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十六章 刀下留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排龙湾的打赏~~)

    秦岭能感觉到朱明宇对自己的敌意,他这个人也不是那种唯唯诺诺的老好人,又由于情商低,率性而为,当下冷冷一笑:“朱队员,先别把话说那么满,楚倩家的情况我合计了下,他二叔那一家子虽然不是东西,但是生活也很困难,街道上曾多次去做工作,都没有拿出什么解决办法。

    法律法律,除了讲法,还要讲情,想替这两兄妹要回房子,恐怕很难,法院会考虑到她二叔家的实际情况,最后多半是以调解为主,当然了,你有本事走黑道,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至于那个小偷团伙,嘿嘿,以你们特勤大队第七支队的能力,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一声朱队员,刺激到朱明宇的神经了,他堂堂朱家大少爷,不是为了叶凌霜,能跑到南都当个小小的队员吗,顿时怒道:“那我们走着瞧,小妹妹,你的公道,包在哥身上!”说着,还看了眼叶凌霜。

    “别吵了!”叶凌霜眉头一皱,很是无奈的瞥向了秦岭,可是随即,便是喝止道:“秦岭,你要做什么?”

    原来,在楚舟把参须全部吞下去之后,秦岭拿起一把手术刀,细细长长,刀锋雪亮,用酒精擦拭着消毒。

    秦岭淡淡道:“给他做手术,把煤球取出来。”

    “你……你胡闹!”叶凌霜气的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好半天才道:“我不知道你的医术怎么样,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搞推拿按摩的中医会做手术,你怎么做手术?你不要凭着想象,你以为做手术就是拿刀把肚子划开那么简单吗?你这是对患者的不负责,我要求,不!我命令你立刻把楚舟送到医院!”

    “是啊,秦岭,人命关天啊,赶紧送医院吧,你放心,我们出钱!”杜娟也劝道。

    朱明宇却是暗乐,心道你小子逞能,好,把人治死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秦岭摇了摇头:“来不及了,纵然有人参吊着他的命,但人参不是万能的,最多只能维持半个小时,这深更半夜,除了值班医生,医院哪里有人?况且你能保证,半个小时之内,能把楚舟送上手术台吗?

    现在除了我,没人能救他,另外叶凌霜同志,你不了解的事物不代表不存在,中医,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你也是胡闹!麻醉呢?输血呢?各项辅助工作呢?你什么设备都没有,身边也没有护士,你当你是全能啊,病人在你手上必死无疑,送到医院还有一线希望。“叶凌霜气不过道。

    她没法想象,拿把刀就给人做手术,什么时候医生变得这么廉价了?

    秦岭脸一沉道:“叶小姐,这里我是医生,我有中医执业资格证书,所以你没有资格对我指手划脚,再吵闹的话,我有权请你出去!”

    叶凌霜很有一种爆发的欲望,可是看到那可怜的兄妹俩,还是忍了,咬牙切齿道:“好,好,姓秦的,你行,忽悠我给你送了药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来,杜娟,给他算帐,看看多少钱!“

    杜娟是个长相很甜的小姑娘,此时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队长是真的愤怒了,以往虽然脾气火爆,可是很少能有人让她愤怒,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是与那个小秦医生有关吗?

    不由的,杜娟看向了秦岭,秦岭的脸却是变了,突然呵呵一笑:“叶大小姐,何苦呢?谈钱多伤感情啊,冷静,冷静!”

    叶凌霜绝望的捂着脑门,转头问道:“倩倩,你可不能胡闹,你想好,要不要让他做,这事关你哥的生死。“

    楚倩略一迟疑,便道:”我……我相信这位秦医生。“

    楚舟也用沙哑的嗓子说道:”试一试吧,不是秦医生一直在救我,我早就死了。“

    ”唉!你们!到底是小孩子不懂事!“叶凌霜猛一跺脚,掏出手机,跑外面打起了电话:”师尊,你半个小时之内能不能过来?我在长白街中医诊所,很好找的……“

    ”什么?你还在医院做手术,快做完了吗,我跟你说……“

    “你让我阻止他?我的师尊老人家啊,他有中医执业资格证书,我无权强行阻止……劝他?劝他他也不听,这家伙倔的很,那您尽量快点来吧。“

    叶凌霜打完电话,秦岭已经把能准备的都准备好了,比如针、线、刀,然后吩咐道:“叶大小姐,会煎药吧?你们武林门派应该都多多少少会一点,你现在帮我煎药,龙胆草10克、栀子6克、黄芩6克、滑石粉10克……那边有炉子,快点。“

    叶凌霜就觉得心里有无数头草泥马轰然而过,可这个时候,她也只能一遍遍的念着忍,忍,忍,并且阴着脸,抓取一把把的药材称重,放泥钵子中煎了起来。

    而秦岭在吩咐过后,就开始给楚舟试针,也就是针灸麻醉之前,选择几个穴位进行针刺,以了解患者得气的情况和对针刺的耐受能力,这和针灸治疗不一样,它的目地仅是为了麻醉,万一达不到效果,那么手术中很可能会出现重大变故。

    “怎么样?什么感觉?”秦岭一针刺入神门,轻轻捻动。

    “麻!”楚舟答道。

    “好!什么感觉?”秦岭又一针入刺入太冲,轻轻捻动。

    “还是麻!”

    接连刺了几个穴道,楚舟的感觉始终是麻,旁人都是不大明白,但秦岭松了口气,毕竟针麻的效果因人而异,如果有真气在,输入真气可以强行控制针麻的效果,但他此时真气几乎枯竭,只能使用最笨拙的方法,测式楚舟的反应。

    秦岭不敢大意,这一测试,就是十来分钟过去了,并且还不停的揉着楚舟的胃部,杜娟忍不住道:“小秦医生,你不是说他只能撑半个小时吗?让你送他去医院你又不肯,你怎么还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就开始了!”秦岭操起手术刀,对着胃部就要一刀划下。

    “刀下留人!”就在这时,门外一声炸雷般的喝止响起,还亏得这一带是商铺,没有住家,否则,必然是一阵漫骂。

    秦岭侧头一看,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医生,身着白大褂,这个中年女医生非常有个性,居然是骑电动车来的,后面还带着个护士,提着个大箱子。

    叶凌霜惊喜道:“师傅,您老人家怎么来了?您不是在医院做手术吗?“

    叶凌霜的师傅,王心梅焦急道:“就是这个小家伙?我听说他要瞎搞,我这手术做的也是心神不宁,不过大部分我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我交待给了助手,应该没问题,还好我及时赶来,小伙子,让我看看。“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