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至尊仙朝 > 第四十五章 水落石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那鬼老六却是桀桀一笑,冲林微道:“林爷放心,若说别的事我或许不知道,但他们纯元宫失窃一事,我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说完,翻了翻手里那个卷宗冲着刘炳权等人道:“我乃记人善恶之鬼,以游离之灵巡查这一片区域,纯元宫大殿前烧的香烛不错,我也是经常去吃一些,也算是和你们纯元宫有一些善缘,不过这件事,却是你们纯元宫做错了,因为当时我也在场,盗窃你们宝物的恶鬼另有其人,根本与林爷无关。”

    一听这话,纯元宫众人都是面色大变,刘元眼珠急转,却是指着鬼老六道:“我们又如何能知道,你们是不是官官相护,况且空口无凭。”

    其他道士一听,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却见鬼老六冷眼盯着那刘元道:“你这小人,死到临头都不知悔改,你如此胡说八道,小心死了以后入阴府受拔舌之刑。你和那小道士追踪行窃恶鬼,却被对方以法术障眼,所以跟丢,这事我都看的一清二楚,要知道阴府专管那些作恶多端的孤魂野鬼,所以我也是一路追踪,早已经探知那恶鬼的老巢,我也不和你这小人斗嘴,林爷,请随我来,咱们现在赶去,那恶鬼和那背后之人定然还没有逃走,肯定可以人赃俱获。”

    林微一听也是大喜,点头道:“走。”

    说完,阴身归体,和铃铛一起带着一棒子小鬼走去,纯元宫刘炳权等人此刻已经是气势弱小,这老道此刻也有些怀疑了,看了一眼刘元,才道:“咱们也跟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刘元现在根本不敢说话,只能是强撑着,祈祷刚才鬼老六说的话不是真的。

    两帮人一前一后在夜间穿行,因为都有修为在身,所以行走快速,奔着西面走了十几里地,绕过一个村子,便到了一个乱葬岗。

    这里到处都是孤魂野鬼,一般人在太阳下山之后,绝不会来到此处。乱葬岗上怪木丛生,都是靠葬在这里的人提供养份,所以一个个长势极好,但却是充满阴气。

    鬼老六在最前面,和鬼七等几个小鬼最先进入乱葬岗,下一刻,就见里面阴风呼啸,显然众小鬼已经和人斗起了法,林微扫了一眼纯元宫等人,立刻是带着铃铛冲进去。

    乱葬岗深处,一个墓穴入口处,几个小鬼正在和几只模样凶狠的恶鬼激斗,虽说那几个恶鬼都不简单,但鬼七它们都是阴府的小鬼,手里都有正儿八级的鬼器灵器,所以是呈压倒性优势。

    不过那几个恶鬼身后,却有一个修士对抗众小鬼,以鬼七它们的修为,竟然短时间内也有些奈何不得对方。

    却是因为这修士手里有一样东西,那是一串珠串,看不清材质,不过林微隔着很远,都可以看到这珠串上的宝气。

    修士有灵纹,灵器则有宝气,那宝气呈金黄之色,气冲云霄,定然不凡。

    当然,这宝气只有林微能见,他心中已经基本知道,这人手里的手串,定是纯元宫失窃的至宝。

    鬼老六乃是噬灵大境的存在,头顶有四道鬼火,而那修士头顶也只有两道灵纹,应该是明心大境的修士,实际上并不如鬼老六厉害,但偏偏鬼老六奈何不得对方,每一次出手,都会被那手串上涌出的一道气息给挡下,气的鬼老六上串下跳,但偏偏是没有办法。

    再看那修士身穿灰衣,三十岁上下,用布蒙着脸,只露一双眼睛,但这一双眼睛此刻也是露出惊愕之色,显然是没想到突然之间就有人找到了他。

    见到林微和后面赶来的刘炳权等人,这修士终于是面色一变,想要逃走,但鬼老六用笔一划,一道阴气横卷而出,将对方退路封死。

    “果然是祖师爷的六道珠串,原来是你这贼人作乱!”刘炳权一见对方手里的珠串,便认出来正是他们纯元宫失窃之物,立刻是怒发冲冠,此刻他隐隐知道之前搞错了,可是眼下,夺回祖师爷遗留的宝物才是要事。

    当下,他拔出背后紫檀宝剑,以锐利之势连攻七剑,此剑招乃是纯元宫剑法绝学,七龙出海,剑出如蛟龙出海,无人可挡,而刘炳权剑法超群,眨眼之间就已经攻到近前。七道剑气如蛟龙盘旋,那蒙面修士也是急忙施法,双手掐诀,瞬时间,一道阴气之盾立与身前,七道剑气尽数斩在上面,咔嚓一声,将那阴气之盾撞了个粉碎,不过七道剑气也是锐气消散,只是刘炳权又立刻攻出一剑,直挑对方面门,那修士急忙躲避,却是被剑尖挑开遮面布,露出真颜。

    “刘石,竟然是你?”刘炳权一见这人,失声叫道,便在此时,那被叫做刘石的修士猛的咬破舌尖,喷出一团血雾,刘炳权急忙后撤,再看,那刘石已经是趁机逃走。

    刚刚刘炳权出手之后,鬼七和鬼老六他们就停手,只是趁机将那几个恶鬼抓住,然后坐山观虎斗,见到刘石逃走也不去追赶。

    对于它们来说目的已经达到,捉拿了作乱的恶鬼,而且找到了幕后黑手,其他的就不归它们管了。

    刘炳权是这几个纯元宫道士里修为最高的,所以立刻追击而出,不过片刻之后就铁青着脸折返回来,显然是没有追上,让人跑了。

    此刻纯元宫的道士一个个灰头土脸,鬼七它们则是得意洋洋。

    “如何,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鬼七仰着脖子吼道,林微见它的样子也是好笑,实际上从看到那修士之后,林微便知道自己身上的嫌疑尽除,便是纯元宫的道士再恬不知耻,也没法子再给自己头上泼那污水。

    至于鬼仆白奴这是一直跟在林微身侧,全部过程她都是看在眼里,只是一言不发,身上怨气十足,这是为林微鸣不平,又因为此事因自己而起,所以不敢多说,此刻见到那几个纯元宫道士哑口无言,知道水落石出,此刻也是浑身怨怒之气涌出,死死盯着那个刘元,似要将其生吞活剥。

    刹那之间,一直没有突破为鬼道灵动小境的白奴,此刻竟然是因为这怨恨之气,突破了。

    林微有所感应,回头笑了笑,随后扫了一眼已经是吓的瑟瑟发抖的刘元,才对刘炳权道:“如何?”

    短短两个字,让纯元宫众人无地自容。

    刘炳权嘴皮动了动,哑口无言,他现在已经知道,情况应该就如同这鬼差所说,是刘元和刘一怕担责罚,所以将错就错。他看了一眼那两人,怒声道:“还不给我说实话。”

    扑通一声,胆小的刘一直接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将事情道出。

    “师叔,我和刘元师兄真不是故意搞错的,实在是觉得那女鬼很像是行窃的恶鬼,所以才……”刘一还没说完,刘炳权便是一脚将他踢道,骂道:“明知有错,却是将错就错,刘元,你还有什么话说?”

    刘元浑身颤抖,这时候也是跪在地上,冲着刘炳权连连磕头:“师叔,是我错了,还请师叔念我修炼不易,饶我一次,我愿意面壁三年,不,十年,从此苦修道法,再不出纯元宫一步。”

    刘炳权暗道晚了,若是一开始刘元承认错误,那事情还不至于闹到如此地步,而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林微在一旁不发一言,就这么冷眼看着,他身为阴府鬼差,被对方如此诋毁若不讨回公道,怕是连卫渊都瞧不起他,至于刘元,自作自受而已。

    刘柄权见林微不说话,就知道这件事没得商量,他先是冲着林微躬身一礼,然后看了一眼跪地磕头的刘元,手里紫檀宝剑闪电般刺出,直接刺破刘元气海,以剑气搅乱刘元经脉。后者痛的死去回来,直接晕厥过去。

    看到这一幕,林微将目光移开再不看对方,因为林微知道,这刘元修为被废,再不可能踏入仙道,至于鬼道,这刘元得罪了自己,又如何有机会修炼鬼道,况且凡人不入地卷,只有自杀成鬼才能修炼鬼道,这刘元舍得自杀吗?

    废了刘元,刘柄权让门人将其抬走,他欲言又止,林微知道对方是想说赌局第二个条件,只是这件事,林微也不会让步。

    刘柄权此刻已经是全无傲气,他虽是明心大境修士,兼修武道,可是此刻在林微面前,他没有任何骄傲的地方,又想到若是因为自己而让纯元宫被人拆掉,那他就是纯元宫的千古罪人,百死难辞其咎。

    此刻刘柄权似有决断,便以指为剑,竟然是要自废修为,不过那边鬼老六早就得到林微授意,立刻是出手阻拦。鬼老六可是噬灵大境的大鬼,修为比这刘柄权要高了不少,出手阻拦易如反掌。

    “刘道长,便是你自废修为也于事无补,你毁我居所之时何等跋扈,莫非现在想耍赖不认账?纯元宫,我一定要拆,当然你们纯元宫也可赖脏,三日之后,林微会亲自拜访,告辞。”林微懒得和对方多说,召唤众小鬼离开。

    出了乱葬岗,鬼七则是哈哈大笑:“痛快,太痛快了,此番不光是教训了那些牛鼻子一顿,更是抓了几个阴府通缉的要犯,实在是爽快。”

    林微一听,也是一愣,他看了看鬼七它们几个锁住的几个恶鬼,仔细辨认,才想起来,这几个恶鬼还真是阴府通缉的恶鬼鬼修。

    ……

    感谢善人不善的打赏,兄弟们过年好,初一吃饺子,大家吃了么?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