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八十四章 师尊与小师妹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目前药王殿与各修炼门派针对基因人的研究,在本质上是一种返古研究,在传说中的祖巫时代,不依靠天地灵气就可以拥有无穷力量,这分明是对人体自身的开发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充分开发出人体潜能才能做到,那个时代,被修炼界定义为祖巫文明,与西方声称的史前文明重合。

    虽然不清楚祖巫文明的科技发展到了怎样的程度,祖巫文明为何会被仙侠文明取代,但是在如今天地灵气日趋匮乏的大背景下,对人体奥秘进行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

    当然了,任何研究都不是一蹴而就,按照与青青的约定,今天是学习炼器的日子,秦岭暂时放下了有关于林乐儿的任何心思,早早回了诊所,眼见快到九点了,正准备洗洗上床的时候,却是手机响了起来。

    秦岭拿起一看,是许萌萌。

    接通之后,电话那头好象很热闹,还有女孩子的嘻笑声。

    “喂?”

    “小秦医生,你今晚有空吧,你现在来盛世年华,我请你K歌,我们这里有很多美女噢,在508包房,快点啊,嘟嘟嘟!”

    好象现代人的时间很紧张,都是打完就挂,王心梅,叶凌霜如此,许萌萌也是如此,这让秦岭连婉拒都做不到。

    算了吧,也是自己答应过许萌萌的,修炼只能往后推一推了。

    其实秦岭的真实想法,是对现代夜生活也有一丝好奇。

    盛世年华秦岭不认识,不过没关系,有导航,秦岭打开手机一看,顿时哀嚎一声,竟然在郊区,距离19·8公里,这不是坑人吗?

    这让他想到了买车的问题,他的手头已经有了一百万,随便买个开开倒是没有负担,不过此时,他只能打车过去。

    秦岭锁门离开,叫了车驶向盛世年华,而在这个时候,江楚河也刚刚从他父母的屋子里出来,面色阴沉,眼里闪烁着隐约的恨意。

    这一趟仙府之行,他分到了一点蛇皮蛇骨,几本经册,但付出的代价是当众丢了大脸,还被伤了本命法宝,没有三两个月的静养淬炼,休想恢复。

    当他把此行的经过向他父亲江云天汇报之后,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父亲的失望,他也对口罩男更是恨之入骨,不过稍微好些的是,江云天已经答应了一旦他的法宝修复如初,就替他向百花谷提出与郭云依共渡塑身心火劫的请求,这也等同于认可了他与郭云依的婚事。

    “夏菡?你怎么在这?“江楚河突然一怔,他的妹妹江夏菡正站在道旁。

    江夏菡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娇小玲珑,秀美的面庞带着些许少女的稚嫩,只是目光很清冷,缺少了她这个年段所独有的天真活泼。

    江夏菡缓缓道:“你在南都,见着秦岭没有?”

    秦岭是唯一能让江楚河找到点安慰的人物,当即冷哼一声:“他已经废了,开着个小诊所混吃等死,他毁了你的名节,这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夏菡,你是不是还不解气?那好,我找人天天修理他,让他生不如死。“

    ”够了!“江夏菡冷声道:”我的好哥哥,真是好算计啊,为了掌门之位,你连自己的妹妹都能牺牲,你……又何必在我面前摆出这副恶心的嘴脸呢?“

    江楚河的面色一变,随即就惊怒交加道:”你听谁说的?没错,我是想得到掌门的位子,父亲也是这个意思,但是我怎么可能拿你的名节去牺牲?你是我的妹妹啊,是那小子自己撞上了枪口,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想听你分辩!“江夏菡一字一句道:”若干年后,你是药王殿的掌门,父子两代执掌药王殿,这是自祖师爷创立药王殿以来从未有过的盛事,药王殿距离姓江已经不远了,我恭喜你,但是我也要警告你,秦岭已经成了一个凡人,对你和父亲再也没有威胁,我不许你去为难他,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说完,转身而去。

    江楚河的脸扭曲起来,怔怔看着妹妹的背影消失,突然狠狠一拳打在树上!

    江夏菡却是出了洞天福地,在村落中,找到了一座依山的偏僻屋子,她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敲了门。

    “是……夏菡?进来吧。”

    江夏菡推开了门,却是蓦然鼻子一酸,蒲团上,端坐一名中年妇女,这就是秦岭的师尊,秦幕青,也是药王殿中最年轻的金丹高手,曾是从事基因人研究的负责人,以年仅四十之身,就达到了金丹六转的境界,被看作最有希望晋阶元婴的希望之星。

    可是如今的秦幕青,发梢中隐隐透着丝斑白,面容憔悴,为了保住的秦岭的性命,她不得不退出了有关基因人研究的一切项目,是真正的投闲置散了。

    秦幕青抬起头来,微微笑道:“夏菡,你好久没过来了吧。”

    “秦姨,呜呜呜~~”江夏菡猛的抱上了秦幕青,失声痛哭。

    “呜呜呜~~都怪我,我要是不叫,秦岭就不会有事,都是我不好,我害了秦岭,也害了秦姨……”

    江夏菡在溪涧里洗澡的时候,秦岭突然出现,把她看的光光的,出于女人的本能,她尖叫了,这顿时捅了马蜂窝,也不知从哪儿跑来的几个师姐,揪住秦岭,说他是淫贼,意图不轨,然后又来了几个师叔,当场制住秦岭,带去给江云天发落。

    药王殿的门规非常严格,淫为首恶,按律,秦岭将被处死,江夏菡这才意识到闯了大祸,她去向她的父亲求情,但是几个长老以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拦住了她,直到秦岭的师尊出面,以移交所有研究项目为代价,才换取了秦岭废除修为,逐出师门的一线生机。

    自那之后,江夏菡便是心中有愧,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又偷听到了父母的对话,一切的一切全都豁然开朗,原来这是一个阴谋,是针对秦幕青师徒的阴谋,也是江家清除异已的一次尝试,她则是被当枪使了。

    起初她是不愿相信,可是静下来心想想,这里面的疑点很多,也有很多巧合,渐渐地,她信了,内心无比痛苦,一方是为达目地不择手段的亲人,另一边是无辜的秦幕青师徒,尤其秦岭,作为药王殿的天才弟子,还是她的暗恋对象呢,却毁在了她的尖叫之下。

    她的性格也慢慢地发生了变化,由活泼开朗的小师妹,变得心事重重,郁郁寡欢,不再与人来往交流,如幽灵般地独行。

    秦幕青反搂住江夏菡,叹了口气道:“夏菡,你不该是这样的,这件事也不怪你,你没必要装在心里,来,笑一个给秦姨看看。”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