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八十五章 盛世年华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谢谢好友余锦坤的打赏^^)

    “呜呜呜~~”江夏菡哪能笑得出来,反而哭得更伤心了。

    在本质上,秦幕青与明秋月是同一类人,一心扑在修炼与科研方面,情商都是可怜的很,也才教出了如秦岭这样情商低下的弟子。

    搂着嚎啕大哭的江夏菡,秦幕青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好半天才问道:“你深夜过来,是不是有那孩子的消息。”

    “嗯~~”江夏菡哽咽着点了点头:“他在南都开了家诊所。“

    ”哎~~“秦幕青叹了口气:”其实这样也不错,做个普通人,平平凡凡未必不是福。“

    江夏菡却是猛一咬牙:“秦姨,我想去找他。”

    “什么?”秦幕青愕然道。

    江夏菡郑重的说道:“是我害他废了修为,又害得秋月姐姐与他退婚,作为补偿,我要嫁给他,照料他一生一世。“

    秦幕青不敢置信道:”你不是认真的吧,他有手有脚,功夫废了还有医术,要你照料做什么?况且这也不是你的错,你只是被利用了,你没必要为此搭上你的一生,你还小,不要冲动,快把这危险的想法收回去。“

    江夏菡知道,秦幕青已经猜出了真相,她的心里更加愧疚,也更加地坚定了替江家赎罪的决心,于是摇摇头道:“秦姨,我是认真的,我十六岁了,可以嫁人的,我不嫁给他,我心里难安,你不要再劝我。“

    “你……你这孩子,让姨说你什么才好?”秦幕青又气又急道:“你的父母会同意吗?你有没有想过怎么面对他?世俗中的生活你怎么适应?你不要意气用事,等过两年,这事慢慢就淡去了。“

    江夏菡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笑:”秦姨,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好吧,我再考虑考虑,其实我过来,只是想赖在你怀里哭一场的,现在哭过了,心里好受多了,我走了,你要保重。“

    江夏菡擦了擦眼泪,转身走去。

    秦幕青的神情有些恍惚,江家的人,只有江夏菡入得了她的眼,这个女孩子,没有她父兄母亲那么多的心计,单纯的有如一张白纸,却也是固执的可怕。

    自己的劝说显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江夏菡已经下定了决心去找秦岭。

    秦幕青二十一岁时在南都捡到了秦岭,竟然动了侧隐之心,当作自己的孩子抚养,也因此终生未嫁,可以说,她在秦岭身上倾注了师父、母亲、姐姐等诸多复杂的感情,秦岭走了快两个月,她的心里也是挂念的很。

    ‘这孩子在做什么呢?’秦幕青不由望向了南都的方向。

    秦岭已经到了盛世年华,这是一栋占地上万平方米的宫殿式大楼,高九层,金碧辉煌,气势宏大,对于秦岭这类修炼者来说,可以真切的感受到一股冲天的旺气。

    秦岭虽然不是占卜堪舆出身,但隐世门派弟子,阴阳五行,周易八卦都是公共必修课,说到布置风水,他未必擅长,不过大部分的风水格局还是能看出来的。

    这座建筑,背倚将军山,具来龙去脉之气势,前临百家湖,具砂水之纳配,左青龙,右白虎,相互护卫,而且这个左青龙右白虎,并不单纯的分列于左右,而是根据变易原理,考虑到侧前方斜掠而过的高铁线,把青龙白虎分别设置在了兑位和艮位。

    要知道,高铁是古老的风水传承中所不具有的新兴事物,却偏偏能对风水产生重大影响,因为列车超高速掠过时,能瞬间改变气场的流向,偶一为之还能忍受,但是高铁天天几十趟上百趟的经过,足以造成气场的紊乱,而且高铁线路是固定的,不可改变的,那么,只能在风水格局上做出改变。

    在秦岭眼里,改变青龙白虎的传统左右设置方位,显然要胜过在大门口单纯的建一座照壁。

    夜晚的盛世年华,超大的停车场停满了车,一块是豪车区,一块是普通车区,都停满了,唯有出租车上下客区,冷冷清清,毕竟仅从盛世年华的外观来看,消费不会便宜,况且距离城区又如此之远,没有车的人,很少会来这里。

    虽然有车不能代表身家,也与成功挂不上勾,但是在现代社会,有没有车,是衡量一个人最基本生活状态的重要指标,也难怪几名保安对秦岭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秦岭也无所谓,径直走向大堂,气派豪华的大门外,悬着两块版牌子,一块是龙飞娱乐有限责任公司,另一块是盛世年华俱乐部。

    ‘这也是龙家的产业?’秦岭稍微怔了怔,他不由想起了司徒高升、龙雨天,和那个瘦瘦弱弱,一看就是有病的女孩子,龙雨婷。

    在这三人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司徒高升,那视人命如草芥的处事方式,连他都自愧弗如,而龙雨婷的病,龙家没找上他,他也没有为龙雨婷做过诊断,自然不会多事,实际上对于生生死死,秦岭看得很开的,所谓佛渡有缘人,医药不死病,找上他,是缘份,没找上他,是无缘。

    金壁辉煌的大堂里,站了一溜排漂亮的女孩子,全都身着高衩旗袍,轻挽云鬓,体态均称高挑,化着淡淡的妆,虽未必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却没有丑的,养眼的很。

    一名蛇精脸女孩子扭着腰迎上来,笑着问道:“先生,您是一个人么?”

    秦岭点点头道:“有朋友在等我,508怎么走?“

    蛇精脸又问道:”哪个508?我们这里分为A座,B座和C座,三片区域都有508。“

    “K歌的508。”秦岭补充道。

    “这位先生,您请跟我来。”蛇精脸礼貌的伸出手,引领秦岭向电梯走去,通过交谈,秦岭才知道,这个盛世年华不仅仅是K歌,还包括洗浴,餐饮,健身,游乐,大小保健等一条龙服务,甚至还有专属的高尔夫球场。

    刚刚那个蛇精脸还暗示着问要不要陪唱呢,被秦岭毫不犹豫的婉拒了。

    “先生您请。”出了电梯,秦岭被略带一丝失望的蛇精脸领着走向包房,却没留意到,在他身后,一扇包间的门推开又关上,仅留一条缝,缝后面,是一张愕然的面孔。

    “朱哥,怎么了?”一名二十多岁的干瘦青年问道。

    这个朱哥,正是朱明宇,玩味的笑道:“是个老熟人,我不方便出面,宁小城,你帮朱哥一个忙,哪,前面那个象学生一样,被礼仪小姐领着的那个,跟过去看看是哪个包房,记着,别惊动他。“

    宁小城心领神会,嘿嘿一笑,远远缀了上去。

    ‘秦岭啊秦岭,南都真是太小了啊。‘朱明宇的明里闪过了一抹阴狠,随即又把目光投放到了宁小诚的身上。

    这个宁小城,是宁市长的儿子!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