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二十一章 中医美容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我……让我想想。“许萌萌果然被吓住了,满脸的迟疑挣扎。

    秦岭趁热打铁,又道:“其实针灸一点都不疼,也早就应用在了美容当中,比如在米国,便是无比风靡,有赶超药物美容和单纯的物理美容的趋势,很多明星已经摒弃了打毒针来保持青春,而是改用针灸美容,口碑还是挺不错的。

    《灵枢.经脉篇》有云:夫十二经脉者,人之所以生,病之所以成,人之所以治,病之所以起。

    这是说,人的生长与健康,致病与治病,与经络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而针灸美容就是通过调整经络气血,对人体一定的穴位进行适量的刺激、激发经络气血的运行,借以协调脏腑,濡养面部皮肤,达到美颜润泽的目的,所以说,针灸美容有着充分的科学依据。“

    ”好……好吧,我试一试吧!“许萌萌仿佛下定了天大的决心,眼睛重新闭了起来。

    秦岭微微一笑,立刻运针如飞,在球后、地仓、承浆、天突、太阳、百会、攒足等穴位接连刺下短针。

    “疼吗?”秦岭问道。

    许萌萌想了想,才道:“疼倒是不疼,就是有些麻麻的,酸酸的,胀胀的,还有些温热,真是太神奇了。”

    “我没骗你吧?‘秦岭点了点头,又取来长针消毒,对心俞、肝俞、肾俞、行间、三阴交、照海等身体上的穴道刺了下去,这可不仅仅是刺,还要以独门手法轻轻捻动,虽然没有使用真气,却也与美容院的大路货完全不同,渐渐地,许萌萌竟然睡着了。

    秦岭并不叫醒她,坐门口,拿起《李中堂逸事》看的津津有味,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才把针一一拨去。

    许萌萌浑身一震,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茫然道:“这就好了吗?”

    “再给你按摩一下,闭上眼睛,全身放松!”秦岭叮嘱过后,以中指、食指与拇指点上许萌萌的额头,缓缓按压起来。

    许萌萌就觉得随着秦岭的手指移动,一丝丝热流钻入皮肤当中,一股难言的羞涩涌上了心头,毕竟这是脸,女孩子被异性抚摸脸是一种非常亲蜜的认可,尽管秦岭现在是她的医生。

    而且从额头,到脸颊,到下巴,再到脖子,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撩拨着她的心灵,让她有些想入非非,舒服极了。

    这倒不是说她对秦岭有了感觉,而是异性单独相处时的一种很自然的反应。

    “咕噜,咕噜~~”可就在这时,秦岭的肚子叫了,立时破坏了许萌萌心里刚刚泛起的那一丝涟漪。

    “小秦医生,你中午饭还没吃吧?”许萌萌忍不住问道。

    “不急的,先给你弄好了再说。”秦岭无所谓道。

    “咕噜,咕噜~~”这话刚落,秦岭肚子里又是一长串抗议,顿时满脸的无奈之色。

    许萌萌扑哧一声,似乎明白了什么,便道:“小秦医生,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但是有些事情急也急不来,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你的生意会慢慢好起来的。“

    秦岭眉头一皱,问道:”你想说什么?“

    许萌萌轻声道:”你……没钱了吧?“

    ”怎么会呢?“秦岭立时不自然的笑道:“那天你看到的,我的前任未婚妻给我付了分手费,白给的钱我不要,你当我傻啊。“

    许萌萌古怪的看着秦岭,悠悠道:“我不知道你傻不傻,虽然我也不了解你,但我能感觉到,你是个内心非常高傲的人,你这样的人,宁可去偷去抢,也绝不会用你前任留下的一分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张卡已经被你扔掉了。“说完,就重新闭上了眼睛。

    秦岭的手略一颤抖,但随即恢复正常。

    按摩的目地是为了巩固针灸的成果,把脸上的气血疏通,不多时,秦岭停下手,唤道:“可以了。“

    许萌萌有一种犹未尽的感觉,却是赶忙爬起来照镜子,好象除了脸色红润的了点,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嘛,而这脸色红润究竟是怎么回事,还很不好说呢。

    秦岭从旁解释道:“这只是第一次,以化淤和调理内脏为主,要想真正见效,至少要五次以后,从后天开始,每隔一天做一次,十天之后,你……会看到自己的改变。“

    ”嗯,我相信你,你等一下,我回去拿钱。“许萌萌点了点头,戴上草帽向外走去,过了几分钟回来,把一沓子三千块钱递给了秦岭。

    秦岭愕然道:“不用这么多。”

    许萌萌往秦岭手里一塞:“这是我和我妈的治疗费用,我知道你现在困难,你也别打肿脸充胖子,一次性给你吧,只是提前支付,你别多想。

    其实,我爸妈前两天去医院检查过了,确实象你说的那样,我妈妈的宫颈炎很严重,她愿意相信你,先用你的方子试一试,而我爸爸也是肝癌早期,不过,你知道的,肝癌几乎相当于死刑判决书,哪怕是早期也只有60%的成活率,他不敢冒险,决定在医院里面治疗一段时间,你不要介意啊。“

    秦岭点点头道:”我理解,这样罢,我给你爸开个方子,让他照方服用,三个月之内不要做介入疗法,也不要做重体力活,保持愉快的心情与适当的运动,三个月以后再去检查一次,相信我,一定会有效果的,另外你们家是我的第一个病人,我给你们打个折。“说着,点出一千,向许萌萌手里塞去。

    许萌萌下意识的往后面躲,连忙道:“不用的,你需要用钱!”

    秦岭不由分说的往许萌萌手里一塞:“你们家更需要钱,你爸爸吃的药不便宜,你真想帮我,多给我介绍几个客户就可以了,你等一下,我给你开方子。“

    隐世门派既有现代元素,又有悠久的古典传统,比如写字,秦岭还是习惯用毛笔,毕竟毛笔写的不仅仅是字,还是对自己心境的一种捶炼。

    刷刷刷,秦岭落笔如飞,一口气写了四张方子,两张许萌萌的,一张她妈妈,一张她爸爸的。

    “可以了,记着照方抓药,你妈妈那里,先吃一个疗程再来让我检查。“秦岭把药方递了过去。

    许萌萌接过一看,一行行竖体行书仿如行云流水,络绎不绝,还带有一种飘逸飞扬的意境,纵使她不懂书法,仍是被这四副字吸引了去,目中讶色连闪。

    秦岭自豪的笑了笑:“把这四副方子收好,也许若干年后,能卖出个好价钱也不一定。“

    说实话,许萌萌还真有这种感觉,当下感激的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小秦医生,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后天我会再过来的,拜拜~~“

    许萌萌勾了勾手指,转身而去。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