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二十九节 对决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许德威也没有矫情,径直回头:“此战我若败,非许氏子弟,降!许氏子弟,自便!”

    袁无为也会意的顾首:“我若败,德威兄尽可率手下兄弟离开,不过德威兄我要提醒一句,光州此时已经为我蔡州军拿下,德威兄若是还有其他想法,可以休矣。”

    许德威心中早已了然,袁氏素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当年与朱氏反目也是在靠上了淮北时家这棵大树,并且也与南阳刘氏有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瓜葛,才敢反噬朱氏,如今突然袭击本军,自然对光州也早有安排,所以对这个结果他并不意外,不过这个结果的落实也更增添了他几分决绝之心。

    “无为天王,那我今天就来领教一下你纵横河洛的龙焰天王刀的威势!”许德威也不再废话,手中灿烂如银的伏魔棍轻轻一竖,“请!”

    周围的军士们早已经很自觉的散了开来,迅速扩大成为一个十余丈宽的战圈,虽然双方军士仍然还是持刀握枪,怒视相对,但是他们的心早已经被主将之间的这场君子之战所吸引走了,再无复有先前那狂暴凶悍的战意,一切都要等到主将之间这场生死决之后再来作定论。

    袁无为微微颌首,右手一抚腰间,先前被玄气一激而催发了赤焰刀气的宝刀瞬间出鞘,赤红色的云焰在刀刃上冉冉浮动,一头若隐若现的龙形光影欲从那赤色云焰中挣扎而出,“德威兄,请!”

    再不言语,许德威长腿稳稳的迈前一步,未等脚步站稳,另一足边便已经急如风火般的跟进,碎步叠进,手中伏魔棍连续轻点,一连串扇形的光圈次第展开,迅速组合成一个巨大的弧形光轮,把巍然不动的袁无为笼罩了进去。

    “来得好!”袁无为也有些意动。

    他知道许德威算是许氏一族年轻一代的头号高手,号称光州一龙,作为非许氏三兄弟嫡家子弟,却能被许望亭擢拔到光州牙军虞侯位置上,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其已然登临天境一层并向二层迈进的高手,说实话在许氏一族这样并非以武道著称的小家族来说,也算难得了,整个许家大概也只有许望亭的玄气实力能稍胜许德威,而许望亭却早已经年近六十了。

    若只单论天赋和潜力,许德威要强于许望亭甚多。

    这也是袁无为想要有意把许德威拉入蔡州军中的主因,但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甚小,毕竟许德威也是许氏一族中的翘楚,这等立马背叛家族的事情恐怕也做不出来,唯有看能不能生擒此人,用些水磨工夫,另外再用许家一族的性命来要挟看能否奏效。

    想如此想,但袁无为的手上却半点没停顿,被玄气激荡得灿若云霞的龙焰天王刀平平向前一推,透体而出的袁氏嫡传赤火玄气骤然爆发,在刀刃上形成一朵熠熠夺目的火焰形光朵。

    “以气御形?!”许德威虽然清楚对手比自己高出一筹不止,但是当真正看到天境第二层的真实境界表现时,还是忍不住惊艳了一把。

    即便是算是自己远房伯父的许望亭,也还只能刚触及到天境第二层就戛然而止了,他的玄气修行水准和悟性也只能达到这一步,一辈子也无复有更近一层的可能,也正因为如此,这位远房堂伯父才迫不及待的想要在领地上有所突破,来为许氏一族另外一个翘楚——许子清提供更大的舞台,只可惜这一步跨得太急。

    龙焰天王刀刀刃上升起的这一朵光焰一脱离了刀刃,伴随着席卷而来的刀气向外推出,猛然炸裂开来,千万点光焰如天灯陨灭铺洒开来,形成一片巨大的光斑幕墙,将许德威完全裹住。

    这一刀就尽见天境二阶高手的风采!

    许德威心中虽然震惊,但是却并不畏惧,他早已心存死志,可以说眼前任何变化都难以撼动他内心的坚决。

    半步不退,甚至主动前行一步,听凭点点光斑浸入他已经运行至极致的三元玄气,淡淡的白雾在他的整个身体上洋溢出来,光斑和白雾交织在一起,一阵阵细碎的“噼啪”声不断响起,

    撞击在一起的玄气形成了巨大的气浪,许德威的外衣犹如风中摇曳的破帆,撕裂开来,露出一身乌黑发亮的玄武乌锤甲。

    这是许家在购进的乌锤甲基础上专门送至舒州周家,通过周家的关系花巨资请来了淮南巨擘杨家的御用道法宗师以玄武墨箓予以加祝,使得这具乌锤甲俨然具备了御法衣的特质。

    没等对面惊讶万分的袁无为反应过来,手中伏魔棍卷起千重劲气,直取对方上身。

    汹涌卷荡的罡风劲气牢牢将袁无为锁定,这等距离,一失先机边步步危机。

    袁无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煞费苦心本想一举重挫对方的以气御形这一式竟然反而成了弄巧成拙,这种纯内气的交锋,反而让装备了御法衣的许德威占了大便宜。

    对方显然也是早就有此打算要借势反击,这一式恰到好处的直进扑击更是没有半点阻滞,显然就是打的和自己一样的主意要一击建功。

    来不及多想,袁无为足尖一点,身体如风中摇帆,翩跹摇曳,伴随着滚滚袭来的轰然劲气在空中漂浮起来,尽可能的避开了伏魔棍上的玄气冲击,而手中的宝刀却半点不停,挽动的刀花泛起万千异彩,赤红色的光芒散发到了极致,变成了诡异的玫瑰红,毫无遮拦的鱼袭来的重重劲气撞击在了一起。

    连续不断的撞击产生出了巨大的震荡力,尤其是玄气之间毫无花巧的碰撞更是没有半点回旋余地,以二人贴身肉搏为中心的三丈之内,整个地面犹如被刮起了一场沙尘暴,卷起来的黄尘泥土和草根碎木,形成两个巨大的漩涡,不断纠缠碰撞,时而分离,时而交织。

    两道人影都变得模糊起来,甚至只能看到两个影影倬倬的影子在飞速翻飞腾挪,而一道赤红的光带和一道银白色的光链更是绞杀在一起,刺耳的啸叫声几乎要把人心从胸腔子里挖出来。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