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五十七章 你值得本少全力出手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余锦坤、排龙湾与潇潇豪客的打赏~~~~)

    江楚河便是哈哈大笑道:“云依啊云依,你果然是聪慧异常啊,有妻郭云依,此生何憾?待回去之后,我立刻请家父出面,向贵门提出你和我共渡塑身心火劫的请求。“

    修行门派弟子渡塑身心火劫,对于一些精英男女,一般都是安排成双成对渡劫,这么做的好处是,作为联姻的弟子之间由于共渡劫数,会具备一定的感情基础,订婚水到渠成,两个门派也自然而然的结为了姻亲,一举两得。

    就象秦岭与明秋月,在渡过劫不久,由双方师长出面,为他们订了婚,只是明秋月的性格太过于冷清,劫数对感情的影响出乎意料的弱,才会于秦岭落难之后的第一时间提出退婚。

    江楚河虽然对明秋月心存觊觎,但是他清楚,有剑无涯在,他几乎是没有希望,因此退而求其次,郭云依也不错,论相貌其实不比明秋月差,还多情妩媚,活泼机灵,这又是明秋月不具有的优点,无非就是郭云依主动向他示爱,属于倒贴性质,他不怎么珍惜罢了。

    郭云依的情况也差不多,她暗恋剑无涯,可是剑无涯的心思全在明秋月身上,她自觉竞争不过明秋月,所以也退而求其次,向江楚河隐晦的表达爱意,毕竟再怎么说,江楚河是药王殿的少主,以前有秦岭在,未来的药王殿由谁执掌,尚是两说之事,不过随着秦岭的被废,阻挡江楚河上位的一大障碍也被扫清,江楚河至少有九成把握接任掌门,她也将成为掌门夫人,位高权重!

    郭云依立时俏面浮上了一抹晕红,美眸含春,喜滋滋的横了一眼过去。

    这一眼,胜于万千甜言蜜语,江楚河心神一阵荡羡,如果不是在结成金丹之前不能泄了精元的话,他都有了种今夜就与郭云依来个亲蜜约会的冲动。

    不过修炼大派精英弟子的心性不是凡人能比的,江楚河很快就把心里的绮念压下,阴阴一笑:”青蛇是被那个口罩男引来的,作为补偿,他于情于理都该把剑献上,各位先顶一下,我去找他把剑要来。“

    江楚河连借的意思都没有,手一招,把刀收回,就直奔秦岭而去。

    秦岭也留意到了江楚河,顿时心里格登一下,他最怕的就是被认出身份,虽然他已经用敛息术掩盖了自身气息,但还是又把敛息术运行了一遍。

    江楚河奔到面前,连最起码的抱拳都没有,大大冽冽道:“把你的剑借给我。”

    秦岭稍微松了口气,但是让他把剑借给江楚河,那是不可能,修行门派是什么德性,他自己就是修行门派出身,哪还不清楚?如果这把剑到了江楚河手上,绝对不会再还回来,无非是补偿点钱,有可能是几十万,也有可能几百万。

    在修行者眼里,钱财算得了什么?

    “凭什么?”秦岭眼神一冷。

    “好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给你脸不要脸,好,那本少就告诉究竟凭的什么!”被一个口罩男驳了面子,江楚河冷冷笑道,一抓抓向秦岭!

    如果说,对于那四位筑基大圆满他还心存忌惮的话,对于江楚河,只能是呵呵了,他与江楚河都是修炼第二层次,虽然江楚河是后期,他只是前期,但是他的真气、经脉与丹田有韧之符文淬炼,比一般的修炼者强了不知几许,更何况江楚河在他眼里,就是个平庸之辈,如果不是有个当掌门的好爹,别说精英弟子,恐怕连内门弟子都不是。

    秦岭身形一动,一掌切去。

    江楚河赶忙变招,变抓为拳,挥向秦岭胸口,秦岭却是手肘下沉,以手臂切上了江楚河的腕骨!

    “砰!”的一声,江楚河顿觉象被一根大棒抽中一样,腕骨火辣辣的疼痛,身形空门一开,紧接着,一只大脚飞踹而至,在来不及闪躲下,小腹被狠狠踹中,惨叫一声,倒跌而回。

    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口罩男一脚踹倒,自己可是高高在上的修炼者啊!

    江楚河羞愤欲绝,脸胀的象猪肝,恼怒道:“本少倒是小瞧你了,你值得本少全力出手!”说着,祭出剔骨刀,刷的一下,向秦岭直刺而去。

    对于药王殿的御刀之术,秦岭太熟悉了,当下抽出铁木剑,默运心诀,对着刀尖狠狠一劈!

    “当!”剔骨刀被磕飞,江楚河也是心神巨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还是秦岭手下留情的结果,他不敢当众斩杀江楚河,但纵是如此,剔骨刀上也被劈出了一丝裂痕,显然,这把刀需要重新祭炼一段时间了。

    江楚河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眼里交织着羞愤与怨毒,回想起那一句你值得本少全力出手,就仿佛被当众抽了一巴掌一样。

    “扑哧!”江楚河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也变得萎靡不顿。

    这就是全力出手的结果?所有人也大为惊讶,没人能想到,被当作仙人的江楚河竟如此不堪一击。

    那七个日本人窃窃私语,司徒高升与龙雨天的眼睛眯了起来,有几名散修,怔怔看着秦岭手里的铁木剑,其中一两个现出了若有所思之色,明秋月、剑无涯等五人则是相互看了看。

    尤其是明秋月,口罩男是她认定的药王殿弟子,可是既然是药王殿弟子,又怎么敢对江楚河动手呢,这让她重新思考起了这个口罩男的身份。

    会解牛刀法,敢对江楚河下狠手,戴着口罩怕人看脸,他究竟是谁?

    “无量寿福。”古雷收回天雷符,打了个揖首:“贫道这位师弟,只是向施主借用下宝剑,施主何必动手伤人?”

    这话一出,叶凌霜不由闷哼一声,毕竟从头到尾,都是那个仙人向口罩男先动的手,口罩男只是反击而已,无非是仙人名不符实,不是口罩男的对手。

    张梁便是小声嘀咕道:“我的世界观又被颠覆了,我不敢相信,这位仙长竟然颠倒黑白是非,上来就给人扣一顶大帽子,没一点仙人风范,真是够无耻的。“

    “咦?”高峰也接过来道:“这和我们有点象啊,我们审讯犯人时,不就是喜欢先给人扣顶大帽子吗?”

    秦岭听得心里暧暧的,不过对于古雷的蛮不讲理,他也不气恼,这就是修行门派的行事风格,在修炼界中,从来没有帮理不帮亲的说法,而是奉行帮亲不帮理,一个外人,和江楚河相比,孰轻孰重,自然不言而喻,就连秦岭都觉得天经地义。

    秦岭冷声道:“此人先向我动手,你没看到,我也不和你计较了,另外请你别和我说什么借不借的问题,剑到了你们手上,你们可敢对着心魔发誓,用过就一定会还给我?嗯?”

    “这……”古雷现出了一丝尴尬之色,这把剑能削断青蛇的红信,别说江楚河动心,他们五个也动心,拿到手上,十成十不会交还,至于对心魔发誓,这种誓言无比狠毒,修炼者谁也不敢轻易发下心魔誓言。

    (猜一猜,郭云依与江楚河的渡劫之旅会一帆风顺吗?还有郭云依的下场?)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