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六十二章 修炼界的通病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好友余锦坤的再次打赏^^)

    对于古雷来说,面临的困难不仅仅是自己一方无人可以出战,他还不得不警惕况司徒高升那一伙人,那几十人有枪,有RPG,还有些高手,尤其是司徒高升,如果徒手肉搏的话,他并没有绝对的必胜把握,贸然出手的结果,是很可能以完败收场,什么都得不到。

    总之,这一趟仙府之行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哼!”古雷闷哼一声,一甩道袍。

    “嘀嘀嘀……主人,主人,此蛇蛇皮可以炼制内甲,此蛇蛇骨可以炼制药锄,此蛇蛇血可以恢复您的精气。“

    这个时候,青青发来了传音。

    秦岭顿时大喜,伸手向青蛇一指:“此蛇,浑身是宝,我只取一小截蛇皮蛇骨,其余各位请自便。“说完,就挥剑划开一个血口,把脸凑上,尽情的吸吮。

    狂腥无比的蛇血涌入喉头,秦岭强抑下了呕吐的冲动,但是好处很快显现,滚滚热流化为一股股真气,滋润着他枯涸的丹田,气力迅速回复,神智变得清爽,不愧是金丹期妖兽的鲜血啊。

    如果非要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爽!

    直到肚子装不下了,秦岭才依依不舍的拿开嘴,也顾不得浑身的血污,切割起了蛇皮。

    其实仅他自己,用不了多少,但他还想为叶凌霜再炼制一副内甲,毕竟这个女人时常从事一些危险的勾当,有一件内甲防身,在安全方面可以得到很大的提升。

    叶凌霜对他的好,他一直都记在心里。

    秦岭共切下了一块长两米,宽一米的蛇皮,卷好之后,又切了一载脊椎骨塞进去,最后抽了根蛇筋,当绳子捆上,绑在了自己的背上。

    这么大一条蛇,秦岭不是没想过独占,可是独占的后果他承受不了,这等同于与所有人为敌,没有足够的实力,就不要想着吃独食。

    背着一大卷蛇皮,秦岭走去一边,向司徒高升作出了请的手势,司徒高升向他略一点头,就招了招手,十来名黑西装涌了过去,挥刀劈砍。

    明秋月等人站在一边,冷眼看着,以他们的身份,和世俗中人争夺一条蛇的尸体,难免掉价了些,只要没人进那一组建筑,他们就不会多事,至于进去过的那个口罩男,除了引出一条金丹期青蛇,好象什么都没得到,当然了,这也只他们不清楚秦岭有个储物空间。

    其余的武林人士与散修,在秦岭切割的时候没有争抢,现在更不敢与司徒高升争抢。

    青蛇的蛇皮,哪怕是死了失去法力支撑,也无比坚韧,那十几个黑西装最差都是B级武者,却只能一小点一小点的切割,还个个满头大汗。

    好不容易,一条蛇被切割完毕,蛇皮和蛇骨被分为两份,一份送了回去,另一份由几名黑西装背着,在龙雨天和龙雨婷的带领下向明秋月那些人走去。

    很明显,蛇皮蛇骨被这三方瓜分了,在场的武林中人和散修,除了探路有点用处,连一点力都没出,而青蛇是在司徒高升一方、明秋月等修炼者与口罩男的合力之下才被杀死,自然没有资格参与分配,他们自己也心知肚名,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纵然某些人会有想法,可是就算口罩男单枪匹马,他那诡异的杀人手段也让人心寒,在抢夺之前,不得不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命来消受,更别提从实力更加雄厚的司徒高升与修炼者手里抢夺了。

    “几位,请了!”龙雨天拱了拱手:“在下龙飞集团副董事长龙雨天,这位是舍妹龙雨婷,除了那位口罩男,剩余的蛇皮蛇骨,你我双方各取一半,几位意下如何?”

    “多谢!”古雷打了个稽首,然后就不说话了,根本没有介绍自己一方人的意思,其他人也是默不作声,这倒是让龙家兄妹既感到尴尬,也有些恼火。

    这实际上是修炼门派的通病,由于与社会接触的不多,情商不高的并不是秦岭一个,真要严格算起来,明秋月的情商也有问题,以自我为中心,过于我行我素。

    “咳咳~~“龙雨天清咳两声,硬着头皮又道:“龙某前来,除了送归蛇骨蛇皮,另有一事相求,想必诸位也听说过九阴绝体……“

    龙雨天详细的介绍了龙雨婷的情况,包括采用过的各种救治手段,龙雨婷也很是患得患失,双手不安的搓在了一起。

    几人相互看了看,能与龙家结个善缘,他们自然愿意,虽然龙家只是在世俗中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对于各自门派的外门公司相当有帮助,只不过,九阴绝体……这可是大麻烦啊。

    古雷沉吟道:“江师弟出身于药王殿,传承于药王孙思邈孙真人,若论医术,在场无人能及,江师弟,你给龙小姐看一看罢。“

    “龙小姐,请伸出手。“江楚河其实也是信心不足,但还是点了点头。

    龙雨婷有些紧张的伸出玉腕,江楚河把手指搭上,暗中输出一缕真气。

    顿时,一股阴寒到极点的气息沿着手指直入他的经脉,竟然有冷结的趋势,惊得他连忙把手松了开来。

    “江先生没事吧?”龙雨婷的美眸中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失望,但还是礼貌的问道。

    “咳咳……”江楚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略有些羞恼,连忙干咳一声:”想不到龙姑娘的阴气竟已郁结到如此程度,倒是出乎了江某的意料,这个……“

    似乎在组织语言,片刻之后,江楚河才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

    然阴极在六,何以言九?皆因九乃数之极也,所谓太极生两仪,天地初刨判,六阴已极,逢七归元太素,太素西方金德,阴之清纯,寒之渊源,故龙姑娘实为六阴之体。

    请恕江某直言,寻常人等,无论阴阳,都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缺一,则存不得性命,龙姑娘能以六阴之体,渡二十三春秋,已是夺天地之造化了,江某无能为力,抱歉了。“

    纵然以龙雨天的儒雅风度,都差点要骂娘了,这个人一大段阴阳至理,说的无比高深,让人不禁生出了一丝念想,可是在一句直言之后,竟然暗示自己的妹妹能活到23岁就该谢天谢地了,这tmd什么玩意儿啊。

    药王殿的名头,龙雨天并不清楚,但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他看来,除了文绉绉的吊几句古文,把九阴之体更名为六阴之体外,一无是处,就是个纸上谈兵货!

    “哥!”见着龙雨天的难看脸色,龙雨婷赶忙扯了扯。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