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十七章 解牛刀法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余锦坤的两个打赏~~)

    秦岭就象没见着王心梅似的,手起刀落,哧的一下,在楚舟的身上划开了一条大口子。

    “啊!”楚倩一声尖叫,这哪里是做手术啊,就和杀猪差不多,在肚子上一刺,再一划!

    叶凌霜与杜娟也是心里连道:“完了,完了。”

    王心梅则是脸面现出了怒色,可这时,秦岭已经开始了,打断反而会生出不测,她只能带着护士快步奔入屋子,随时做好接应准备。

    唯有朱明宇,暗中大叫一声好,他最想看见的,就是一刀毙命,然后把秦岭逮捕,严刑拷打,就算是叶凌霜都无话可说。

    不过这一刀下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鲜血飞溅,而是真的象切开一块猪肉一样,一划,筋骨分离,仿佛这一刀,就应该是这样的结果,王心梅一下子看呆了。

    仅仅一刀,楚舟的腹部豁然现出了一个大口子,把皮肉翻开,露出了里面的胃。

    秦岭先是在胃部取了一个位置,用注射器一针扎下,再一抽,满满的全是紫红色的血液,接连两管,才算是把淤血抽的差不多。

    秦岭问道:“怎么样?疼吗?怕吗?”

    楚舟虚弱的答道:“好象浑身轻松了许多,一点都不疼,我不怕,秦医生,您继续吧。”

    秦岭又是一刀,这一刀如羚羊挂角,轨迹天成,以让人难以理解的路线把胃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秦岭转头看了眼那个护士,吩咐道:“清创!”

    “噢,噢!”护士出于职业本能,利索的戴起橡皮手套,又拿出些设备,小心的清除着胃壁里的淤血与杂物,还取出了一块灰红色的煤球。

    秦岭趁这功夫,连喘了几口粗气,掰下一小截野山参尾巴,放嘴里嚼了起来。

    别看只是两刀,可这两刀对他的精气神是个极大的消耗,搁在他功力没被废之前,这不算什么,但对于如今的他,是个极大的负担,虽然野山参生嚼纯属浪费,不过他也顾不得了,能恢复一点是一点。

    王心梅却是喃喃道:“疱丁?解牛刀法?这难道是解牛刀法?”

    “师尊,什么是解牛刀法?”叶凌霜不解道。

    王心梅激动的说道:“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你刚才有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

    ”好象有!“叶凌霜回忆了下,点了点头。

    王心梅又道:”分筋骨如无物,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这就是解牛刀法啊,是我们医家手术的第一刀法,什么微创,什么机器人手术,什么米国外科手术第一权威,与这刀法相比,简直弱爆了。

    解牛刀法切割是以精神感知为主,而不必用眼睛去看,沿着肌肤纹理,一刀即可,却可以把手术对人体血管、神经及经脉组织的伤害减到最低。

    就象这个孩子,你仔细看,他的血流的得很少,这里面既有针灸封闭住穴道的功劳,但起根本作用的,还是解牛刀法的游刃有余,半点都没有伤到大血管。

    这刀法自上古流传下来,本无名,因于疱丁手里扬名,故名解牛刀法,华陀、张仲景、孙思邈等医家前辈先人皆通此刀法,但可惜的是,自唐末起,解牛刀法便不再流传于世,只在典籍中偶有得见,后人都以为失传,却不料,今日又让我见到,真是老天开眼啊!“

    叶凌霜不敢相信的问道:”有这么厉害?“

    ”嗯!“王心梅猛点了点头:”此刀法用于医,乃医家无上圣手,用于杀人,可解人于无形间,那个,很早以前的一部老电影,叫《新龙门客栈》,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最后那个老太监被削去双腿血肉,只余两根白骨,创意便与解牛刀法有点相象。“

    叶凌霜的凤目中猛然射出惊疑不定之色,她发现,自己看不透秦岭了,她仔细感应,依然在秦岭身上感应不到真气的波动,可是秦岭竟然能使出失传了千多年的绝世刀法,这究竟是S级高手还是普通人?

    秦岭的心里还是很自豪的,解牛刀法是药王殿的不传之秘,近千年来,除了秦岭无人能学会,这不仅仅是需要超强的悟性与坚韧不拨的毅力,还在于传承的缺失。

    在唐末天下大乱中,药王殿遭到重创,解牛刀法只余修炼刀路法门,缺了刀意心法,这导致刀法徒具形而无神,因此只被当作一门普通的格斗技巧教授弟子,哪怕是金丹真人都没法还原出刀意。

    而秦岭在一次偶然清扫祖师堂当中,意外的得到了祖师孙思邈的真灵赐法,于是开始秘密修炼解牛刀法,连他的授业恩师都不知道。

    解牛刀法有三个境界,游刃有余、得心应手与炉火纯青,目前的秦岭只能算是游刃有余小成。

    很快的,护士把胃腔清理干净,秦岭仔细检查了一下,看看有没有隐藏的出血点,要知道,术后患者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死于内脏出血没有止住。

    当时看上去没事,可是轻微渗血没有止住,积少成多,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不过楚舟并不是血管破裂或者划伤,而是灼伤引起的毛细血管渗血,在淤血被排出胃腔之后,杜绝了电解质紊乱的可能性,基本上算是脱离了危险,而且人体有自我修复机制,再加上秦岭的针灸,出血已经止住了。

    由于药还在煎着,等不及在胃腔里直接上药,于是秦岭想了想,拿起针线缝合伤口,针眼又细又密,一针一针,不急不徐。

    这时,就连杜娟都看出了古怪,不由道:“队长,真的难以想象,小秦医生这么年轻,却好象是干了几十年的老医生一样。“

    王心梅点点头道:”这个孩子很可能是某个医学世家的历练弟子,这些世家虽然在社会上名气不大,却有着古老悠久的传承,如钱塘省诸暨戴家,源于明朝洪武年间,如江淮姑苏吴家,源于明末清初,如钱塘临安沈家,更是不得了,是沈括的后人,还有湖鄂蕲春李家,那可是李时珍的传承啊,其余传承下来的医道名家,林林总总不下于数十家,这每一家都是祖国传统医学界的瑰宝啊。

    以他的年纪,显然是家族中的皎皎者,对了,他叫什么?“

    ”秦岭。“叶凌霜答道。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