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脑天医 > 第五九一章 不邀请怎么跳舞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谈判首要争势,尤其是在彼此之间都不太了解的情况下,势的作用更大,很明显,考夫曼挟先声夺人之势出现,又居高临下伸手,正是为了抢夺气势。

    不过他势压秦岭的算盘恐怕是落空了,秦岭连元婴老怪的气势压迫都不怕,又怎么可能被他区区一名武道高手压倒?

    在考夫曼、罗塞拉与海莲娜这三人中,实际上考夫曼是最弱的,大概是3s级的武道高手,反倒是后两女让他看不透,总觉得身上带有某种晦涩难明的气息,尤其是海莲娜,气息中还透出很难觉察到的一丝邪恶。

    秦岭也站起来,微笑着与考夫曼轻轻一握:“谢谢你的邀请,两位请坐。”

    四人重新落坐,桌面是小圆桌,恰好有四把椅子,因着摆放的位置,考夫曼与海莲娜坐的很近,另一张椅子则紧挨着秦岭,这下子,罗塞拉难受了,可是把椅子挪开吧,显得不礼貌,只得挨着秦岭坐了下来。

    “啪!”考夫曼打了个响指,很快有侍者送上了四杯血腥玛丽。

    这种鸡尾酒,通体血红,以伏特加、柠檬汁、盐、胡椒和蕃茄汁等等调配而成,每一杯里,还加了根芹菜叶子做点缀。

    考夫曼端起杯,笑道:“我觉得男人就该喝血腥玛丽,请!”

    “请!”秦岭与考夫曼、海莲娜和罗塞拉重重碰杯,一饮而尽。

    考夫曼有些愣了,海莲娜与罗塞拉也有些愣,要知道,血腥玛丽酸甜苦辣俱全,需要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品,哪有这种喝法?

    其实秦岭并没喝下肚,刚入口他就觉得难喝,而且他敢发誓,有生以来从未喝过这么难喝的酒,于是把酒液摄入了神国。

    可是那三人不知道啊,海莲娜与罗塞拉还好点,她们是女人,有耍赖的特权,只抿了一小口,考夫曼没办法,学着秦岭灌了个满喉。

    至此,考夫曼蕴意营造的气势彻底瓦解。

    考夫曼放下杯子,摇了摇头道:“看得出来,秦医生平时应该很强势。”

    秦岭微微一笑:“我只是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

    罗塞拉从旁道:“秦医生,我觉得你们华夏有句话其实说的很好,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还有句话,叫做过刚易折。“

    秦岭不以为然道:“谢谢你的提醒,但是我们华夏还有句话,叫做他强任他强,轻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三人的话语中,一句正事未谈,但针锋相对的话语很明显,再这样说下去,就要崩了,于是,海莲娜打岔问道:“秦先生,你觉得血腥玛丽的滋味如何?”

    秦岭问道:“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海莲娜想起了之前的真话假话,不禁有些羞恼,美眸中竟带来了一丝嗔意!

    考夫曼的脸面顿时变得不大自然,罗塞拉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帮着道:“说真话,我喜欢听人说真话。”

    “如你所愿!”秦岭正色道:“很难喝。”

    桌面上空,腾起了一股诡异的气氛,血腥玛丽按正常标准来看,确实难喝,只不过这种难喝被披上了情怀的外衣,酸甜苦辣与人生联系在了一起,那么难喝就不能称之为难喝了,而是品味人生。

    好比几年前某一杂牌手机,在别人都卖一千的时候,它定出了三千的天价,号称买它就是买情怀,奈何大多数的消费者不认帐,人的味蕾也同样如此,不管什么人生情怀,难喝就是难喝!

    就象一层面纱被撕去,血腥玛丽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是啊,把柠檬汁、盐、胡椒、蕃茄汁加到酒里面,能好喝么?

    “哈哈哈哈~~”考夫曼突然拍桌大笑:“既然如此难喝,为何秦医生还要一口饮尽?‘

    秦岭双手一摊:”我们华夏古代有个羊太傅,一生保境安民,功高盖世,临终前却叹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自认为比不得羊太傅,又哪能事事由心呢?“

    这句话亮了,前面的每一步,秦岭都表现的咄咄逼人,却突然来了个神转折,表达出可以商量的意思,但同时又隐隐折射出了谁都不能率性而为的意思,暗中带着一丝警告,这也让在坐的三人都有种跟不上秦岭思维的感觉。

    三人相视一眼,均是暗感秦岭难缠,考夫曼喃喃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这话说的好,难怪你们华夏祝福别人的时候总是要说万事如意,果然博大清深啊。

    秦医生,我的妹妹罗塞拉在药理研究方面颇有些心得,也许你们会有共同语言,海莲娜,我们就不打扰了,上去跳舞罢。“

    海莲娜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被考夫曼搂着纤腰向舞池走去。

    在这种场合,自然不可能跳贴面舞,考夫曼与海莲娜跳着标准的华尔兹,在灯光的照射下,凸显出了圆润的舞步与流畅的动作,尤其是海莲娜一袭火红的衣裙随着舞步的旋转而旋转,立时引来了阵阵喝彩声。

    罗塞拉缓缓转回眸,问道:“秦医生会打司诺克么?“

    ”嗯?“秦岭讶道:”我以为你会暗示我让我邀请你跳舞呢?“

    罗塞拉傲然一笑:“我曾获得瑞士联邦司诺克邀请赛的冠军,有没有兴趣和我打两杆?“

    秦岭淡淡道:”你打司诺克,相当于你哥去参加奥运会,都属于欺负人的性质,如果我说,我不用球杆就能把球打进去,或者我一杆能把所有的球打进去,你信不信?”

    罗塞拉气结,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这些人都不是寻常人,夺个体育运动的冠军确实不值得炫耀,于是又道:“秦医生会跳舞么?“

    秦岭老老实实道:”不会,但是我可以学,我的学习能力很强,如果罗塞拉小姐愿意做我的老师我会很荣幸。“

    罗塞拉不置可否道:”我怕你踩我鞋子。“

    秦岭笑了笑:”我穿的是布鞋,踩着了不会很疼。“

    罗塞拉无语,这个男人简直是让人无语,要说他不懂风情吧,刚刚挑逗海莲娜的手段那么高超,可是要说他是泡妞老手吧,说出来的话又怎么会这么幼稚呢?

    她发现自己与秦岭没有共同语言,索性不再吱声。

    罗塞拉不说话,秦岭也不说话,因为他不着急,现在是罗氏找他,不是他找罗氏,他判断罗氏至少在目前是存有合作的心思的,否则完全没必要邀请自己来赴宴,而是突然展开迅猛的打击。

    桌上的气氛较为沉闷,罗塞拉渐渐坐不住了,她有使命啊。

    说来好笑,家族派她去探秦岭的底,只因这几天她恰好在华夏京城,又了解到秦岭比较好色,所以把她抓了壮丁。

    罗塞拉咬咬牙道:“秦医生,你不是想让我教你跳舞的吗,不邀请怎么跳舞?我又怎么教你?”

    “呵呵,是我失礼了。”秦岭自嘲般的笑了笑,站起来拉着罗塞拉的手往场内走。

    罗塞拉现出了一刹那的恼怒之色,按套路,应该是秦岭先弯下腰邀请,然后自己故作矜持,才勉为其难的答应,哪有这么粗鲁的?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发作,被带着走了两步,才停下来,冷冰冰道:“秦医生,你很失礼!你应该好好看看别人是怎么邀请女眷的。“

    “我?”秦岭愕然看着罗塞拉,稍一回想,就大概明白了过来,带着丝歉意道:“不对么?考夫曼先生不是直接与海莲娜小姐上去跳舞了?你情我愿的事,没必要搞那么麻烦吧?噢,对不起,我没有参加舞会的经历,如果冒犯了你我向你道歉。“

    罗塞拉差点要晕倒了,人家是什么关系?我们是什么关系?这家伙是一点都不懂还是故意的?

    可是看着秦岭那无辜的眼神,罗塞拉又无从发作,在剧烈的喘息了好几大口之后,才道:“你没有经验,先在边上练习罢,过来点,右手搂着我的腰,左手托着我的手,别靠我这么近。“

    秦岭的禀性还是很善良的,没有趁机占罗塞拉的便宜,按照要求搭起了架子,当然了,主要还是罗塞拉一副生人匆近的样子。

    “华尔兹其实很简单的,我们现在跳的是慢华尔兹,你跟着我的步伐,一二三,一二三……”

    罗塞拉耐心讲解起了要点,这对于秦岭一点都不难,罗塞拉总是能把节奏掌握的很好,每当秦岭跟不上的时候,甩脚就是一踢,两次下来,秦岭基本上算是掌握了。

    但是罗塞拉美则美矣,香则香矣,却浑身就象一陀冰块,散发出冷洌的气息,又始终保持着充分的警惕,让秦岭十分的不自在,只能把心思放在跳舞上。

    渐渐地,秦岭越来越纯熟,也能转几个华丽的圈子了。

    罗塞拉把秦岭缓缓往中间带,边跳边问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罗氏很重视你的产品?”

    秦岭讶道:“罗塞拉小姐,我从你的语气中听到了贬低的意味,在我们华夏,顾客购物之前总是喜欢把将要购买的商品贬的一文不值,有时还会装做要走的样子,最终会在老板的拉扯下,以凑和用的态度勉为其难的买下,我可不可以把你的贬低理解为一种砍价的行为呢?”

    罗塞拉要疯了,这家伙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