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七十三章 非常不乐观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好友排龙湾和好友余锦坤的打赏^^)

    要说张副院长是正常态度的话,那么齐主任就有很大的情绪了,可是王心梅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招招手道:“来,小秦,我们先进去换衣服。”

    这时,却又有人冲过来道:“我们反对,他不能给林乐儿做麻醉!”

    两个一看就是学生的男生拦住秦岭:“我们是林乐儿歌友会,我们不能把林乐儿的生命交给你,你没有资格进去。“

    秦岭也不多说,掏出中医执业资格证书晃了晃:”张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质疑我?有种也掏一张出来,掏不出就给我闭嘴,也许正是你们拖延的这一秒钟,才耽搁了对林乐儿的抢救!“

    顿时,那两个男生的气焰哑了许多,但其中一人还是向一对中年夫妻唤道:“你们是林乐儿的父母,站起来说句话啊?你们对自己的女儿就这么不负责吗?”

    这一对中年夫妇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样子,痛苦的搓着手,不停的抹眼泪,双双看了看,男人绝望的摇了摇头:“我们相信医院的安排,小伙子,谢谢你们了。“

    ”呜呜呜~~乐儿怎么命这么苦啊!“女人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那两个男生一看这对夫妻不能指望了,又一人向李香琴道:“你是林乐儿的经纪人,你有权阻止他,快点,不要让他害了林乐儿。“

    李香琴才不会阻挡秦岭呢,要知道,林乐儿的治疗是个无底洞,虽然公司因着形象问题,承诺负担林乐儿的所有治疗费用,却绝不是心甘情愿的,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林乐儿抢救无效才是最好的结果。

    这既不会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又只需要发放一笔区区几万块的抚慰金就可一劳永逸,因此,由秦岭这个一看就是很不靠谱的小医生做麻醉再是合适不过。

    “哎~~”李香琴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放心他,但是医术方面的事,还是医院说了算,王主任力保这位小医生,应该是有些本事吧,而且林乐儿已经昏迷有一段时间了,必须要尽快抢救,再临时换人也来不及,事已至此,小医生,林乐儿就拜托给你了,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秦岭诡异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恐怕我会让你失望的。“说着,就与王心梅向里面走去。

    作为一名拥有相当于金丹期精神力的修炼者来说,如何看不出李香琴的心思?

    李香琴心里格登一下,不过随即就闷哼一声,猜出又如何,他有什么证据揭露自己?或者说,真要为这事扯皮,如果公司运作得当的话,说不定还能坏事变好事呢。

    秦岭虽然进去了,但是记者们并没有散去,反而又围上了赵副院长。

    “请问你们在发布会上准备揭示那些内容,那个小医生究竟是什么身份,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信心,林乐儿的手术就一定能成功吗?“

    ”这里是第一现场,现场报导林乐儿的手术,相信大家都看到了,病房外面围了很多人,大楼底下聚集了大批林乐儿的歌迷,现在,请跟随我采访第一当事人,唐小姐,请你说说昨晚的情况好吗?“

    赵院长一看这架势,气的把王心梅和秦岭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大骂了遍,这不是把医院架炉子上烤吗,然后赶紧一句:无可奉告,就和几名负责人急匆匆的跑了开去。

    ……

    进入ICU之前需要消毒,秦岭与王心梅各自进了消毒间,淋浴换衣服,当出来时,已经是全身都裹上了一层草绿色的手术服,只留两个眼睛在外面。

    病房中,有两名女助理医生和四名护士待命,王心梅作为主刀医生,给秦岭打了个催促的眼色。

    秦岭向病床一看,顿时倒吸了口凉气,这个女孩子应该就是林乐儿,全身赤果,从腿到脸,皮肤上布满了紫色的淤血块与烧焦的痕迹,个别地方,还粘着炭化的纤维,全身上下,水肿极其严重,不停的渗透出淡黄颜色的粘稠液体,甚至从腿部到腹部,表层皮肤都有了明显的炭化脱落,这哪里是三级重度烧伤啊,最起码是特特级超重度烧伤。

    林乐儿陷入昏迷状态,全身插满管子,嘴上套着呼吸器,还连着心电监护仪,能实时测量病人的血压、心率、血氧饱和度等基本生命体征。

    此时林乐儿的血压只有高压60,低压35左右,心率在一百上下,血氧饱和度连80%都不到,要知道,正常人的血氧饱和度是在95%以上的。

    可以说,林乐儿已经处于了濒死边缘,她身上的管子,哪怕拨掉任意一根都必死无疑,这样的病人,难怪连麻醉科主任都不敢做麻醉,只要出现稍微一点麻醉反应,病人都会当场死亡。

    那么,既然病人昏迷了,为什么一定要麻醉呢,反正不也是失去知觉了吗?

    自然昏迷和麻醉昏迷是不一样的,前者不可控,病人随时会因清创疼痛的刺激醒转,给手术带来不可测的风险,而麻醉昏迷处于可控的范围内,可以尽量减少手术中的意外因素。

    秦岭很是无语的看了眼王心梅,这个手术的难度,哪怕仅仅是麻醉,都比楚舟难了十倍都不止,楚舟还能靠老山参吊住一口气,而林乐儿连人参吊命都不能用,那庞大的元气冲击,会让她的心脏承受不住负荷从而肯瞬间停跳,哪怕是真气输入,都要控制到极为精准的程度,因为她的经脉已经极其脆弱,外来的任何力量都有可能使其崩溃。

    王心梅却是挥了挥拳头,还递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在现今的医疗条件下做手术,可以做到全方位无死角监控,有关病人的生命体症数据也是实时共享,监控室里,几名医院领导正紧张的看着屏幕。

    正院长胡院长都被惊动了,恰好捕捉到了秦岭那个无语的眼神,不由叹了口气:“我看这个小医生不靠谱啊,也不知王主任是怎么想的,可惜刚刚我不在场,要不然,说什么我都不会让那个小医生进去,哎,算了算了,我们医院已经和他绑在一起了,还是想想该如何善后罢。“

    张副院长也点点头道:”听说王主任出身于江湖,对江湖人士有着莫名的信任,可这都什么年代了,她还玩那套,对医院的医疗教学氛围的影响不容忽视啊,我认为,医院有必要开展一次整风运动,树立正确的医疗科学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