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四十五节 一力降十会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说时迟那时快,对手并没有给江烽、张越和秦再道他们更多的思考和准备时间,脸上狞笑隐现,双手已然把住墙角的残砖,猛力一拉,整个房舍顿时摇晃起来。

    烟尘扑地,尘雾中,对方双手已经把拉散开来的两块巨大的墙体挥舞起来,狠狠的向扑上来的张越和秦再道扔去。

    一丈多宽的不规则砖墙墙体竟然就被对方这么一手一堵的抓了起来,而且还带着无尽的罡风劲气挥击而来,这在寻常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幻象,但是对于天境高手来说,这就是他们的真实实力的深刻体现。

    已经来不及躲闪,张越和秦再道明知道这样硬憾吃亏的只会是自己,但是却无法回头了。

    爆发的枪气卷起轰然劲力,迎上了扑面袭来的砖墙,“轰!”,砖墙在强劲无匹的枪力轰击下碎裂开来,四散飞落,伴随着碎砖泥土散落开来的还有倒飞的张越。

    天境之威不是他能匹敌的,反袭的劲力径直把他击打得飞出三丈开外,一直撞在了院墙上才跌落下来,呕出一口鲜血,斜靠坐在墙边上调息喘息,手中的九锻铁矛早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和他境遇相似还有秦再道。

    比起张越的九锻铁矛,秦再道的百炼邯刀更为不堪,碰撞之下,顿时就断裂成了三块,连同着秦再道的身体也横滚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丑陋的弧线,伴随着呕出的大片血沫飞洒在半空中,构成了一副极其妖异惨厉的画面。

    睚眦欲裂的江烽来不及多想,双目赤红,手中邯刀在凌空飞渡扑至对方上空的一瞬间,一口气悍然劈出了十三刀,波光凛冽,刀气纵横,然后才在最后那一刻投出邯刀,双臂却不经意的微微弯曲。

    “嗖!嗖!嗖!嗖!嗖!嗖!”

    六枚只有手指长短的黑影从江烽外袍下的甲胄里快慢不一的钻射而出,形成一道不规则的弧形扇面暴袭而至。

    对方根本就没有把江烽的凌空扑击放在眼里,虽然刚才那悍然一击耗去他不少元力,但是效果也是明显的,两个家伙都别想爬起来了,纵然不死,也得要重伤,而现在江烽扑上来就纯粹是自寻死路了。

    一拍腰际,轻剑再度飞出,轻而易举的就荡开了江烽的凌空十三刀,刃尖剑芒微吐,甚至还在对方的腰际拉开一道血淋林的口子,一直到次第飞袭而至的六枚短矢箭头在晨曦中散发出诡异的紫芒,他才意识到有点儿不对。

    轻剑盘旋,泛起粼粼波光,浮动着迎上,几枚箭矢在剑气绞杀下碎裂成残渣碎屑,但是那点点“叮叮”作响的撞击仍然让他觉察到了这几枚箭矢力量和材质的不同凡响。

    这显然不是单凭剑气就能解决掉的小玩意儿,甚至在箭矢头撞击在自己轻剑剑叶上都带来了相当的震荡力,这是混合了术法之力的特殊强弩!

    一枚箭矢终于突破了那密织的剑气光网,虽然在剑气绞杀下只剩下一枚偏离了方向的箭头,但是它还是不屈不挠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在袁无畏的怒吼声中,只是刚来及钻入袁无畏的身体肩部就被玄气反震飞离了出来。

    江烽面色淡漠的扬刀不动,张越也挣扎着爬起身来,重新从腰间拔出了短剑,摆足阵势。

    而匍匐着爬上院墙的秦再道再度呕了一口鲜血,但是仍然一挥手,数十名强弩手早已经攀上了四周院墙,虎视眈眈的瞄准了仍然在抚摸着肩部伤口的来袭者。

    “有点儿意思,江烽,没想到你还藏着这等雕虫小技,你觉得有用么?你能靠这个逃得性命?”放下手来,来袭者活动了一下胳膊,箭头入体不深,立即就被自己玄气反震出去了,但是对方弩矢箭头带来的力量还是伤害了他一条经脉,尤其是还残留了一抹力量,这是术法特有的力量,需要用元力逼出,而对动手就会有一些影响。

    “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但是我总得试一试吧?不能引颈待戮吧?”江烽也有些艰难的一笑,没有理睬嘴角渗出的血迹,环顾了一下四周,“但我感觉这些东西还是有些效果的,你说呢,袁大人?”

    来袭者对江烽判断出自己的来路并不惊讶,他也有把握在三招之内就解决眼前这个家伙,哪怕藏在这个家伙袖甲里可能还有给自己造成伤害的袖弩。

    问题是,这环视在四周的强弩就不好说了,他不确定这十余具强弩里边有没有像刚才自己遭遇的这种东西,一旦全力攒射,自己也没有把握能躲过这种用术法之力加注的东西。

    微一思索,来袭者笑了起来,脸上甚至露出漂亮的酒窝,很果断的点点头,“也是,那我现在就暂且放你一马,看看你能不能活过今天。”

    话音一落,来袭者一晃之下,便翩然消失在摇摇欲坠的房舍中,紧接着另外一堵墙轰然倒地,整个房舍终于全部倒了下来。

    漫天烟尘中,包括江烽三人在内和所有强弩手们仍然半点不敢放松警惕,如果对方这个时候突然返回来反戈一击,这一群人未必能挡得住。

    一直到重新布防完毕,江烽三人才来得及赶紧疗伤收拾残局,。

    “这是袁氏三子中哪一个?”张越一把服下调息的药散,这是江烽根据《青囊书辑要》专门配制的活气化瘀散,不敢说有奇效,但是也算是能拿得出来的最好东西了,起码比光州刺史府的玩意儿只强不弱。

    “脸上一对酒窝,娘娘腔,袁家除了袁无畏,还能是谁?”已经吞下药散的秦再道脸色也在慢慢恢复正常,握拳在胸,默运玄气来尽快恢复。

    他和张越的伤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

    张越是靠内穿的一袭法衣化解了相当大的冲击力,而他则要比张越慢半拍才迎上,那个时候力度已经小了不少,而且他反震的距离也要远不少,受创要轻不少,加上两人都穿了一身黑沙鳗鳞甲,多多少少也都起到了一些防御作用。

    江烽其实也猜测是袁无畏,只是光州刺史府的斥候侦察重点方向一直是申州鞠家和可能危及光州的黄蚁贼,所以对蔡州袁家只是了解,袁氏家族中的翘楚人物大多也只是听起名未见其面。

    命运的轨迹也许早就注定,又或者会在某个不经意的一瞬间发生改变。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