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二十九章 又生一计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余锦坤的打赏~~~~)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江边的一栋别墅,宽大的卧室里就响起了一阵悠扬的音乐声,朱明宇迷迷糊糊的嘀咕道:“看一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

    怀里的女人拿起手机一看,娇声道:“朱哥,是个叫老赵的,接吗?“

    ”接!“

    那个女人乖巧的把手机凑上朱明宇的耳朵,朱明宇问道:“喂?哪位。”

    “朱哥,是我,老赵啊,您不是让我找几个弟兄去给那个秦医生点颜色看看吗,这真tmd的邪门了,我找的三个家伙居然金盆洗手,还把手底下控制的三个小孩都各自给了笔钱遣散回家,朱哥,我就合计着这事没办成,真是对不住啊,您看我要不要再找几个人过去,或者把那三个家伙修理一顿?“

    朱明宇顿时清醒过来,就是他授意赵香主去找秦岭的麻烦,先打一顿出出气再说,可是显然,秦岭并未吃亏,这让他心里有些窝火。

    “喂喂?朱哥,朱哥!“电话那头还在催促!

    “tmd催你老母!”朱明宇在吼了一嗓子之后,心情稍微好了些,沉着嗓子又道:“不用了,那个姓秦的是个练家子,你的人对付不了他,那三个人你暂时也别动,免得惹来他的警觉,好了老赵,这事你不要操心了。“

    朱明宇刚摁掉电话,怀里的女人就腻声腻气的问道:“朱哥,那个秦医生是谁啊,怎么这么不长眼啊,和您斗那不是找死吗?您别放心上,为这种小角色闹不开心不值得,我……给您消消火吧。“说着,就抓起朱明宇的手往自己的胸脯上按去。

    朱明宇感觉到了恶心,这个女人是他钓的一个小嫩模,昨天带回来的时候,觉得还可以,床上也挺卖力的,可是把妆卸掉,又是睡了一夜过来,那张脸整个是变得惨不忍睹,浮肿、灰暗、毛孔粗大、色素沉积、脂肪粒、样样俱全,而且笑容很不自然,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个女人是整形整出来的。

    总之,和叶凌霜的天然美简直是不能比。

    叶凌霜从来不施妆,却肌肤嫩白,容貌也比这个女人强了千百倍。

    朱明宇厌恶从包里点了几千块钱出来,往床头一扔:“滚,拿了钱滚!”

    “朱哥,我做错什么了?”那个女人还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试图搏取朱明宇的同情心呢。

    要知道,朱明宇才二十来岁,就住别墅,开豪车,对于她们这类女人的吸引力无以伦比的强,很多明星,不就是这么被捧出来的吗?她也有这样的心思。

    只不过,朱明宇铁了心了,伸手一指:“滚,不要叫老子动手。”

    “哼,有什么了不起,昨晚不还是喝了老娘的比水!”这个女人也不吃亏,一看无可挽回,抓了钱就下床,当着朱明宇的面三下两下穿好衣服之后,甩门离去。

    “砰!‘的一声巨响,朱明宇差点肺气炸了,整整抽了一支烟,才勉强把情绪缓和下来,随即洗漱一番,来到了基地。

    咦?”杜娟刚准备出门,却看见朱明宇脸色灰败的走了进来,不由讶道:“朱哥,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昨晚没睡好?”

    朱明宇也不答话,问道:“你这是上哪儿去?”

    杜娟老老实实道:“队长交待了,小秦医生以成本价买我们一支野山参,我给他送过去。“

    这话一出,朱明宇的脸色更加难看,杜娟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头一低便快步而过。

    看着杜娟的背影,朱明宇冷冷一笑:“秦岭啊秦岭,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接近凌霜,练过几招是吧?这样也好,说明你确实有功夫,那么晶钻表肯定是被你拿走了,别以为有凌霜护着,我就拿你没办法。“

    朱明宇不会在叶凌霜面前当恶人,善妒的男人,是最让女人反感的,身为京城大族子弟,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根本不用他自己出面,想了想,拨了个号码打出去:“二叔啊,我想托你办个事,我这里有个嫌疑人,与晶钻的丢失有关,但是凌霜似乎对他有些特殊,我不好直接动手,我记得您结交了个道长,会些奇门异术,能不能把道长请来,对那个小子施法,让他说实话?“

    “你等一下。”电话那头骤然没了声息,足足过了快十分钟,声音才响了起来:“可以,于仙长法力无边,擅长勾魂摄魄之术,对付个小小的武林高手不成问题,他老人家会尽快来南都,你做好接待准备,不过你也要抓紧啊,半年了,你一点进展都没有。“

    “知道了,把这小子收拾了,还怕凌霜跑出我的手掌心?二叔我挂了。”朱明宇挂了电话,嘴里喃喃:“秦岭,你的死期就快到了,我看凌霜还怎么护你。”

    ……

    杜娟取了野山参,开车来到秦岭的诊所,却是一怔,周围哪家店都是敞开了门脸迎客,唯独这家诊所拉着卷帘门。

    杜娟向左右看了看,正见着许萌萌母女俩坐在店门口择菜,于是下车问道:“打扰一下,请问隔壁那家诊所没有人吗?”

    许萌萌一听就笑了:“那个店啊,不到中午不会开门,也算是这们这条街上的一个特色。“

    许萌萌的心情确实很不错,她的脸有了点起色,她妈妈按秦岭开的方子内服外搽之后,一夜之间骚痒立止,她爸爸在母女俩的劝说之下,也开始吃起了秦岭开的药,虽然短短两三天看不出效果,但是她们都抱有很大的希望。

    张翠花也乐呵呵的笑道:‘小秦医生的医术是不错,就是太懒,这位姑娘,你是她的朋友吧,你得好好说说他,年轻人可不能这么懒。“

    “谢谢了。”杜娟给闹了大花脸,很是无语的道了谢,然后跑秦岭店前用力捶起了门。

    “哗啦啦,哗啦啦~~”卷帘门给捶的哗啦啦直响。

    “谁啊。“里面传来了很不乐意的声音。

    这个时候,杜娟有点体会到叶凌霜的感受了,没好气道:“小秦医生,队长让我给你送野山参,你起床了没有?”

    又是哗啦一声,卷帘门被拉了开来,露出了秦岭的笑脸:“原来是杜娟,真是麻烦你啊。”

    “给!”杜娟把一个透明盒子递了过去,盒子里的人参,身躯修长,拖着几条漂亮的参须,头顶上顶着四品叶,那青翠欲滴的叶片,散发出一种眩目的光彩。

    秦岭惊呆了,这至少是四十年以上的野山参啊!

    杜娟把盒子往秦岭手里一塞:“很意外是吧?拿着吧,这是队长特意交待的。”

    秦岭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没那么多钱。”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