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至尊仙朝 > 第四十六章 化干戈为玉帛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认出这些鬼犯之后,林微也是哈哈一笑。

    这时候鬼七又道:“此番能抓住这几个鬼犯,首功乃是林爷您的,此事,我等也会禀明上官。”

    林微推辞一番,拗不过这些小鬼,也就不再坚持。这种功绩对自己也有好处,将来若是有晋升机会,便是看谁功绩多了。

    鬼七它们押送几名鬼犯返回阴府,林微和铃铛则是返回小院,到了地方,天色已经泛出晨光,回想这一夜怪事,林微也是感慨不已。

    看着小院倒塌狼藉一片,林微苦笑,铃铛却是余气未消,不过好在他们现在有不少银子,这小院屋子本就破旧,正好趁这个机会修缮一番,况且四间屋子,还有两间完好,林微和铃铛也不至于流落街头。

    铃铛这时候问林微,为何不立刻去纯元宫拆房子,出心头一口恶气,林微则是两手一摊道:“你没听鬼老七说纯元宫也是传承数百年的仙道门派,创派祖师那也是修成法身境的存在,虽然现在没落了,但人家修为最高的,也是玄道大境,真去拆房子,万一人家动手,岂不是自找苦吃。我给他们三天时间,便是告诉他们我并非真的要去拆他们的房子,就看他们怎么做了,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台阶下。”

    铃铛这才恍然大悟,细细琢磨,觉得很有道理,若是一味逼迫对方实现诺言,那可就是真的成了死敌了,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是对方求上门来,林微放他们一马,纯元宫的人也会感恩戴德,而阴府那边也会觉得林微出事稳重,既不失阴官官威,惩治了对方,又能化干戈为玉帛。

    这一段插曲之后,林微继续修炼明心诀,而这一次,林微明显感觉他只要再往前一步,便可成就明心小境,可是林微却是主动停步,折返回来,品味一番继续修炼。

    也就是拥有天地奇木的林微,换做其他人,绝对没有这般任性。其他修士,但凡可以到达一个境界,都会立刻突破,因为修炼所需的时间和需要吸纳的灵气都是极大,而天地奇木却是可以辅助修炼,一日之功抵得上其他人一月,甚至两三月的苦练,自然,林微可以百般锤炼自己的境界,将其推向“无瑕”。

    天亮之后,铃铛便去找人修补院墙和受损的屋舍,林微则是闭门不出,继续修炼。一连两天,林微皆是如此,他至少有十几次可以突破,但都没有,即便是林微知道自己一旦突破,至少是“裂心明心”品质,甚至,可以成就“一色明心”,但他还是忍住晋升的诱惑,压而不发,就是因为林微的目标,乃是更高一层的“无瑕明心”。

    只是那一段“玄音”所说的是否是真的,这么做能否练成“无瑕明心”,却都是未知之数,但林微至少要试试,因为一旦成就“无瑕明心”,那将来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而且一旦成就“无瑕明心”,同境界之内,除了同样练成“无瑕明心”的修士,否则无人是林微的对手。

    天地奇木,林微也是小心使用,不再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吸纳周围的灵气,也是因为林微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如今他修为不高,且只是一名九品鬼差,若是遇到仙道聚灵境界又或者是鬼道阴泉境界的高手,便是入灵剑客图和三阴鬼爪怕是也难以应付,所以必须小心谨慎。

    一般林微手握天地奇木修炼一会儿,便会松开自行修炼,如此可不引起那灵气漩涡,虽然修炼速度打了一些折扣,但却是最安全的。

    当林微再一次即将突破,而生生退回来之后,小院之外,却是响起敲门之声。

    铃铛不在,应该是去买菜去了,林微侧耳倾听,嘴角含笑,上前开门。门板今早木匠刚刚装好,是崭新的,门开之后,外面却是站着两个老道士。后面的那个,正是刘柄权,此刻他一脸尴尬,见到林微低头行礼,和当日那踹门而入的霸道模样如同换了一个人。而站在刘柄权前面的,乃是一个年纪相仿的老道。

    林微张目看去,这老道头顶之上有六道灵纹,而且都是浑厚无比,其中第一道灵纹虽有瑕疵,却凝实如玉,林微便知道,这老道练成的是“裂心明心”,而六道灵纹,前两道是明心大小境,中间两道是聚灵大小境,最后两道,则是玄道大小境界。

    也就是说,这老道是玄道大境的修士。

    不用问,对方定是纯元宫现任掌门刘治渊。林微这几日也打探过纯元宫的情况,这个门派位于临县以西五十里的一座深山中,虽然门派不大,从上到下只有三十多个道士,但也是有所传承的,祖师纯元子修为极高,乃是法身境修士,只差一步便可飞升成仙。

    明心、聚灵、玄道、神关、纳灵、神目、真言、神觉、法身,此乃仙人之下九大境界,而法身境便是最后一个境界,可想而知当年的纯元子是何等人物。

    这纯元子驰骋修炼界两百多年后才创立纯元宫,收徒传艺,既修仙道,也修武道,纯元宫风头可谓是鼎盛,只是数年之后,纯元子突然失踪,纯元宫便是衰落下来。传到现在掌门已经换了第四个,修为最高的,也只是现任掌门刘治渊,玄道大境修士,主修“纯元一气功”,“天阳正法雷诀”,“七龙剑法”,“混元掌法”。

    猜出刘柄权前面的老道是刘治渊,林微也不敢托大,躬身一礼,道:“不知刘道长亲临,林微有失远迎。”

    “哈哈,无妨,无妨,贫道冒然前来,希望不要打扰到林差官。”刘治渊显然极有礼数,和那刘柄权截然不同,后者如同火药桶,一点就炸,可这刘治渊却温文如水,不急不缓。

    林微请两人进来,此刻院子里还没有完全收拾利索,还有些杂乱,刘治渊显然知道这是自家师弟做的好事,却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刘柄权。

    二人落座,林微给泡了一壶茶,然后微笑不语。刘柄权几次想说话,都忍了回去,刘治渊此刻叹了口气道:“林差官,事情我师弟都和我说了,出事的时候,贫道刚好闭关修炼,所以才出了这岔子,不光是纯元宫祖师留下的至宝被盗,更害的林差官蒙受不白之冤,今日,贫道便是专程前来请罪。”

    说着,竟然是起身对着林微躬身一礼,林微急忙阻拦,刘柄权也是惊呼“师兄不可如此。”

    可二人竟然都无法靠近和阻拦刘治渊,就仿佛被一道无形的手阻拦一般,当下林微大惊,知道刘治渊的修为极高,再看对方头顶的灵纹,除了六道凝实的灵纹,竟然还有一道虚纹,这说明,刘治渊应该很快就要踏入神关境。

    如此修士,竟然心甘情愿给一个连明心境都没有踏入的人低头请罪,林微就知道刘治渊是真心实意,当然,对方的目的林微也清楚,就是为了想要让自己收回第二个赌约条件。

    本来林微还想讨要一些好处,见到刘治渊如此真诚,也是暗道罢了,直接拱手道:“林微知道长来由,当日拆宫之言也只是气话,不会真的去拆了纯元宫,刘道长可宽心了。”

    刘治渊也没想到林微如此好说话,心中更是对刘柄权等人不满,暗道这林微可谓是极有礼数,当日定然是师弟做事太过,又受那刘元挑唆,因而才酿成大错。今日他的确是因为赌约中的第二件事所来,纯元宫传承数百年,若是在他手里被毁了,那他宁可一头撞死。当日他见到师弟等人回来,听了整个经过,便知道此事并非没有回旋之地,若是那林微真的要拆他们的纯元宫,当天就来了,不会给出三日时限,这三日时限,便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刘治渊也是一派掌门,自然知道其中道理,考虑再三,这才亲自登门道歉,终于是化解了这一场冲突。

    当下,他对林微也是感激无比,事是纯元宫的人做的,人家的宅院也是自家师弟给毁的,刘治渊心中自然是过意不去。

    他此刻看了看林微,便道:“林差官愿意和纯元宫接这个善缘,贫道感激不尽,林差官也是修行之人,钱财之物想必是看不上,贫道手抄一本混元掌法修炼精要,就送给林差官,算是纯元宫的对你的谢意。”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册功法,递给林微,林微立刻是双手接过。

    混元掌法,乃是纯元宫镇派绝学,武者或修士都可修炼,这等好东西,林微当然不会客气,直接笑纳。

    收了东西,气氛立刻是融洽了许多,喝了杯中之茶,刘治渊又道:“能和林差官化干戈为玉帛,也是我纯元宫的福缘。”

    说完,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一副画,乃是一副旭日初升图,也是林微修炼神画师道时的随手之作,林微觉得很一般,差一点丢掉,铃铛却是觉得好看,所以自作主张挂在屋子里。

    ……

    没收藏的兄弟,麻烦收藏一下本书,这样就可以直接在书架当中快速查找到了,拜谢各位!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