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六十四章 收取灵脉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凡是修行门派,周易八卦是一门很基础的学科,既然得到了提示,秦岭很快就确定了八片秘制玉符的位置,当然,首先需要击毁古井,于是拨出铁木剑,聚气凝神,却就在这个时候,背心突然一麻,一股锐利之极的气机直刺后背,带给他一种致命的威协,当下一动都不敢动。

    时间缓缓流逝,秦岭的额头渗出了汗珠,但那股气机就如附骨之蛆,紧紧咬住他的后背。

    ‘不对啊!’突然,秦岭想了起来,这只是气机反应,自己的背上还背着厚厚一捆蛇皮呢,即使站着不动,让叶凌霜拿雷明顿打,也未必能打得穿,自己又何必畏惧这个背后的不知名敌人?

    顿时,秦岭猛的向前一扑,再一转身,顺势挽出个剑花,摆出防守剑势,动作十分完美,堪称无懈可击,却是在看清来人之后,心里控制不住的掀起了惊涛骇浪!

    明秋月!

    竟然是明秋月拿剑指着自己!

    ‘冷静,冷静!’秦岭岭暗暗告诫自己,尽量不流露出任何情绪,冷漠的看着明秋月。

    明秋月也在打量着这个口罩男,刚开始,她认为此人是药王殿弟子,但是在江楚河被重创之后,她动摇了,因此在路过这个院落时,看到口罩男对着一座假石山发呆,就毫不犹豫的走了进来。

    正面看着时,这个口罩男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把你的口罩摘下!”明秋月冷声道。

    “凭什么?”秦岭淡淡道。

    明秋月举起了剑,遥指秦岭的咽喉。

    但秦岭依然在冷漠的看着她,就象看一个陌生人,同时心里也有些刺痛,眼里不自禁的泛出了一丝伤感。

    曾经的未婚妻,今日竟然拿剑指着自己!

    这种眼神,让明秋月觉得愈发熟悉,虽然那双三角眼很陌生,可是那高傲不屈的眼神,让她不由想起了一个人,尤其是眼里流露出的一丝伤感情绪,更是牵动了她的一线心弦。

    她原以为,自己可以很轻松的忘掉那个人,但是今日才发现,心里依然还存在着那个人的影子。

    ‘我这是怎么了?’明秋月连忙把这份情绪排除出去,又道:“我再说最后一次,拿下你的口罩。”

    明秋月的最后一次可不比剑无涯的最后一次,剑尖已经隐隐有青芒吞吐,显然随时会动手,在这种情况下,秦岭可不愿意与明秋月撕杀,因为他未必能狠得下心肠放杀招,而明秋月则没有任何顾忌,如果能杀了他,绝不会留手,况且动手也可能吸引来其他人,影响到他收取灵脉,于是目光一冷,解开了口罩。

    说实话,秦岭的这张脸上满是血污,戴不戴口罩用处不大,但也恰恰是满脸血污,才很好的遮掩了化妆的痕迹,否则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以明秋月的眼神,未必不能看出什么,要知道,一旦暴露身份,将会面临不可测的后果,谁知道明秋月会怎么对付他?

    不过,至少秦岭可以肯定一点,破镜难圆,覆水难收!

    ‘看来确实是自己想多了,他被打碎了丹田,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明秋月没来由的松了口气,她担心的是,口罩下面是一张化过妆的脸,不过同时,心里还有一点连她自己也难以觉察的失落。

    既然确定了这个口罩男不是秦岭,明秋月的心境再度恢复了古井不波,问道:“你为何会解牛刀法?”

    秦岭自然不会承认,反问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明秋月眼眸一转,冷哼一声:“你在这里做什么?”

    秦岭不耐烦道:“我说发现了宝藏,你信吗?”

    明秋月以神识一扫假山和水井,显然是什么都没有,顿时冷眼一横秦岭,转身离去。

    秦岭发现自己的后背都浸满了汗水,在脚步声消失之后,立刻一剑斩向古井!

    “轰!”的一声,随着这一剑斩下,古井四分五裂,他敏锐的感觉到,天地灵气有了些散乱,于是按取确定的位置,挖出了八枚玉佩。

    这八枚玉佩,每枚直径三寸,厚九毫米,状如月饼,呈凹凸圆形,凹面以朱砂画上了奇异的符文,每一枚的符文都不同,既象八卦,又有区别。

    眼下显然不是研究的时候,秦岭神识一裹,把这八枚玉佩送入了神国。

    随着玉佩被取走,天地灵气明显的有所浓郁,可这对于秦岭纯属浪费,当即又以神识伸入假山之下,包裹住整条灵脉。

    这条灵脉并不大,长度只有十米不到,宽度堪堪达到三米,色泽有些暗淡,果然是即将消散的残品灵脉,秦岭发动神识之力,猛的一拽!

    顿时识海巨震,头脑中阵阵轰鸣,但他不敢放松,因为只要有心,谁都会发现这里的变化,他必须速战速决。

    秦岭把心一横,催动所有的神识,再次猛拽!

    “轰!”地面下方传来了明显的震动,假山剧烈摇晃,碎石直往下落,秦岭心中暗喜,这条灵脉已经被撼动了根基!

    “起!”秦岭低喝一声,也顾不得识海中传来的胀痛感,拼了!

    一道微光闪过,灵脉终于被拽入了神国!

    “嘀嘀嘀……嘀嘀嘀……主人您成功了,您请尽快离开,这个空间由于失去了灵气的支撑,最迟不晚于一个小时之内坍塌。“

    秦岭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头晕欲睡,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不过他清楚此地不宜久留,诺大的动静,很可能会招惹人过来,于是强提一口真气,翻过院墙,潜入了别处。

    果然,秦岭走了没多久,就陆续有人探头探脑往里面望,可是除了一堆碎石,再无别的发现。

    这个洞天,对于秦岭已经没有价值了,即使有些典籍之类的他也不大想争夺,他只想找到叶凌霜,尽快离开。

    各个房间里面都有人在乱窜,什么蒲团,屏风、香炉之类的事物,虽然对修行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拿出去也是魏晋文物,在市场上能拍出不错的价钱,凡是能拿的,都被一扫而空,甚至有一些雕花的房梁也被拆了下来。

    很多人和秦岭一样,背上鼓鼓囊囊,秦岭背的是一整张蛇皮和几支蛇骨,他们背的则是一些木制品和家居摆设,实际上这些人也有数,真正的宝物与他们无缘,他们只能弄些大腕们看不上的东西拿出去卖钱,或者用于自家收藏也是不错的。

    每过一个房间,秦岭都里面看了看,也没人敢找他的麻烦,光是那满身血腥散发出的煞气,就让人避之若鹜。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