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至尊仙朝 > 第三章 临县卫渊【求收藏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这种鬼差在阴间地府也只属于从九品,是最低级的那种阴官,但再低级,那也是阴官。上一世,卫渊将他同乡好友一位姓傅的书生封为鬼差,后者也算是平步青云,据说后来借用鬼差这身份,还入了一个宗门修正统仙道,只可惜资质一般,并没有太大成就。

    此间距离卫渊身死,成就阴官还有一个月,林微打算利用这个时间结交卫渊,想法子在对方成为七品阴官后,将鬼差这位子封给自己。

    只要成了鬼差,哪怕这是最低级的阴官,那以后的路子就算是打开了。

    不过要被封为鬼差,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的,若是死人,只存阴魂,那自然没有问题,但若是未死的活人,要成阴官,就必然要有功名在身。

    这也缘于一个典故,地府阴神的规矩那是只有成了鬼才能在地府当差供职,这也是传承了万年的规矩,但八百年前景国有一位姓方的书生,其母死于恶鬼之手,为报母仇,书生先是去衙门告状,要请捕快捉拿恶鬼,可衙门口说此时他们管不了,要他找地府鬼差。于是书生就重写状纸,到各地城隍庙烧状请愿,结果当天晚上书生在梦中就遇到几个扛旗小鬼,这些小鬼唉声叹气,自称鬼差,说是接了书生的状子去抓那恶鬼,却不是那恶鬼的对手,让书生自己想法子。醒来之后,书生大怒,骂鬼差渎职无能,又骂天地不公,直言他若为鬼差,必抓尽天下恶鬼,救赎苍生。

    书生骂了三天三夜,就在第三天夜里,屋外突然电闪雷鸣,随后门外走进一个儒衣老者,这老者身后还跟着一个青皮大鬼。

    老者告诉书生,他乃是仙朝儒圣六品仙官,听到书生怒言,特意来封书生官位。那书生不信,就问是什么官,老者曰:“九品阴官,鬼差!”

    书生曾言鬼差无能,所以儒圣仙官就封他做鬼差,让他去降伏恶鬼。那青皮大鬼就是儒圣老者送于书生的鬼兵,据说从此之后,活人也可封为鬼差,但儒圣立了规矩,只有功名在身才可封位。也就是说,必须是读书人。

    三日之后,临县城西,过了柳河有几户人家,其中一家瓦房破旧落魄不堪的小院,便是卫渊之居。

    打探到卫渊住处这件事并不难,林微带着铃铛到达十几里外的临县,问了几个路人便问出来了。临县不少人家都知道卫善人的大名,说他是善人,那是一点都不过,虽然家徒四壁,无妻无子,但卫渊最爱助人为乐。

    有人说一个乞丐到卫渊那里乞食,当时卫渊正熬米煮粥,那时卫渊家中米罐已无米为继,简直就是揭不开锅了,可他偏偏是将粥饭给了乞丐,自己生生饿了一天。再比如一年冬天大雪漫天,卫渊在外遇到有人冻卧街头,立刻解下自己的棉袄捂在那人身上,人是救活了,可卫渊却因此大病三天。

    而当林微站到卫渊家小院门口,才知道卫渊家比自己想的还要贫苦。

    小院木门腐朽不堪,似乎一碰就会碎,林微和铃铛站在门口向里面张望,依稀看到院子正中央,摆放着一具棺材。

    林微想了想,伸手叩门道:“有人在家吗?”

    门板上尘土下落,敲了几声,就听到里面有人咳嗽,不一会儿木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黑衣,有些书卷之气的中年文士。

    这中年文士三十岁上下,头戴儒巾,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须鬓垂下,很有一股出尘的味道,衣服虽然很旧,但洗得干干净净。

    “请问,你找谁?”中年文士出声问道,语气客气,一看就是知书达理之人。

    林微也是自幼读书,当然懂得礼数,此刻先是行了一礼,才问道:“可是卫渊,卫善人?”

    “正是卫渊,只是善人之名,万不敢当!”中年文士果然便是卫渊。

    这让林微心中激动,他知道,自己即将要踏向仙官的第一步,关键就在这卫渊身上。当下林微神色一肃,正色道:“卫善人,还请相助!”

    说完,林微直接躬身一礼,这礼就要比之前的大很多,后面的铃铛搞不清楚状况,也只能随着自家少爷行礼,她虽然心中疑惑丛生,但却是明白林微的性格,一定是有正经事要做,所以她显然不会多言多语。

    林微这么一弄,果然是让卫渊有些措手不及。

    “这位小友,切不可如此,你是何人,又遇到什么麻烦,先可向我道明,若是能施以援手,卫某必尽全力。”卫渊伸手托起林微,随后又看了看周围,然后道:“若不嫌我这里简陋,就入院详谈。”

    林微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他这么做却是因为大致知道卫渊的性格,还有,他还知道卫渊修的是‘功德法’中阴德之法,但凡有人求上门,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乱法欺人的坏事,他都会施以援手,所以林微才会用这种单刀直入的方式和卫渊搭上关系。

    入了院子,卫渊将门掩上,请林微入屋。

    林微早有说辞,此刻拱手道:“卫善人,是小子我唐突了,我二人从西村来,姓林单名一个微字,这是我妹铃铛,我自由读书,此番前来临县参加下月县试,只为考取功名,为民效力。但因父母早亡,我兄妹二人无依无靠,更是身无分文,客栈我兄妹二人是住不起的,但也不能露宿街头,听闻卫善人乐善好施,最爱助人为乐,所以林微斗胆,前来求助,能不能让我和我的侍女铃铛在这里住一段时日?”

    说完,又是拱手一礼。

    那卫渊一听,也是叹息一声:“原来是来赴考的考生,只是借住倒是没什么,但是……”

    卫渊向院中看了一眼,欲言又止,明显有难处,林微一愣,暗道只有住到这里,才能以最快的方式交好卫渊,否则等到卫渊成了阴官,又怎么可能封自己鬼差之职?

    不等卫渊继续说话,林微立刻又道:“卫善人助人为乐,林微佩服无比,且你年长于我,我就叫一声卫兄。实不相瞒,我兄妹二人实在信不过别人,外面世道也并不安稳,听说流寇横行,若是无处容身,恐遭贼人惦记,卫善人若不帮我,我只能放弃县试,回家种地了。”

    林微再世为人,谈吐和城府非同小可,他将自己说成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而铃铛则是柔弱的少女,住在别的地方,还真可能被贼人惦记,如此情况,修阴德的卫渊又如何能拒绝。

    果然,卫渊一时无语,沉思再三,才道:“既如此,那,就先住下吧,只是有一事我需讲在前头,子时三更,万不可出屋,切记,切记!”

    卫渊这一套院子是他祖上传下来的,屋子就有好几间,据说卫家祖上也算过的殷实,只是到了卫渊这里,因为他修的是‘阴德法’,讲究的是散财做善事,所以家产基本都被败光了。

    院东的两屋子里,卫渊安排二人住下,林微和铃铛带着随身衣物,他们也不讲究,能住就行。林微赶考是真,穷困也是真,所以之前所言没有欺骗卫渊,如今在卫渊家中住下,等于是成功的踏出了一步。

    这时候的林微,正在琢磨卫渊刚才最后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特别的叮嘱自己和铃铛三更之后不能出屋,林微想不明白。现在距离天黑还早,二人安顿好行李,铃铛便去生火做饭,这时候卫渊要出门去,他叮嘱林微,如果要出门就用锁挂上门就行,那锁是坏的,就是装个样子,另外就是千万别碰院子里摆的那个棺材。

    那棺材是怎么回事林微也问过,卫渊说他路遇死尸,应该是遭了贼人,被人谋财害命,但凡遇到这种事,卫渊都会做好事,替这些枉死者收拾尸骨,入棺埋葬,当然棺材都是便宜的那种,好的他也买不起。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