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六十九章 恐怖的叶凌霜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这张脸,粉嫩洁白,再没有一丝化妆品的痕迹,给人一种吹弹即破的感觉,对于自己的杰作,秦岭还是很满意的,招了招手:“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许萌萌的脸颊腾起了一丝晕红,很是扭扭捏捏的走了过去。

    秦岭伸出手,仔细捏着,表情一丝不苟,就象个医生在给病人复察一样。

    虽然自己的脸已经给秦岭反复捏过无数次了,可这个时候,或许是心境的变化,许萌萌只觉得脸颊火烧般的滚烫,非常的不自在。

    好不容易,秦岭才收了手,点点头道:“很好,也不需要刻意的保持,顺其自然就可以了,你的脚气怎么样了?要不要进去我给你看一下?”

    脚气其实是很常见的真菌感染,与卫生习惯没有太大的关系,它的根源在于足部出汗比较多,这是因各人的体质没办法去改变,而且脚气未必脚臭,但好象得了脚气很丢人似的。

    许萌萌便是通红着脸,小声道:“已经……已经好了,我天天临睡前用你开的药泡脚,也尽量不去穿比较厚的袜子,都好几天没有痒过了,小痘痘也没有了,对了,你还没说你昨天上哪儿去了呢。“

    ”哈哈~~“秦岭哈哈一笑:”出诊,给人出诊的,耽搁了一整天。“

    ”噢。“许萌萌倒是没怀疑,点点头道:”改天我请你K歌吧,我的同学也对你很有兴趣,等约好了时间通知你,你可不许玩失踪啊。“

    ”没问题。“秦岭想了想,接下来的日子好象也不需要再折腾了,于是爽快的应下。

    “我爸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调养,他听了你的话,除了吃你开的药,也一直都没有做化疗,根据检查的结果来看,情况还是很不错的,他说等他出院了,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你,我现在去医院了,拜拜~~“许萌萌勾了勾手指,转身而去。

    秦岭会心的笑了笑,也回到了屋里,世俗的生活与修炼界相比,多了些平淡,少了些压抑,他还是挺享受的。

    青青曾叮嘱尽快把种子剥出来,于是,秦岭从神国里招出一把干枯的药草,小心的剥起了种子,虽然还不知道这些种子能不能用,但不管了,先剥出来再让青青鉴别吧。

    时间缓缓流逝,“叭叭~~”外面突然传来了汽车喇叭声,秦岭抬头一看,赶忙神识一裹,把剥出的种子与所有的枯枝败叶全部扫进了神国。

    原来,是叶凌霜的车。

    秦岭暗暗叫苦,这个女人多半是来兴师问罪的,说不定,还猜出了什么。

    果然,叶凌霜寒着脸走了进来,冷声问道:“昨晚你怎么没去?”

    “啊?‘秦岭连忙搪塞道:”我如果说我睡过头了,你信不信?对了,听你的口气,你应该去了吧,你跟我说说都发生了什么,仙府长的什么样。“

    这显然是个拙劣到了极点的理由,叶凌霜哼了哼,径直走入里间,观察了一阵子,仿佛在寻找蛛丝马迹,可是什么剑啊铃铛啊,蛇皮蛇骨啊,什么都没有,床上就是乱糟糟的一团。

    ”嗯?“叶凌眉秀眉一皱,心想这家伙怎么可能这么老实,肯定被他藏起来了吧,于是又道:”昨晚死了很多人,据粗略统计,至少在百人以上,他们都是被你盅惑而来,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秦岭讪讪道:”支队长同志,我如果说我没有预料到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你会相信么?我如果再向你道歉,你会接受么?“

    ”你好象很平静啊。“叶凌霜顿时精神一振,一屁股坐上桌子,以审犯人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看着。

    今天的叶凌霜,只穿着一件墨绿色的紧身绣花小T恤,下面是一件包臀牛仔短裤,一头乌发披在背上,非常的清凉。

    以秦岭的角度平着看,是一双洁白修长的大腿,再从下往上看,满眼都是饱满的弧度,与纤细的腰肢形成了夸张的视觉反差,纵然以他那尚未修复的脆弱心灵,对男女之情还存在着很大的怀疑与排斥,都有种秀色可餐的感觉了。

    叶凌霜也注意到了秦岭的目光,连忙腿一缩,双手抱胸遮住,微红着脸道:“问你话呢!”

    秦岭定下心神,笑了笑:“叶大小姐,对于那些人的死,我表示同情,但是我还是要说明,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对不对?“

    叶凌霜古怪的看了眼秦岭,悠悠道:”听说你弄了不少瑞士名表,要不要我帮你出手?“

    秦岭差点就要叫好,但在话出口之前,还是反应了过来,这个女人不愧是特殊部门的,真tmd的狡猾啊,当下不理解的问道:“叶大小姐,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瑞士名表?你看我,还在用你给的手机看时间呢,我要是有名表我自己干嘛不戴?“

    虽然秦岭自以为掩饰的不错,可是叶凌霜是干什么的?她所在的特勤大队第七支队,不仅仅需要执行特殊任务,还承担反恐与安全方面的责任,这也是她把自己的证件称为杀人证的缘由,凡是被认为有可能对社会安定带来恐怖威胁的嫌疑人,可以不经审讯先行格杀。

    当然了,事后需要提交报告的。

    而且审讯恐怖嫌疑人,一方面是直接大刑伺候,各种耸人听闻的酷刑,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另一方面便是依靠敏锐的观察力。

    叶凌霜亲自审讯过的恐怖嫌疑人,没有100,也有80,秦岭表情的瞬间不自然哪能瞒得过她?

    “你稍等一下。”叶凌霜意味深长的横了一眼,便回车取了些瓶瓶罐罐回来。

    “你这是……”秦岭联想到了画妆用品,暗道一声不好。

    叶凌霜淡淡道:“我突然很想给你化个妆,你坐好别动,闭上眼睛。”

    秦岭苦着脸道:“凌霜姐,你不会这么无聊吧,光天化日的,给人看到多不好?快收起来吧。”

    叶凌霜似笑非笑道:“秦大医生,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你在趾高气扬或者无可奈何的时候,会称呼我为叶大小姐,而你在心虚或者有求于我的时候,又会称呼我为凌霜姐,你说,你现在是心虚呢,还是有求于我呢?“

    秦岭发现叶凌霜这个女人无比恐怖,青青能够读取他脑海中的信息,他认了,因为青青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和神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他的一切,都是青青给的,可是叶凌霜是个活生生的人啊,一个人的观察力竟然如此细致入微,这还叫不恐怖?说句难听话,以后谁娶了她,恐怕稍微偷点腥都能被看出来。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