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二十六节 实力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江烽拿起一具黑沙鳗鳞甲,用手指触摸了一下鳞甲片,仔细打量。

    中肯的说,从鳞甲片传来的法性气息并不重,这也意味着这具甲胄在防护力度上有限,这可能和这种鳞甲片本身并不具备多大的承载力有关,也和罗真本身的玄神灵力有限有关。

    虽然是加注,通过外物来为鳞甲增强法力,但也还是和术法师的修为有很大关系。

    罗真现在当然不可能是术法师,甚至连最起码的方术士都有些勉强,这主要还是因为他自身的原因。

    这家伙涉猎面实在太宽泛了,从矿石冶炼到符文制作,从器具制造到术法研究,他都有涉猎,也就差药物研制了,这带来的结果就是门门粗通,样样稀松,尤其是术法一道的基础——玄法灵力的修炼就落后了。

    再加上罗家这两代都是以制作为主,所以使得罗真在喜好方面也更像制作这一方向上倾斜,所以这也导致罗真玄法灵力的修炼上进展缓慢。

    这还是在他服用了不少药物提升的情况下,像许宁治病未用完的黑沙鳗血就被许静悄悄带出来,江烽就按照《青囊书辑要》所载秘方制作出了血豆蔻,只可惜难以寻找到可堪一用紫肉豆蔻,只能用红豆蔻替代,所以效果大受影响,但即便这样也对江烽、张越和罗真三人的修炼大有裨益。

    鳞片是黑沙鳗鱼的颈部粗鳞,呈贝形,细腻而光滑,边缘柔软坚韧,用凫肠线穿织而成,细密匀称,估摸着罗真又是去找他姐帮忙了,要不也没这手艺。

    江烽提足玄气用手指捏了捏,黑沙鳗鳞的韧性很强,刚度也还行,加上罗真可能还用一些特殊矿料进行加注以提升刚度,所以还行,感觉要比普通皮甲强不少。

    随手将手中甲胄挂在门框上,江烽没有提气,只是纯粹用臂力随意突刺一剑。

    有一种韧滑感,剑尖偏出顶在了另一片鳞甲上,二次冲击的力道被减轻了,江烽点点头。

    这种设计倒是有些意思,再看看突刺之处,黑沙鳗鳞甲片处有一处明显刺痕,江烽估摸着如果自己在加大几分力度,可能就会造成鳞片破损了,还算不错。

    江烽很知足了,这个时候就是一具普通皮甲也能给自己增添一份力量,像这种用黑沙鳗鳞制作的甲胄,又加注过异力,在防护能力上应该大大甩开了普通皮甲,虽然未经战阵考验,但相信也不会太差。

    纵然比不上山文甲这一类高级铠甲,但是江烽感觉恐怕也不必明光铠逊色多少了,而起最为难得的是其不但可以抵抗锐器劈刺,而且对武道强者的元力玄气攻击也有一定抗御能力,对于像固始军这样的州军来说,你还能奢望什么呢?

    尤其是这身鳞甲的重量不知道要比明光铠和山文甲轻多少,只是数量的确太少了一些,让江烽有些遗憾。

    “嗯,除了黑沙鳗鳞甲外,就只有这三具弩了。”罗真有些洋洋得意的指了指放在另一边的木箱,“三具小弩,别嫌小,材官署的那块珍藏已久的天芒木,还有三两紫金,就做成了这三具天焰神弩,就是材质不够,小了点儿,射程不够,但三十六支破甲金箭,也够人喝一壶了,自个儿掂量着用,箭矢用完,估计这弩也就报废了,……,别瞪眼,材质有限,能做到这样都让我头发掉了不少,有本事你给我多弄点儿啥紫金、玄乌砂、秘银或者沉桐木这一类的玩意儿来,我保证给你……”

    “博山,你这么在材官署里折腾,有没有人……”江烽还真有些为好友担心了。

    罗真在法器术具的制作上是有些天赋的,但是在其他方面就很一般了,尤其是在人情世故上,材官署属于许氏另外一个宿老在掌管,不过此人对材官署那边倒是管得不太严,也就给了罗真不少可趁之机。

    “这段时间府里边忙得够呛,材官署这边主要精力都放在武器和甲胄以及后勤辎重的准备上了,大家都没有心思管这个。”罗真洋洋得意,“署里边都没啥人管我,何况这些东西本来也不属于牙军那边日常用的,都是些偏门玩意儿,你也知道,咱们这材官署本来底子薄,就对这些方面的研究不看重,如果不是静小姐对这方面还有些兴趣,我估计这一块都得要被裁撤了。”

    光州的实力还是太单薄了一些,在底蕴上更差得远,别说和汴洛朱家、南阳刘家、淮北时家这些门阀豪族比,就连与像蔡州袁家、鄂黄杜家这些新兴门阀都有很大差距。

    所以材官署的主要任务还是为军队常规性的武器、器械和甲胄以及辎重物资准备筹备,像诸如涉及到比较高层次的法器术具以及比较特殊的装备制作,也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也只能拉起一个花架子来,有这么回事儿。

    可以说如果不是许静对此很感兴趣,只怕还要不堪一些,这也是这些小豪门小望族的通病和最大弱点。

    一个政权的架构,尤其是包括军事实力和军事潜力在内,也是需要建立在雄厚的经济基础之上,而反过来军事实力和军事潜力又能够更好的为门阀望族服务,让他们有更强的底气去争取更多的资源禀赋。

    从田土到人口,从山林到湖沼,从乡村到城镇,更多的获取这些资源才能进一步扩张自身实力。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像芍陂作为寿州最著名的湖沼,原本是春秋时楚相孙叔敖主持修建的水利工程,但是因为年久失修,淠水、淝水、龙穴水汇入之后反而蔓延成沼,规模日趋扩大,这和前世历史所言有些差异,现在芍陂湖面宽阔,湿地苇荡动辄绵延数十里,盛产各类资源,尤其是一些特殊的资源,像黑沙鳗这种特殊鱼类,具有极强的药补效果,而光州因为需要为许宁治病,每年都要花大价钱购买几条黑沙鳗,取血和药,加上如更为珍贵的云鼋、金斑火鳝、银月荻等奇物,这还没有算芍陂本身所具备的物产和对田地的灌溉功能,所以芍陂也成为寿州的重要宝库。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