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六十一章 敢拾麦子?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古雷现出了挣扎之色,他很想出手,趁着口罩男虚弱的时候一举擒获,逼问出神识攻击的奥秘,但是,身为正一道的掌门大弟子,他不得不顾及趁人之危的恶名。

    名门正派虽然从来不乏暗地里的龌龊事,不过在表面上,还得作出一副伟光正的姿态,因此在一阵迟疑之后,古雷放弃了出手。

    莫江南则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只是以若有所思的眼神打量着秦岭。

    明秋月更不可能出手,这一出手,就坐实了她与剑无涯的关系,以她的行事风格,不可能在婚事未定之时,自己给自己扣上一顶帽子,而且她刚甩了秦岭还没两个月,就被误会为转投入剑无涯的怀抱,对她的名声也会有影响。

    她性情冷淡是不错,却不代表她不在意名声,更何况她对剑无涯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因此于情于理,都不会出头,这与为剑无涯护法不一样,护法尚可看成朋友之义,但是帮着找场子,那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而江楚河连本命剔骨刀都被秦岭一剑劈伤,短时间内已经失去了动手的能力。

    至于郭云依,无论从实力还是哪方面来说,她都没有出手的理由。

    几人均是默不作声,秦岭刚刚暗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一个声音传来:“小伙子,得志匆要猖狂,老夫会你一会!”

    一个身穿唐装的老家伙不疾不徐的负手走来,头发花白,但面孔细皮嫩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手上拿着支碧绿的笛子,身上的法力波动大概是修行第二层的高阶,比昨晚格杀的玉华真人稍欠一筹,这一看就是来拾麦子的散修。

    秦岭冷冷看着,他清楚,必须要以雷霆手段格杀此人,否则,在场的散修甚至武林人士一个个向他挑战,他就是有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

    老家伙一脸笑容的拱了拱手:“老夫湘南黄奇山,被同道称作绿笛散人,老夫也不欲以大欺小,只请阁下听老夫吹奏一曲,若安然无恙,老夫掉头便走,若是阁下不支,请把青蛇内丹与手中剑交与老夫。“

    很多人都是暗骂无耻,这个老家伙分明擅长音波攻击,如果口罩男不支,不说青蛇内丹与剑被夺走,最起码精神要受到重创,甚至毙命都有可能,如果口罩男撑住了,他也没什么损失,呵呵一笑甩手离开,说不定还会留下诸如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感慨。

    果然是老而不死是为贼啊!

    “敢拾麦子?死!“秦岭却是勃然暴怒,伸手从口袋一翻,翻出个漆黑的铃铛,默念咒语,当锒一摇!

    顿时,老家伙猝不及防之下,神魂被冲击,一阵头晕目眩,秦岭抓住机会,飞身上前,挥剑横向一削,哧的一声,鲜血喷溅,一颗花白的头颅冲天而起!

    每个人的眼神都变了,被口罩男果决的手段震住,那个老家伙,还想光明正大的比一场,但口罩男根本不给机会,用那个一看就是邪道法器的铃铛震人神魂,再一剑枭首,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利落干脆,那个老家伙什么手段都没使出,就非常憋屈的被割了脑袋。

    “还有谁?”秦岭冷眼一问。

    这一刻的他,满脸血污,口罩上都结了一层血枷,三角眼中凶光直闪,给人一种亡命之徒的感觉。

    如今的江湖,随着新时代的来临,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很多人或者父辈,凭着在地方上的势力,于改开之初掘得了第一桶金,三十多年下来,基本上都迈入了有家有产行列,既便是出道没多久的,靠着一身好武艺,收入也还可以。

    人一过上稳定日子,就不大愿意招惹是非,尤其是亡命之徒,这种人你要么别惹他,要惹就必须一棒子打死,而口罩男以他的实力证明,想搞死他并不容易。

    一时之间,竟无人说话。

    秦岭冷冷一哼,正要收回目光,却又有个T恤衫汉子上前,拱手问道:“这位道友,在下有一事请教,你手上的剑与摄魂铃应该是京城玉华观观主玉华真人的成名法器,为何会出现在你手上?”

    “嗯?”秦岭暗暗欢喜,剑无涯一直说这把剑是自己在仙府内所得,如今有个识货的人出面询问,这不正是个给自己开脱的好机会吗,当下脸一沉道:“怎么?你要为他报仇?“

    T恤衫汉子微微一笑:“道友言重了,在下赵无极,玉华真人乃赵某仇敌,如今死于道友手里,自是在好不过,他日道友若来京城,赵某当聊尽地主之谊。“说着,掏出张名片,屈指弹向了秦岭。

    秦岭接过一看,华夏玄学研究会副会长赵无极,于是也在三角眼里露出一丝善意点了点头。

    赵无极不多说,略一拱手,退了回去,秦岭则捡起绿笛,这显然又是一件法器,当下笑纳入怀,并且在尸身上一阵摸索,摸出了几枚玉佩和几千块钱装入口袋,几百双眼睛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大发死人财。

    司徒高升怎么想的,没有人清楚,日本人纵然眼红内丹与宝剑,但掩饰身份还来不及,不大可能在明面上出手,剩下的人,谁都不傻,围攻口罩男,谁先上?谁后上?先上的要面对口罩男那层出不穷的手段,换了谁都不愿意,死道友不死贫道,并不是放嘴上说说的,况且三个和尚没水喝,人太多了,反而互相之间投鼠忌器。

    秦岭身处于围观之中,没有一点的紧张感觉,望着老家伙的头颅,想了想,又掏出铃铛当锒一摇,只见从七窍中,飘出些极淡薄的烟雾被吸入铃铛,铃铛那漆黑的色泽又加深了些。

    “住手!”古雷忍不住道:“好你个邪道修士,杀人夺宝倒也罢了,为何还要毁人魂魄,断人轮回之路?”

    秦岭冷声道:“这位道长,你是武林盟主?还是国家有关部门?或者是阴司派驻人间的特使?又甚至只是正义感爆棚?你若是看不过眼,那好,我收都收了,也没法再放出来,但你若是想以此为由夺我宝剑,来,老子接着!”

    “你……”古雷被呛的半句话都说不出,一刹那,他都有了种放出天雷符,劈死这个口罩男的冲动,可是此人层出不穷的手段又让他忌惮,毕竟江楚河与剑无涯都折在了口罩男的手上,而单对单,他未必能胜得了剑无涯。

    况且莫江南摆明了不会出手,明秋月又是一副独来独往的样子,这二人排除出去,郭云依则是实力低微,出不出手都没什么用处。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