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至尊仙朝 > 第八十章 阎罗亲临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感受到这一股强大无比的鬼仙气息,苟括有些忐忑起来,此刻,连那许城隍都是躬身行礼,迎接这位阴神降临,不用问,能让许城隍如此毕恭毕敬的阴神,那就只有南城阴府的阎罗大人了。

    等到这一股气息真正降临,苟括吓得一哆嗦,急忙跪地迎接,其他阴官阴兵也是呼啦啦跪倒一片,对于他们来说,阎罗便是他们最高的上官,一言可定他们生死。

    就见远处飘来一股紫雾,随后十五匹阴焰马拉着一个马车从紫雾中狂奔而出,后面跟着的是一队修为高深的近卫阴兵,每一个阴兵的修为,都在鬼道魂丹境界。

    而在马车里的,是一个身着黑黄相间长袍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面如白玉,阴身已经修炼到如玉流金的地步,正是南城阴府的城殿阎罗。

    他一来,一眼就看到葬佛岭上的大阵,也是面色一变,二话不说直接一挥长袖,就见一股强横无比的大风吹过,竟然是将除了那许城隍之外的阴官阴兵全部送到百里之外,除此之外,更是随手布下一道阵法隔绝这一片区域。

    这便是鬼仙手段,显然,这位阎罗不想接下来的话被人听到。他先是看了一眼唯一留在这里的许城隍,这才掐指一算,露出了然之色。

    “还好有惊无险,幸亏有这大阵封住四溢的尸气,延缓那古魔地尸出世的时间,否则怕是连本殿也难以善后了。”这位阎罗说完,扫了一眼许城隍道:“何人布下的这大阵?”

    “乃是归属东城阴府的一个八品巡游,叫做林微,不过他因为亵渎苏文圣题字匾额,擅自调集阴兵,已经被关入鬼牢!”许城隍恭敬答道。

    “一个八品巡游竟有如此手段……”南城阴府的城殿阎罗眉头一皱,道:“地尸乃是古魔三尸之一,此事关仙朝隐秘,切不可走漏风声,那林微知道多少?”

    “还未审,或许只是碰巧!”

    “碰巧?”城殿阎罗笑了笑:“此人懂得这魁星镇魔阵,你不觉得古怪吗,此阵,寻常之人又怎么可能知晓。你说那个人来自东城阴府,此事可曾告知东城阴府的城殿阎罗?”

    许城隍摇头道:“还没有!”

    “这件事本殿和他说吧,还有那个布下大阵的林微,本殿也要探查一番,看他知不知道这件事,倘若知道,无论有功与否都留他不得。”南城阴府城殿阎罗说完,立刻是施展手段,化出两道分身。

    阎罗修为极强,分出的这两个分身竟然个个都有鬼仙修为,下一瞬间,两个分身身形一晃,已经是消失无踪。

    鬼仙也是仙,可瞬息千里。这两道分身,一道直奔东城阴府阎罗殿,另外一道,直接落在通冥山关卡鬼牢当中。

    东城阴府阎罗殿内,刘城隍正在和东城殿阎罗商议事情,突然二人都有所感,东城殿阎罗却是微微一笑,道:“弘文兄,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

    东城殿阎罗说话的同时,刘城隍已经是起身恭迎,再看大殿当中出现一人,正是南城殿阎罗的分身。

    “柏崖兄,别来无恙!”南城殿阎罗分身此刻呵呵一笑,也只有同为阴府阎罗,才可能互称其名,换做其他阴官,即便是城隍一级,也不敢这么叫。

    刘城隍自然知道这南城殿阎罗本名叫做姬弘文,而东城阎罗本名叫做姜柏崖,两人修行怕是已经有万年之久,乃是阴府五大阎罗中修为最高的两个。

    在这两个巨无霸面前,刘城隍也是变的诚惶诚恐,有心告辞,不过姬弘文显然没有打算避着他。

    “柏崖兄,此番找你是有大事,古魔地尸要现世了!”姬弘文也没有废话,直接说出来意。

    听到“古魔地尸”这四个字,姜柏崖和刘城隍都是面色大变。

    “地尸埋尸之所乃是仙朝机密,连你我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姜柏崖显然知道事情的严重,说话的同时,已经是随手在大殿内布下禁制,如此一来就是仙人都不可能监听此处。

    姬弘文将事情缘由讲了一遍,姜柏崖脸色阴沉,而刘城隍也是不敢多说什么,不过他脸上还是有一丝惊骇。

    因为这件事,竟然和林微有关。

    林微被派去通冥山任八品巡游的事情他也知晓,明白朱永伦这是在培养林微,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林微竟然是第一个发现地尸封印之地,更是布下一道已经失传的大阵封住几乎已经破土而出的地尸。

    当下刘城隍就知道这件事闹大了,他对林微也是相当了解,就算林微天资卓越也没法子解释可以布下那等大阵的缘由,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到东城阎罗姜柏崖和刘城隍都不说话,姬弘文出声道:“我已经前去探查那林微,以搜魂术看他知道多少,若是这林微知道仙朝隐秘,就算他立了大功,也只能将他除掉,以绝后患。”

    这句话姬弘文说的是斩钉截铁,刘城隍一听就想要说几句话,不过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他虽然有心保住林微,但未必能做到,此事就连他堂堂城隍都所知甚少,乃是仙朝严禁泄露的绝密,若非如此,堂堂两位阴府阎罗也怎会连地尸藏尸之地都不知道。

    就是因为知道这件事牵扯太大,已经完全超出刘城隍的能力之外,所以刘城隍虽然着急,但也没法子说什么。他只希望林微什么都不知道,可以逃过这一劫,又希望姜柏崖可以替林微说一句话。

    “弘文兄,这件事你我需去一起镇压地尸,防它出世,另外也得上表仙朝,请仙官定夺!”姜柏崖如此说完,刘城隍便知道林微危险了,这时候他也只能暗自叹气。

    与此同时,在通冥山鬼牢之内,林微正在借助天地奇木修炼阴身。

    不得不说,林微是因祸得福,虽然阴棘木对阴身的伤害很大,但倘若可以迎难而上,反而会将阴身凝练的更加稳固。六道珠串中的纯元子也是目瞪口呆,不过当他察觉到天地奇木的存在,却也是认不出这东西是什么。

    “怪哉,贫道我也算是见多识广,怎就不知道这其貌不扬的木棒是什么来路,林微,你从哪搞来的这宝贝,能和我说说么?”

    可能是困在六道珠串时间太长,纯元子嘴就没歇过,不是说这个,就是问那个。不过对于林微来说,他的灵眼灵耳和天地奇木都是不能说的秘密,所以压根不理会纯元子。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林微也摸清楚了纯元子的脾性,也不怕对方生气。

    鬼牢之内关押的鬼犯有不少,而在第三层里不止关着林微一个,不过都是单独的牢笼,此刻林微修炼,立刻是搅动此处阴气,当然是将牢笼里的鬼犯都惊醒过来。

    能被关在这里的,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修为也不差,否则早就被阴棘木折磨的魂飞魄散了。

    “这新来的有些手段,关了大半天,竟然没有疯癫,反而还修炼起来了,看来也是一个狠茬!”旁边牢笼里一个恶鬼桀桀笑道,这恶鬼头顶冒着四道鬼火,十分旺盛,明显是鬼道噬灵大境的修为,而且浑身煞气成甲,抵挡阴棘木的侵蚀。

    “狠茬又如何,境界再高又如何?还不是被关在这里,和咱们一样,迟早得魂飞魄散。哎,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得罪阴府的鬼差了,即便是修炼百年又如何,最后还是得落个魂灭的下场。”另外一个牢房中,一头黑皮大鬼出声说道,语气当中透着一丝悲凉。

    这时候林微已经按照融灵诀的功法,将吸纳来的灵气在阴身中运行了几个大周天,再加上阴棘木的刺激,阴身比正常情况下更凝实了很多,原本如影如雾的身体,此刻竟然像是肉身一般,皮肤充满了光泽。

    阴身越凝实,自然抗力也越强,同一种术法轰在身上,即便是同样的鬼道境界,但倘若一个阴身凝实,另外一个隐身涣散,或许第一个就可以活下来。

    只是凝练阴身的法门很少,而且因为阴身没有实体,所以极难和肉身一样进行淬炼,却没想到在阴棘木的刺激下,林微竟然是将阴身凝实了一倍有余,这算是因祸得福了,若非被关到这里,林微又岂能知道借用这折磨阴身的阴棘木,可以淬炼阴身强度。

    便在此时,林微突有所感,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下一刻,整个鬼牢当中的东西似乎都在一瞬间冻结一般。

    那些鬼犯的声音戛然而止,它们的动作也仿佛停滞一般,林微也是一样,只有六道珠串当中的纯元子此刻惊呼一声:“这是刹那之术,鬼仙手段!”

    “呃,这里竟然有一道残破神念!”纯元子惊呼的同时,在鬼牢头顶,一个面如白玉,穿着黑黄相间王袍的人慢慢落下,竟然是透石而入。

    正是南城阎罗姬弘文的一道鬼仙分身。

    纯元子虽然无法影响到外界,但却是可以通过珠串看到和听到,当即是吓的神念一抖,失声道:“是阴府阎罗。”

    姬弘文何等修为,自然是可以发现六道珠串中的神念,此刻竟然是伸手一抓,随手便将六道珠串当中的纯元子那一丝神念扯了出来。

    ……

    声嘶力竭喊一声:求票,求收藏!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