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六十章 重创剑无涯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感谢好友排龙湾、好友余锦坤的打赏支持,与各位收藏推荐的朋友们,另向书友们求收藏推荐,本书作者酥酥麻麻谨此表示感谢^^)

    剑无涯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我知道你没有服下青蛇内丹,而是以秘法包裹在了身体某处,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内丹交出来,否则,我不会再留手了。“

    秦岭把口罩掀开一个角,吐出一大口淤血,这才拍了拍肚子:“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你到底有几个最后一次?想要内丹?行,有种把这里剖开!“

    剑无涯这次倒是没有愤怒了,而是目中射出了看死人般的神色,然后转头道:“请明师妹替我护法。”

    明秋月秀眉皱了皱,显得有些不高兴,但还是上前两步。

    “鬼鬼祟祟的家伙,死吧!”剑无涯断喝一声,身上的气势也开始节节攀升,天空的金剑竟然嗡嗡作响,这显然是发动会心一击的前兆了。

    对于武当冲宵剑派,秦岭多少也了解一二,该剑派除了外门江湖剑招一十八套、内门御剑术,还有三大秘法杀招,分别为三千掠影、乾坤收束与湮灭空华。

    湮灭空华在当今的灵气条件下,已经无人能练成,可以看作失传,而修炼乾坤收束的最基本条件是元婴境界,倒是三千掠影,进入第三劫即可修炼。

    所谓光芒尽没影随身,天外飞仙一剑来!

    传说中,这一杀招练至大成,可分化三千剑光,每一道都似假如真,拥有原剑三成的力量,以剑无涯的能力,只能勉强分化出十道,这也是可以的,相当于力量提高三倍。

    但凡是强行催动的杀招,负作用也相当大,不仅会把全身真气一抽而空,留有一段虚弱期,掐诀的时间也比较长,所以剑无涯要请明秋月为其护法。

    如果在他施法的时候,口罩男趁机冲上来,绝对能要了他的命。

    剑无涯的脸面现出凝重之色,目光中还带着丝疯狂。

    “分!”

    天空中的金剑,一样子分为了两柄,一股恢弘的气息磅礴而出!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多出一把剑了?真的假的?”

    “显然是真的啊,你没看两柄一模一样吗?这分明是蜀山剑仙的手段,要发大招啊,那个口罩男要倒霉了!”

    “口罩男,快跑啊。“

    这个人的品质也挺行啊,对战青蛇的时候,没见他发出杀招,现在要杀人夺宝,倒是绝招频出了。”

    各色议论纷纷传来,几个日本人也再次嘀嘀咕咕,仿佛是重新评价剑无涯的实力,剑无涯狠狠瞪了眼那几个对自己冷嘲热讽的人,嘴角就浮现出了一抹冷酷的笑容。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对这个口罩男有一种莫名的愤恨,并不仅仅是杀人夺宝,而是与其他方面有关,但是具体指哪一方面,又说不上来。

    秦岭也是面色沉重的看着剑无涯,实际上他等的就是这一刻,以剑无涯的实力,正常交手,绝对是必败无疑,只有使用惊神刺偷袭才有那么一点机会,而剑无涯是筑基大圆满,神识并不比他弱上多少,他却只有一击之力,一旦没能重创剑无涯,就是必死无疑,所以需要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机会。

    如今,机会来了。

    “分!”剑无涯又是一掐剑诀,金剑分为四柄。

    “分!”

    金剑分为六柄!

    可就在这时,剑无涯的面色泛起了一阵潮红,气息也有些虚浮,很明显,此时的他并不是最佳状态,分化出六柄金剑已经很吃力了。

    ‘就是这个时候!’秦岭的目中猛爆出一道精光,一记惊神刺直刺而出!

    ‘啊!“剑无涯突然一声惨叫,抱着头鲜血狂喷!

    “哧哧哧~~”由于疼痛,剑无涯不自禁的晃动着脑袋,一蓬蓬血雾喷出三尺之长,他只感觉有一根无形的针刺入识海,当场受创,再加上施法被打断,这好象推着一块巨石上山,正举步维艰之时,却被一根树桩绊倒,巨石骤失向上的动力,自然会重新向回滚落,积蓄的势能全部反噬在他身上,顿时伤上加伤。

    秦岭的心里也不自禁的生出了一丝快意,这份快意是为明秋月而来!

    明秋月一两年内进阶金丹显然没是问题,剑无涯原本也有希望,却是识海受创,没个三五年静养,休想恢复,这等于失去了追求明秋月的资格,以明秋月的高傲,不可能嫁给一个不如她的人,秦岭虽然与明秋月不可能了,但是出于男人的自私心理,他也不希望明秋月嫁给剑无涯。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如大海般宽阔的胸怀,不可能对自己的前任未婚妻成为别人的妻子坦然无视。

    甚至于,秦岭还感觉内心深处有一种冲动,在催促自己去趁机斩杀剑无涯,但是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一方面,他自己也是强弩之末,又有明秋月、古雷等人在场,未必杀得了。

    另一方面,即使能杀,也只能偷偷摸摸的杀,而不能在众目睽睽下去杀,要知道,剑无涯是武当冲宵剑派掌门爱徒,自己哪怕重创他,虐他如狗,只要不是伤及道基,那些老家伙都不会出面,他们会认为这是小儿家的游戏,会把这份挫折当作对门下弟子的磨练,最多赐些丹药法宝,让弟子自行报仇。

    被人看到自己杀了剑无涯,很可能会引出武当冲宵剑派金丹以上的老家伙,别看自己化了妆还戴了口罩,但金丹真人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有很大的可能找出自己斩杀,为剑无涯报仇。

    总之,能重创剑无涯,破坏其与明秋月的婚事,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其余人却是大惊失色,这个仙剑竟然自摆乌龙,没看错吧!

    绝大多数人都没看出这是秦岭搞的鬼。

    古雷一步上前,伸手疾点剑无涯的几处大穴,又掏出一颗丹药给喂了下去,才转头看向了秦岭,沉声道:“神识攻击?阁下究竟是谁?怎么会神识攻击?”

    神识攻击只存在于传说中,古雷感受到了精神上的一丝波动,才有了大胆的猜测。

    明秋月的美目中也是闪出了一抹讶异,细细体会着刚刚那一丝微弱的精神波动。

    “哈哈哈哈~~”秦岭以手拄剑,哈哈大笑道:“老子会的玩意儿多着呢,神识攻击算什么?你们几个……还有谁要来夺老子的内丹?尽管放马过来!“

    秦岭的三角眼中,狠厉的光芒扫视着明秋月、古雷、莫江南、江楚河与郭云依。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