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二十四章 独门绝技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余锦坤、排龙湾和飘渺飞燕的打赏,另求推荐收藏,多谢~~)

    秦岭虽然情商不高,但智商超高,他知道这是王心梅在为自己铺路,虽然他不清楚王心梅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不过他并没有从王心梅那里感受到有什么企图,好象就是单纯的帮助。

    其实在被逐出师门之前,这种世俗中的关系秦岭是不在意的,而如今的他,必须在世俗中讨生活,因此建立起自己的人脉圈也刻不容缓。

    王心梅正是雪中送炭。

    “宁市长,我来扶您。”秦岭感激的看了眼王心梅,就站了起来。

    “小秦医生,麻烦你了。”宁市长没有拒绝,说到底,王心梅本身是个奇人,介绍来的医生显然不可能差,而秦岭既然能品出玉露这种很少见的茶叶,那么,他的出身就很值得推敲了。

    如宁市长的身份地位,不会很浅薄的仅凭着年龄去看人,他认为秦岭值得结交,哪怕对自己没有用处,最起码也不会有损失。

    别墅里有个小型保健室,宁市长被扶上床之后,半开玩笑的说道:“小秦医生,我这把老骨头可是交给你了哟。”

    秦岭微微一笑:“您正当壮年,南都人民都还盼着您多干几年呢,但是您也不能太过于劳累,有个好身体才能更好的为南都人民服务嘛,来,现在请您脱掉衬衫,我替您按几下。“

    宁市长心花怒放,五十岁对普通人,已经处于了人生的夕阳阶段,但对于政治家,却是事业上的黄金期,这个年龄段的人,成熟、睿智,思想有深度,尤其秦岭更是隐晦的点出了宁市长在南都的政绩,所谓千穿万穿,万屁不穿,想不乐都不行。

    “呵呵呵呵~~”宁市长呵呵笑道:“你这孩子啊,我一看就喜欢,放手来,我相信你。”说着,就把衬衫脱下,趴在了床上。

    张秘书倒是多看了两眼秦岭,他有些后悔先前对秦岭的轻视了,一般来说,干秘书的都是七窍玲珑心,领导的一个眼神就能心领神会,如今宁市长对秦岭有明显的好感,这可是自家大老板啊,这就由不得他不去想着如何拉近与秦岭的关系了。

    王心梅对秦岭的表现也很满意,不过是骡子是马,还得手上见真功夫。

    秦岭先沿着宁市长的腰按了一阵子,这既是为了试轻重,也是为了大致了解整个腰椎盘的情况,结果是很不乐观。

    宁市长的腰椎盘属于脱垂游离型,即破裂突出的椎间盘组织已经脱入了椎管内部,它不单可引起神经根症状,还容易导致马尾神经症状,是最严重的一种腰椎间盘突出,按常规医疗手段,必须手术,但问题是,宁书记已经做过了一次小针刀,再做一次,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瘫痪风险。

    虽然概率不是太大,可是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呢?宁市长的政治生命也将终结。

    想了想,秦岭决定下点本钱投资,手指蕴上真气,从肾俞、环跳、承扶、殷门、风市、委中、阳陵泉、承山、昆仑、到涌泉,依次点过,每一点,宁市长都现出了痛苦之色,到最后点中涌泉时,忍不住大叫一声。

    “宁市长?”王心梅顿时色变,心里忙不迭的后悔,她觉得自己太草率了,这倒不是说宁市长会报复,而是为官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因为意外不能更进一步的话,那么也没可能再留在原位,宁市长将被调整到人大政协,失去实权,连带着影响到梅花门。

    “秦医生!“张秘书更是宁市长失势的最直接受害者,当即颤抖着声音叫道。

    却不料,宁市长又道:“不要停,小秦医生,不要停,咝~~舒服,真舒服啊,咝!”

    被秦岭点中的穴道,如同火烧一般的疼痛,可是疼痛过去,立时转化为清凉,就在沉浸在清凉当中的时候,下一个穴道又开始火烧,然后变成清凉,一路下去,冰火两重天,痛并快乐着。

    不过王心梅与张秘书并不清楚宁书记的感受,均是面面相觎,疼的都抽冷气了,还在喊舒服?

    王心梅随即眉头一皱,暗中思索,她大概能猜出,秦岭是在用真气给宁市长点穴,在惊讶的同时,心里又有些骇然。

    一般来说,真气不可能同时具备疗伤与攻击两种性征,因为人体有着自我免疫机制,会自动攻击外来的细菌和病毒,也会排斥移植而来的器官,真气同样如此,武林高手靠真气给别人疗伤,基本上不可能,把真气输入别人体内,只会被排斥,引发外来真气与自身真气或免疫系统之间的战争,要么胜,要么败,除非练有吸星大法或北冥神功这种传说中的奇功妙学。

    而医学世家修炼出的真气,经过长期研究改善,性征非常柔和,不具备破坏性,可以与对方的真气或免疫系统融合在一起,起到治疗作用,但付出的代价,则是攻击力的丧失。

    正如王心梅自己,她给宁市长按摩,从来不敢输入真气,可是既便秦岭出身于医学世家,真气入体的反应也不会如此强烈啊,至少在她所知的医学世家中,没有一家能做得到。

    王心梅的目中现出了深思之色,频频看向了秦岭。

    秦岭已经开始给宁市长的腰部穴道做起了按摩,噼噼啪啪,连敲带打,一阵阵温热由腰椎发散,非常的舒服。

    十来分钟过后,秦岭收手说道:“宁市长,我再给您松松骨,您先坐好,靠床背对着我。“

    宁市长依言坐好,秦岭反手扣住宁市长的肋下,轻喝一声起,便是把宁市长倒背起来,再猛的一抖,顿时,宁市长的腰间一阵啪啪脆响传来。

    “诶~~好象不疼了。”被放下之后,宁市长扶着腰,小心翼翼的转了两圈,又迈出脚,走了几步,确定没有疼痛,这才惊喜的说道:“小秦医生,真是神了啊,一点都不疼了。“

    王心梅也放下了心,笑咪咪道:”怎么样,我给你带来的小家伙不错吧。“

    ”何止是不错?简直是好的很哪!“宁市长满意的连连点头,又问道:“我……这是不是就好了?”

    秦岭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那么快,只是暂时压住罢了,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每隔十天,我为您按摩一次,王姨再给您开点调理的中药,应该……三个月左右可以痊愈的。“

    王心梅无比满意,虽然她不在乎功劳,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替秦岭铺路,可是秦岭能想到她,这难道还不能证明此人禀性的纯朴?她没有看错人,况且能为宁市长开药方,更能拉近与宁市长的关系。

    “好,好!”宁市长则是连道几个好,毕竟身体上的问题解了,他就有很大的希望当上南都市的一把手。

    省会城市的一把手,往往都兼着省委常委,这就是一条通天大道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