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七十四章 清创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好友余锦坤和好友排龙湾的打赏支持^^)

    胡院长郑重的一下下敲击着桌面,沉吟道:“我们虽然是中医院,但对于中医治疗,尤其在手术中所能起到的作用需要辨证对待,不能贬低,也不能夸大,是时候由院委会来研究研究了。”

    “咦?”正说着,胡院长突然讶道:“那个小医生在做什么?竟然是诊脉?这种情况,诊脉还有什么用?”

    大幅高清屏幕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小医生把手指搭上了林乐儿的腕脉。

    没错,秦岭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林乐儿诊脉,他还不敢用真气诊,只能纯用医术。

    《外科秘录》曾有言:凡汤烫疮,轻则害在皮肤,重则害在肌肉,尤其害在脏腑,火烧疮遍身烧如黑色者难救,或烧伤不至身为黑色者犹可疗也,然而皮焦肉卷,痛疼难熬,有百计千方用之而不验者,以火毒内收,而治之不得法也,故治火烧之症,必须内外同治。

    秦岭探查的,正是林乐儿的脏腑情况,结果很不乐观,脉虚数等,津伤气脱,既亡阳,也亡阴,属于危重症候,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阴阳的平衡已经不单纯是被破坏的问题了,而是阴阳都将不存在,要知道,人的存在,归根结底是阴阳相辅相成,如果连阴阳都没有了,那是什么人?

    显然是死人。

    当然了,林乐儿还没走到这一步,但具体而言,不仅仅肺肝肾,她的消化道也受创严重,除了全身还没有变得焦黑,其余无论从哪一点看,都符合《外科秘录》中的难救特征。

    其实不是秦岭冷漠,有时候活着未必比死了好,象林乐儿这种情况,即使救活了,不仅要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还有巨大的心理落差。

    从一个年轻漂亮的豆寇少女,万众瞩目的明星,变成了一个形容丑陋的怪物,被人指指点点,说不定还会致残,丧失某些生理功能,真不如一了百了,死了落个干脆。

    死,只是某个一瞬间的心一横,活着,却需要付出一生的勇气。

    可是为了王心梅的赌注,他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对林乐儿的抢救,不在秦岭的职责之内,他需要做的,只是全身麻醉这一道程序,但是严重烧伤病人,最常出现的状况便是休克心,即心肌缺血缺氧,引发心脏休克,这和昏迷还不一样,昏迷只是失去了意识,机体功能仍在运转,而休克是内脏的突然停摆,猝死率非常高。

    在多种营养液不要钱般输入的情况下,林乐儿的血压血氧始终很低,这也表明发生休克的危险性相当大,而更加难为人的是,由于病人处于昏迷当中,针麻的效果没法得到最直观的回馈。

    想了想,秦岭决定采用稳妥的方法。

    “拿针来!”秦岭手一招。

    护士赶忙递上消过毒的银针,从左肩肩井穴开始,秦岭一直扎到中指指尖的中冲穴,每一根都是捻入,注入了一小缕真气,然后唤道:“王姨,先从左臂开始罢,动作轻点,我要观察麻醉的效果。“

    ”好!“王心梅立刻上前。

    对于目前来说,救治还谈不上,第一步是清创。

    清创分为彻底清创与简单清创,从字面上理解,显然是彻底好过简单,可实际上,彻底清创的病例无论是早期败血症发生率和病死率均明显高于简单清创,因为彻底清创对伤员是又一次的创伤打击,除刷洗对创面造成再次损伤,进一步破坏皮肤防御功能之外,还有可能加重休克,增加患者内环境紊乱,致使机体抵抗力下降。

    彻底清创不但不能减轻创面感染,反而可能导致全身性感染的猝发,增加患者治疗难度,甚至死亡,因此在清创方法的选择上,采用简单清创成了常识,这也是以无数条生命作为代价总结出的血淋淋经验。

    无影灯下,王心梅的清创手法很娴熟,一块块痂皮或布头被镊子镊起,小心翼翼的剪去,不愧是普外科的大主任,护士则小心的用蒸馏水跟着擦洗。

    秦岭关注的重点则是林乐儿的机体反应,从肌肉组织的细微变化来判断麻醉到底有没有取得效果,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监控室里,麻醉科齐主任冷笑一声:“这就算是麻醉了?针麻我听说过,但是患者处于昏迷当中,怎么看出针麻究竟有没有取得效果?“

    医院的各位巨头也有同样的疑问,在他们眼里,无非是秦岭运气好罢了,林乐儿到现在都未被痛醒,因为全麻会使患者的心跳呼吸等指标产生变化,可是根据林乐儿的实时指标来看,与实施针麻之前没有区别。

    只不过,事已至此,齐主任的信心又不足,只能把死马当活马医了。

    反而王心梅对秦岭的信心非常足,看了看指标,便抬头道:“小秦,你帮着王姨清创吧,我们两个人动手,尽量快点弄完。“

    ”好的!“秦岭再次招了招手:”拿银针来。“

    一名护士又拿了一把银针过来,并主动站在秦岭身边,充当起了助手。

    秦岭很快插好银针,手一伸:“三号手术刀配15号刀片。”

    按照秦岭的要求,护士把刀片装上刀柄,递了过去。

    可是没过多久。

    “三号手术刀配11号刀片、小血管剪、四号手术刀配23号刀片、结缔组织剪、七号手术刀配10号刀片、球头小血管剪、镊子……“

    秦岭的指令一连串的发出,护士顿觉压力奇大,这种速度,她闻所未闻,也远远超过了她在平时作业中的强度,要知道,她不仅仅是递刀递剪,还承担着擦洗伤口的任务,毕竟这种事情,不可能由主刀医生来做的。

    助理医生也是呆了,秦岭不仅仅是速度快,每一刀,每一剪,还精准无比,几乎不会多割去林乐儿的皮肤,这样的速度和效率,哪怕是做了几十年清创的老手,也未必能比得上他。

    “我来,你专心清创。”一名助理医生上前,专门负责给秦岭递刀递剪,护士这才松了口气,她感觉自己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毕竟手术对于医护人员的负荷是相当重的,往往一个细节出错,或是慢了一拍,就有可能造成手术的失败,这不仅仅是体力上,在精神上也要求高度紧绷。

    有了助理医生的加入,情况稍微好了点,不过没过多久,助理医生的额角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这他娘的是哪来的怪物啊?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