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至尊仙朝 > 第七章 神画师道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林微拗不过卫渊,当然,他也不是真的要搬走,之前所言,不过是以退为进的法子罢了,毕竟论及真实年纪和阅历,卫渊都比不上林微。

    二品大员,官场沉浮,那可不是说说而已。

    当夜,林微和卫渊便是秉烛长谈,这一谈之下,卫渊更是将林微当成知己,却是林微很对他的胃口,无论是脾性,文采和丹青之道,两人越聊越投机,就差烧黄纸拜把子了。卫渊毫无睡意,给林微讲了不少事,有鬼怪之事,也有修炼之道。

    “林兄弟,我平生交友无数,知心朋友却没有几人,傅春来是一个,如今又能遇到你,实在是平生无憾,你也是贫苦出身,为兄问你,你想不想学一些法术?”

    卫渊这一句话明显有引林微入道的意思。

    林微等的就是这一句,当即是喜形于色,对卫渊道:“技多不压身,若是卫大哥不嫌我愚笨,卫大哥教我什么,我便学什么。”

    卫渊连连点头,显然林微脾气很对他的胃口,他也是谈兴正浓,便讲了修炼之道。

    天下修士,仙人之下,分了九级境界,为‘明心’‘聚灵’‘玄道’‘神关’‘纳灵’‘神目’‘真言’‘神觉’‘法身’。每一个境界,都分小境界和大境界两阶。

    其中神关之后,‘纳灵’‘神目’‘真言’‘神觉’又称“通窍境”。

    此乃修炼九境,而法身境之上,便是仙了。

    林微安静倾听,虽然这修炼之道他在上一世已经知晓,可是依旧听的津津有味,这时候林微突然想到一事,于是出声问道:“卫大哥懂得法术,也是修士,那卫大哥你是哪个境界?”

    卫渊一听,当即老脸一红,干咳一声道:“懂得法术,并非就是修士,你卫大哥我资质不佳,所以到现在,依旧没有踏入明心境。”

    估摸是觉得面子有些不好看,他立刻又道:“不过就算资质不佳也无妨,一些宗门弟子也未必比我强,却是因为我卫渊有两大看家本领,一个是得自阴谷先生的驱鬼之术,另外一个便是我偶的的一本‘神画师道’。”

    阴谷先生林微在上一世听说过,乃是一个散修鬼仙,鬼道修为出神入化,地府阴司当中有不少阴官都是其门人弟子,而这阴谷先生所收弟子大多为鬼物,却是因为阴谷先生所修之法最适合鬼物修炼。

    至于‘神画师道’更是神秘,林微也只是知道此道以书画为媒介,施展大神通,就像是前天晚上那一副卫渊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伏鬼图,画卷一展,那恶鬼便飞灰湮灭。

    这便是神画师道的手段。

    当然林微所知道的极其有限,上一世他所结交的能人异士当中,竟无一人通晓神画师道,由此可知有多神秘。

    这时候卫渊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黯,但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便道:“林兄弟,这两项本领你若是想学,我都可以教你,只是我需讲明,驱鬼之术我已经略有小成,为你解惑论道不在话下,但那神画师道,我也只是初窥门径,修为尚浅,怕是此生也止步于此了,你若学,我能帮你的便不多,只能靠你自行领悟。”

    此等好事林微当然不会拒绝,立刻起身很是恭敬的对卫渊行了一个大礼,卫渊也没有推脱,泰然自若的接受这大礼,却是他明白自己对林微有传道授业之恩,受此礼并不为过。

    接下来几日,林微闭门不出,潜心研修卫渊所教的术法。卫渊告诉林微,不是修士也可施展术法,修士可明心聚灵,施展术法随心所欲,可若是普通人,要施展术法就要“借灵”。

    借灵借的便是阴官甚至仙官之灵力,需要在家中供奉某位仙官牌位,香火不断,需要施法便可以借灵手法借来灵力施展法术。

    驱鬼的法门便是如此,卫渊供奉的是一位地府四品阴官刘城隍,需要施展术法,便烧纸通达地府,然后念咒借灵,之后便可施展法术。卫渊教给林微的便是驱鬼的法门,可以召集孤魂野鬼替你做事,那夜卫渊召来的老八老九两个小鬼,便是用的驱鬼之术。

    而神画师道则是截然不同,此道无需供奉神灵,就算不是修士也可以修炼,以画入灵,自成一派。卫渊将他那一本神画师道交于林微,林微花了两天时间抄录,抄录一遍之后,林微对神画师道已经是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在林微看来,阴谷先生所传的驱鬼之法是小道,神画师道才是大道真法,况且林微本就喜好书画,上一世他就是吴国书画大家,一幅墨宝千金难求,此间得了这神画师道自然是看的如痴如醉,简直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

    兴致起来,林微立刻是泼墨挥毫,就见墨染清水,笔锋交错,一幅青莲图跃然纸上,纸上墨迹未干,林微也不署名,更无名印,更像是随意之作。只是看着画中青莲,这青莲图林微上一世不知画过多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画出,但是无论哪一副,都无法和眼前这个相提并论。

    那青莲栩栩如生,似有灵韵,看上一眼,似乎都可以洗涤心灵,原本林微心中还有一丝杂念,可此刻那一丝杂念却是烟消云散,整个人如沐春风,空明了许多。

    “神画师道,果然神妙!”林微赞叹一声,他得自卫渊的神画师道看上去只是残本,并不完整,而林微所领悟的也不过是这残篇中的九牛一毛,可即便如此,也已经让林微泼墨晕染出的画作充满灵韵,画技也是大有长进。

    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林微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有多日没有出门,四肢也有些困乏,起身活动了一番,才略微有些好转。

    这几日卫渊也经常来和林微讨论,两人关系也是突飞猛进,甚至卫渊将林微当成了他的传人。

    卫渊的心思林微能察觉一二,显然卫渊知道他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将来入地府阴司为官,和阳间的联系也将越来越少,在此之前找一个传人将本事传下去,也算是一种慰藉。

    只不过卫渊虽然将林微看成传人,但似乎并没有透露任何阴官鬼差的事情给林微,除了鬼道和神画师道之外也不多说,这才是林微心中杂念的根源。

    而观想青莲图后,林微却是放下杂念,鬼差之位林微依旧是势在必得,况且现在还有不少时间运作,虽然有傅春来和管奕这两个竞争者,但究竟鹿死谁手还尚不可知。

    三个人,都有机会,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

    这天铃铛端来晚饭,林微一看,只有三碗稀粥,一个馒头,当即一愣,不解的看了一眼铃铛。铃铛嘴一嘟,无可奈何的道:“少爷,咱们没钱了。”

    林微上一世是大官,并不在意钱财,而且他和铃铛虽然贫苦,但多少也是有一点积蓄的,林微以为至少可以用一月,没想到这才几天就没钱了。

    他却忘了,来了这里顿顿都要准备三个人的饭事,给卫渊请医问药又花了大头,有钱才怪。

    林微反应过来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一脸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幽怨模样,哈哈一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道:“没钱咱就赚,别担心,去,请卫先生过来吧。”

    钱的事,必须解决,要不然他和铃铛二人就得要饭了,卫渊提供住所,又传授本事,总不能再要求人家管饭吧。

    只是如何赚钱,林微虽然嘴上说的那般容易,他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上一世林微省吃俭用考取功名,功名在身,便当了官,有了俸禄,当然不用担心钱财,自然也不懂如何赚钱,这算是他的一个短板。

    苦思一夜,林微也只想出一个法子,那就是发挥一技之长,卖字画。上一世他林微的字画可是吴国一绝,不少官宦豪门,甚至是皇亲国戚都为求他一幅墨宝而砸金砸银,甚至会争破脑袋大打出手。

    哪怕只是一个字,也能卖出几个金锭子,而现在,别说金子,就是一锭银子,也足够林微用了。

    于是第二日,林微取了笔墨纸砚便出门而去。

    临县归属吴国元洲广阳郡,一条柳河将其一分为二,一条大街贯通南北,两条小街连接东西,像极了一个‘丰字’。临县百年前曾出了一个有名的大将军,据说武道超群,后成了武仙,因此武风鼎盛,民风彪悍,但也不乏文人墨客,柳河之桥更是一些书生游玩寄情之地。

    桥上举书朗读,桥下河水潺潺,偶尔一叶小船划过,很是诗情画意。

    林微看了看,暗道这里最适合卖字画,因为在那桥边,已经有一个老头正在售卖字画,应该是老商户。于是林微在木桥边,也就是那老头旁边铺上草席,将几幅字画摆上。

    旁边老头斜眼看了一眼林微,脸带敌意,正所谓同行是冤家,本来这里只有他这一家书画摊,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这不是抢生意么。

    只不过那老头也没有什么进一步动作,毕竟街不是他的,虽然如此,但也是时不时关注那边的林微,反倒是林微一副泰然之色,席地而坐。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