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三十一章 得手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四十年野山参的药力不能按照二十年份的两倍计算,据药王殿测算,大约是六倍,这一支野山参,再配合辅助药材,不出意外,应该足够秦岭晋级,毕竟他重修过一次,在真气的把握与控制上,远非一般的新手能比。

    不过,秦岭没有急于入药熬汤,而是依然吐纳起了之前服下的二十年份野山参汤,他舍不得浪费。

    正当修炼渐入佳境之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候文华。

    “什么事?”秦岭问道。

    “秦医生,目标出现了,两男两女好象去逛街,大熊和李艳跟过去了……“电话那头忙不迭道。

    “逛街?”完全可以猜出,两女是郭云依与明秋月,两男是江楚河与剑无涯,这让秦岭的心里很不舒服,虽然他与明秋月没了可能,但心里就是不舒服。

    ‘我这是怎么了?不是一刀两断了吗?’秦岭立刻警醒过来,压下心里的那丝不舒服,沉吟道:“这四个人,要想接近很难,稍微带点目地都会被发现,这样,你安排李艳和大熊配合,找个机会去偷那两个女人的包,不需要偷到什么,只要把窃听器放进去就可以了。

    你让他们不要担心,即使被发现,那几人也不会要了他们的命,你抓紧时间安排。“

    “知道了,秦医生。”

    电话挂了,但秦岭再没有心思修炼,他很想跟过去看看,可是一旦被感应到就完蛋了。

    秦岭突然意识到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当不得不接近时,又该怎么办?于是在脑海中唤道:“青青,你这里有没有敛息术?就是收敛气机,不被人觉察。”

    “嘀嘀嘀……您的课程安排的很紧,没有时间学习敛息术。”

    秦岭传达了一个焦急的信息过去:“我的好青青啊,我有急用,要不,你现在把口诀传给我,我试着在外面修炼,如何?”

    “嘀嘀嘀……青青祝您成功!”

    瞬间,秦岭的脑袋中多出了一段玄奥的口诀,不禁浸入心神细细推敲。

    “天地有常,万物无常,以无常入有常,哉乎?宇宙无形,人身有形,以有形入无形,易乎……”

    光是这开宗明义,就让秦岭觉得奥妙无穷,越是看下去,心里越是赞叹。

    这份敛息术,并不仅仅是收敛气息,最终目标是逐步认识并掌控自己的身体,从控制气息到控制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骨骼与每一条经络,最终控制每一个细胞,甚至练到高深处,控制自己的基因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也让他对青青的来历愈发的好奇,怎么说呢,青青就象一部修炼百科全书,什么都能指导,也是一个最好的老师,可以根据他的切身实际,量身订做教学计划。

    与之相反,华夏修炼界的功法则是相对贫瘠的很。

    不过在唐代以前不是这样,唐以后的每一次天下大乱,对于修炼界都是一次浩劫。

    华夏修炼界历来有两种修炼思想,一是顺天应人,讲究顺应天时,与天道契合,这一派对于命理推衍,占卜堪舆与符咒之术较为重视,以正一道、全真道和茅山上清派为代表。

    另一派的主旨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道无情,不因扬善而罚恶,讲究逆天而行,顺则成人,逆则成仙,信奉一剑破万法,我命由我不由天,以源于昆仑的各支剑派与医家魁首药王殿为代表。

    两派之间的分歧是思想上的分歧,不可调和,相互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大,至唐末天下大乱,两派各立其主,爆发混战,结果两败俱伤。

    到了宋末,顺天应时派主张紫薇斗转,天命在元,应顺天而行,我命由我不由天派则主张天道无常,宋未必亡,由此爆发激烈冲突,虽然顺天应时派获胜,却也是惨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明末的情况与宋末几乎如出一辙。

    接连三次内乱,使得华夏修炼界实力大损,许多秘法失传,至清末,欧洲修炼界与日本修炼界抓住机会,以平灭支持义和团的白莲教为名,偷袭华夏两派,猝不及防之下,华夏多个门派山门被破,道统断绝,被抢走了大批珍贵的典籍,致使欧洲和日本修炼界的实力大增,此消彼涨之下,也导致了华夏修炼界在抗战中的被动。

    后因日本与代表北欧修炼界的德国过于咄咄逼人,有着独霸全球的趋势,欧洲修炼界感受到了威胁,于是与华夏修炼界结盟,重创北欧修炼界,并几乎灭绝了日本修炼界,为二战胜利奠定了根基,再加上米国发明了核弹,这是能杀死阳神以下的划时代武器,迫使日德投降,中欧修炼界获胜,华夏各门派也获得了喘息之机。

    但讽刺的是,在新时代来临之后,两派的分歧忽如一夜之间冰消雪融,谁都不提了,反而纷纷加入市场经济大潮,经商致富,呈现出一派和谐的景象。

    不过因为天地灵气日益匮乏,内门弟子一般都留在山门内,经商交由外门弟子来做,而内门弟子由于修炼的原因,只要根底不太丑,练个几年,个个都是俊男靓女,明秋月等四人这一走在街上,立时引来了围观。

    咯嚓咯嚓,拍照的声音不停,还有人索要签名,当然,都被赶走了,他们不是明星,没有义务签名。

    郭云依不由抱怨道:“我们应该和那些世俗中的明星一样,出门带个墨镜的。“

    剑无涯也是大为窝火,原本他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和明秋月拉近感情,可是被那么多人围观,连说句贴心话的空档都没有。

    明秋月更是不耐烦道:”就不该出来逛街,满街都是围观,逛什么逛?回去吧。“

    ”小倩,小倩,是你吗?“这话刚刚落下,前方二三十米附近,有个粗大的汉子突然激动的挥手大喊。

    紧接着,身后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采臣哥,是我,我是小倩啊,我来啦!”

    四人面面相觎,这世俗中都是什么玩意儿啊,纷纷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推开围观人群,跌跌撞撞向着自己四人奔来。

    他们没有从这个女人身上感受到恶意,只以为这个女人是奔她的采臣哥去的,因此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哪怕被接近也没放在心上。

    这正是李艳,以哭叫转移内心的紧张,她其实也看出这四个男女不是普通人,可是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不过还好,并没有被警惕。

    当经过明秋月身边时,李艳突然以极快的速度拉开明秋月的包,伸手就往里面探。

    “你干什么?”明秋月一把握住了李艳的手腕,却没留意到,一颗米粒大的黑点,落入了她的包里。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