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至尊仙朝 > 第三十三章 魑煞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菲瑶和我亲如姐妹,如今她惨死,我定然要看着那凶徒上断头台,方解心头之恨!”曲无双说到恨处,银牙紧咬,一旁铃铛也是连连点头道:“曲姐姐你说的对,像这种泯灭人性的暴徒,就该千刀万剐,我若是遇到他,就一剑杀了他。”

    林微点头,安慰了几句,又问刚刚发生了什么情况,曲无双这时候却是露出一丝惊恐之色,似是回忆到什么恐怖的事情,小声道:“官府找不到凶手,所以就请来一个道士前来做法,一来招魂询问是谁害了顾家人,二来也能超度枉死阴魂,可是刚刚就在那道士作法的时候,他突然惨叫暴毙。”

    林微想要看看,曲无双立刻是引着林微走到一个由两名衙役守着的柴房前。

    “林公子,道士的尸体就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那道士死状恐怖,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曲无双在门口说道,两个衙役显然知道曲无双身份特殊,急忙将门打开,此刻是大白天,阳气充足,但门开之后从柴房里却是冒出一股阴气。

    林微笑了笑,他身为鬼差,连阴府都去得,区区一个死人又有何惧,不过想了想,对着铃铛道:“你别进去了,我看看就出来。”

    铃铛则是摇头,伸手按住腰间剑柄,显然是要跟林微进去。

    “那你跟在我后面!”林微说完,迈步进入柴房。这柴房不大,里面躺着一个人,看穿着是一个道士,脸上蒙着白布。林微有灵眼,一眼就看到道士尸体上趴着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竟然是在啃食那道士的阴魂。

    道士的阴魂此刻极力抵抗,面露痛苦之色,但是显然敌不过那黑影,眼看就要被那东西拖出身体吞噬一空的时候,林微刚好赶到,立刻是阴身出窍,甩手将血玉牌砸了过去,直接砸到那黑影身上。

    就听到一声惨叫,那黑影被砸的摔到一旁,此刻黑影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扭曲凶狠的脸,死死的盯着林微的阴身。

    不得不说,这家伙长的实在是太过吓人了,就是胆子再大,此刻也会被吓到,林微即便是鬼差,也不禁心中一跳。倒不是林微不堪,这东西样子恐怖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林微竟然认得这个家伙。

    下一刻,这黑影发出‘桀桀’怪笑,猛的一闪,穿墙而出,片刻之间就跑的没了踪影。

    跟在林微身后的铃铛肉眼凡胎,当然是看不到这一切,她只感觉这柴房里突然扫过一道道阴风,随后便安静了下来,却不知刚才林微已经是和一个鬼物斗了一番。

    那道士的残魂此刻也是离体而出,看到林微,立刻是上前行礼,恭敬道:“在下赤霞观弟子王岳平,见过鬼差大人,若非大人您出手相救,我的魂魄都会被那鬼物吞吃一空,大人大恩大德,岳平难以为报。”

    林微微微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修为生前无论修为有多高,只要不成法身,不修阴身,那死后都是修为尽散,和普通鬼魂没什么两样,最重要的是,都得归阴府管辖,自己是阴府鬼差,对方这么恭敬那是再正常不过。

    “本差到此,就是为了收服那鬼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且说与本差听听。”林微问道。

    那王岳平急忙点头,将经过讲了出来,他是附近赤霞观的道士,专职驱鬼度化,只不过修为很差,还不是明心境修士,就会一些普通的法术。这一次被人找来招魂,他当成是一单生意,便来作法,谁能想到竟然是因此丧命。

    “当时我作法想要召回顾家一家人的阴魂,便在那时,就觉得心口一疼,剧痛难忍,之后便……当时我魂魄还未离体,被抬进这里,那时我想着师父定然会来替我报仇,没想到那鬼物就出现,想要将我吞掉。”回忆起心悸之处,这王岳平惨白的脸上依旧是余悸难消。

    显然这王岳平知道的事情并不多,可以说是糊里糊涂的死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微阴身归体,一旁铃铛知道林微可以阴身出体的事情,所以并不慌张,在一旁守卫。林微这时候走到王岳平的尸体前查看了一下对方的胸口,看不出什么,将衣服扒开,皮肤竟然已经泛黑,伸手一摸,林微有所发现,手指一抓,将一根已经没入王岳平皮肤的银针拔了出来。

    这银针上面沾着黑血,针头泛着一股绿光,显然是淬了毒。

    “王岳平,这下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吧!”林微喃喃说道,一旁的铃铛凑过来看了看,惊讶的说道:“这人是被暗器所杀,不过能用这种暗器打入人体这么深,功力可是比我要强多了。”

    林微摇头,铃铛以武者角度来看,自然是认为这根是武者以暗器手法打入王岳平身体里的,可是林微有灵眼,他能看到这根针上有微弱的阴气,这竟然是一种鬼器。

    何为鬼器,鬼怪所用的东西,就是鬼器,就像是自己身上穿着的鬼差官服,腰间的血玉牌一样,鬼可以持拿。而这一根针,明显更特殊一点,肉眼可见,和自己的天地奇木一样,阴身阳身都可持拿。

    定然是刚才那鬼物突然袭击,用这一根针杀死了王岳平。

    想到刚才那个鬼物,林微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暗道那个人怎么会成为鬼物,而且这个鬼物很不简单,居然可以白日穿行于阳间,就算是自己这个正牌的阴府鬼差,也只能在这遮阳蔽日的柴房里显露阴身,即便如此,也会感受到那种炽热的阳气,不能持久。

    林微还想到,那鬼物可以吞噬其他阴魂,那至少是鬼道“噬灵”境界的存在,暗道怪不得阴府勾魂小鬼都找不到顾家人的鬼混,如无意外,那些枉死之人的鬼魂早被刚才那鬼物吞噬了。

    从柴房里出来,林微已经是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将那鬼物灭杀,不过要先将此事上报阴府,事成之后,自己也能得到一份大功绩。

    通报这种事,自然是交给鬼七,林微找了一个机会,在院子里一口井旁取出鬼七的画卷,对着井口一甩,鬼七已经是从井口进入阴界,替林微去报信了。

    且说鬼七进入阴界,赶回东城阴府,将狄村顾家那鬼物的事情上报给卫渊,后者也是大吃一惊,眉头紧锁,翻阅府衙万鬼册,终于找到那林微所说的那种鬼物。

    “不好,这是魑煞,至少都是鬼道噬灵境,这东西吞噬枉死的冤魂,那冤魂本身就带着煞气,被吞吃之后更是煞气冲天,如此积累下来,魑煞很快就可以晋级,成为阴泉境,甚至直接成为黄道凶鬼,若是如此,林老弟可不是对手。而且魑煞乃是鬼王殿修士才会炼制的鬼物,既然有魑煞,那必然有鬼王殿的邪修在附近,这下麻烦了。”卫渊一下子脸色狂变,他是为林微担心,暗道早知道如此,那绝不会派林微去办这个差事。

    鬼七在一旁也是被卫渊这话吓了个够呛,不过它还是装着胆子道:“卫大人,林爷还说了,这个魑煞是大人和林爷的一个老熟人。”

    “老熟人……谁?”卫渊一愣。

    “林爷说了一个名字,傅春来!”鬼七小心翼翼的说道。

    卫渊立刻是眉头紧锁,他知道林微为何要专门派鬼七前来通报自己了,傅春来毕竟是自己的同窗好友,所以无论如何处置,都应该让自己知道。想到这里,卫渊喃喃道:“林弟,为兄当然知道你的意思,不过现在为兄更担忧你的安危啊。”

    说完,卫渊急忙去寻找府衙另外两个判官,将此事告之,另外两个判官一听也是大吃一惊。

    柳延乎一脸苍老,伸手摸了摸胡子,沉声道:“魑煞只有鬼王殿的修士才能炼制,练成之后,至少是噬灵境界,甚至有的可以达到阴泉境界,更不用说背后还有鬼王殿的修士,此事的确是相当棘手。”

    “正是如此,所以必须尽快派修为高强的鬼差前去处置。”卫渊相当焦急,他知道耽误一刻,林微那边的危险就增加一分。

    “只是此事涉及鬼王殿,我等也不好擅自做主,必须禀报上官才能做出决断,既然林微在那里,而且他也是阴府正式封任的鬼差,名入地卷,我看这件事暂且就由他全权处置吧。”柳延乎这时候说道,卫渊一听就急了:“柳大人,林微初任鬼差,还没什么修为,别说鬼王殿修士,就是那个魑煞也难以应付,他如何能处理得了?”

    柳延乎却是无所谓的摆手道:“既然为鬼差,就要尽其责,卫大人,我提醒你一句,你身为阴官,万不可徇私,这件事我会尽快去请示上官,在此之前,不可轻举妄动。”

    说完拂袖而去,另外一个武判官没有说话,卫渊知道指望不上,也是气的转身就走。回去之后,卫渊思前想后,竟然是想不出一个法子,他能调动的都是像鬼七这样的小鬼,就是去了也帮不上忙,而府衙其他鬼差,要调动必须得有府衙手令。而卫渊自己身为七品阴官,以阴府律法,是不可离开阴界。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