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三十五节 第一都头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力发之后,汉子才有些懊悔。

    先前被对方勾起了心思,加上这一段时间来所受的窝囊气,让汉子内心中的憋屈窝火压抑太久,这一发竟然有些控制不住。

    虽然也知道这位指挥使功底不弱,但是自己这一势崩山靠可不简单,在和蔡州龙雀尾搏杀也是硬生生崩裂了两名龙雀尾的胸肋,就凭这一势崩山靠,他才能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

    江烽微微一笑,吸气收腹,让过对手凶悍无比的一击,但对方这一势异常凶猛的贴靠带起巨大隐力竟然有隔空透体而出的架势,让江烽悚然一惊。

    这是玄气外放的标志,这家伙居然堪堪有武道巅峰之阶的实力,虽然距离天境门槛尚有一段距离,但比起自己也只是略逊了,不由得让他格外意外和惊讶。

    这家伙是谁?

    除了已经登临天境的许德威就是五营指挥使了,但五营指挥使都是许氏子弟,江烽都认识,单论武道造诣都不逊于自己,这个家伙略逊自己但也相当不弱了,起码在固始军中除了曹万川和自己外,就连谷明海和熊贵都只能说和此人在伯仲之间。

    一步滑开让过,江烽收敛起了先前的轻慢,双手熊抱旋转,一个箭步,足踏之地,地面微沉,荡开对方借势横行过来的第二靠。

    双臂对一肩,这一碰撞,让两人都是双肋发胀,血脉倒流,江烽面部掠过一抹红潮,不得不退后半步借脚蹬之力将对方冲撞而来的玄力导入地面。

    而汉子颈部则是一轮气流圈由上至下浮动,清晰可见,嘿然一声方才通过吐气开声释出。

    退后半步的江烽站稳脚跟,略一侧首看自己脚蹬之处,整个地面厚实的黄土竟然呈现出一种涡旋状的漏斗坑,土可没脚。

    这可是固始军的老较场,已有百年历史,校场内黄土都是被石碾反复碾压夯实的重土,密实异常,没想到竟然被双方这一对撞之力形成如此霸气无匹的痕迹,这还是在自己臂上的黑沙鳗鳞甲有消减之力的效果下。

    汉子嘿然开声,同样也在空中形成强烈的音波突破,那尖厉的声波让周遭的士兵们都禁不住一阵晕眩。

    对方却半步不让,一个箭步扑上来,双臂如铁索一般缠绕上来早已将江烽双臂扣住,猛然发力将似乎猝不及防的江烽抡起扔出!

    “啊?!”整个场子上都惊叫出声,虽然都料到敢于出言挑战江烽者手下必然不弱,但是却未曾想到江烽竟然如此三五两下就被对方打倒!

    江烽也有些惊诧于对方动作之敏捷凶狠,尤其是这一手靠体握臂拔地扔出,一气呵成,绝无半点滞窒,浑然爆发的力道如掼巨石,外放之力直迫内腑。

    江烽只感觉自己内腑一阵沸腾,在空中玄气连运三通方才化解掉对方这一狠手。

    好在江烽也不是那么易与,就在对方扔出那一瞬间江烽左手巧妙的搭上对方手腕,两指一扣对方腕脉,一式鹿刺手指轻点,借力一带,一式精妙无比的鸟展变式——鹰翔。

    庞大的身躯众人惊叫声中轻盈的飞掠而过,却又翩然落下,落地之处正好在对手右侧,右掌变为猿搏变式中的猴撮,轻轻在对方腰间一拿。

    鹿刺猴撮,恰到好处,饶是汉子怒发冲冠,但是却是全身酸软,有心无力。

    他也知道江烽这是留了手,否则在两指一扣自己手腕之时,恐怕自己那只手就废了。

    “得罪了。”当江烽将扶住对方,汉子也是脸色几变,最终还是摇摇头,黯然退去。

    看得如痴如醉的后营军士们顿时狂躁嘶吼起来,头盔、甲胄顿时漫天飞舞,落在地上溅起阵阵尘土,那股子兴奋劲儿简直比自己武举夺魁还要得意。

    江烽这段时日里和这些军士们食住同行,加之又教授一些古怪而又颇有效果的锻炼方式,很快就就征服了这些相对纯朴的军士们的心。

    更兼江烽每每训练身先士卒不说,那一身功夫更是让军士们只有顶礼膜拜的份儿。

    正如谷明海所说,要赢得士兵们的敬重并不难,尤其是在一军初建之时,实力和手腕稍加结合,让他们明白跟着自己危险最小出头之日可期就足够了,在大学时代就充当了学生会干部的江烽很清楚该如何收买人心。

    “指挥大人,我等厚颜冒昧还想请教大人兵器一番,不知大人愿意接受么?”

    当一直隐没在那堆人中的那名刀条男子耐不住周围伙伴们的耸恿推攘站了出来时,江烽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仅仅是那股子渊渟岳立的气势就不是一般人所能装得出来的,比起先前那名汉子高出一筹不止。

    “好!”

    以江烽好奇的目光在对方身上打量了一番,若是牙军五营指挥他都有些印象,但是牙军五营指挥在曹万川离开之后都是许氏子弟,并无此人,但此人却有些面善,只是江烽却想不起来了。

    见对方方才一直不愿出面,江烽也知道这个时候请教对方姓名也是徒劳,而且许久没有遇上一个像样的对手,方才那汉子虽然水准不低,但拳脚功夫过招始终有些不过瘾,倒是眼前这个刀条男子看上去还有些味道。

    白腊大枪握在江烽手中,双手斜举,枪刃划地。

    对手也无多言,一个抱拳礼后,腰间刀鞘中一柄横刀掣出,刀鞘很自然的随手置于地上,举手投足间一股凛冽的杀伐之气。

    江烽暗自点头,这是千军万马拼杀中熔锻出来的杀气,那柄不起眼的横刀不知道饮过多少人鲜血,骨节粗大的手腕指节青筋爆绽,小臂下肌肉厚实,端的一个使刀高手!

    单是杀气也就罢了,算不得什么,但是杀气凝于刀气中,就不简单了,而此人竟然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几乎就是在江烽点头那一瞬间,刀条男子箭步低窜,足尖一点,身体陡然漂浮起来,乌黑裎亮的横刀一掠而来,如卷起一阵浩瀚乌云,霎那间就将江烽半个身体笼罩的猎猎刀风间。

    “来得好!”江烽亦是兴趣大增。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