    “来,交给我!”秦岭快步迎了过去,一把抄住少年,转身回屋,放到了床上。

    “怎么回事?”秦岭一边检查,一边追问。

    “医生,我哥被人逼着吞了块煤球,呜呜呜~~都是因为我,你救救他吧,求你了……“女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

    “怎么会吃煤球?说详细点。”秦岭催促道。

    “医生,是这样的,我叫楚倩,这是我亲哥楚舟,我们的父母早在几年前就因车祸身亡,二叔一家以监护为名,搬到了我们家里,他们扣下了抚养费,甚至连学费都不给,所以我和哥哥都缀学了,而哥哥在社会上结交了些朋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于是被他们挖苦讽刺,最后哥哥忍无可忍,带着我离家出走,东家住一晚,西家混一夜,有时干脆睡火车站或者桥洞,也经常饥一顿饱一顿。

    后来,我哥被人诱骗加入了一个小偷团伙,他成了一个扒手,我是专门卖花骗钱,虽然这是不对的,可是我们没有办法,要不然没法活下去啊。

    就在今天,他们在医院盯上了一头肥羊,让我哥去偷,但我哥不肯,说这是别人的救命钱,然后还去提醒对方……

    团伙老大被惹恼了,说我哥坏了规矩,必须受惩罚,他们强迫他吞下一枚燃烧着的煤球,还拿我做威胁,所以……我哥就吞了,呜呜呜,医生,求您救救我哥吧,我给您磕头了。“说着,楚倩就要下跪。

    “简直是丧心病狂!“秦岭差点把肺气炸,但还是拦住楚倩,问道:”你怎么不送你哥去大医院?“

    ”我……我们没有钱,每天弄到的钱全部要上交,大医院根本去不起,医生,求您了,只要救了我哥,我愿意给您做牛做马。“楚倩抹着眼泪,满脸哀求。

    通过刚过的检查,秦岭大概摸清了情况,楚舟的胃里,有一直径约四到五厘米的硬物,这显然是吞下去的煤球,如果只是个煤球还稍微好点,可这是燃烧的煤球,后果就很严重了,用中医的话来讲,是中了火毒,而且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火毒,是真的被火烧过,由胃部到食道,再到咽喉,嘴里,必然会有灼伤,伤到了什么程度,暂时还不好下定论。

    但是秦岭可以肯定,楚舟的胃部有出血的症状,这非常危险,随时会致命,当务之急,是取出煤球并止血。

    ‘第一个病人就是超难度啊,还没钱白干!’秦岭看向了楚舟,这个少年已经奄奄一息了,哪怕现在往大医院送也来不及。

    ‘也罢,既然找到了我,那就是有缘,无论如何我也要救他一命!‘秦岭暗暗下定决心,便道:”你哥哥的情况很危险,我只能说尽力,你现在不断和他讲话,唤醒他求生的意识,不能让他昏迷,剩下的都交给我。“

    实际上,也就是楚倩年纪小不懂事,秦岭的这个诊所,一穷二白,换了任何一个成年人,别说把楚舟送来救命,哪怕是感冒咳嗽都不会进来。

    “哥哥,你要挺住啊,这位医生肯定能把你救好的,你不要闭眼睛,一定要挺住,呜呜呜……”楚倩抱着她的哥哥一边一哭一边唠叨,秦岭则是先把楚舟的衣服解开脱掉,只剩下条裤头,再取出一管银针,用酒精消毒之后,照着膻中、上中下三脘、关元,胃腧,神阙与足三里各自狠狠一针扎下,又以真气轻轻一弹针尾。

    很神奇的,楚舟嘴里吐出的血沫竟有止住的迹象。

    “太好了,太好了,哥哥,你的血止住了!“楚倩立刻就发现了,惊喜的大叫。

    秦岭却是递过去一筒纱布棉花,吩咐道:“替你哥哥把嘴里的血沫擦干净。”

    “噢!”楚倩赶忙接到手里,一点点的替她的哥哥擦拭起来。

    秦岭又想了想,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