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至尊仙朝 > 第八十六章 师叔祖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不过,我天谷门和纯元宫的事,却是和阴府无关,阴府也管不到我们头上,还请林大人不要掺和,否则,贫道说不得要去阴府告你一状。”话锋一转,候志宏就出言威胁道,他自然知道阴府掌管阴界,人界,尤其是修炼界的事情,阴府可没权过问。只要不对阴官出手,那就没有任何问题,相反,对方虽是阴官,但也得遵循阴府的规矩,擅自干涉修炼界宗门之事,那也是占不到理的,所以候志宏才会有这般底气。

    之后候志宏眼珠一转,冲着刘柄权道:“姓刘的,你们纯元宫当真没有一个是有卵的汉子,我看你们是真的怕了,想要耍赖不认账,要不然怎么会叫来一个阴官撑腰,真是给你们祖师爷丢脸。”

    现在已经是撕破脸了,候志宏是极尽侮辱之言,想要挑逗纯元宫的道士动手,而他显然也快要成功了,这句话一说,刘柄权和纯元宫的道士是再也忍不住,一个个拔剑而出。

    “贼人,我纯元宫上下可杀不可辱,今日便和你们天谷门拼个你死我活!”

    眼看事态要失控,林微此刻却是突然大声道:“谁说我是多管闲事,都停下,自我介绍一下,本人不光是阴府八品阴官,也是纯元宫第六代掌门,你们跑我的门派捣乱,我俨有不管的道理?”

    这一声林微是吼出来的,不光是将纯元宫刘柄权以及天谷门候志宏等人镇住,就是铃铛也王成也都是“啊”的一声,目瞪口呆,不清楚林微这是唱的哪一出。

    纯元子代师收徒授法的事情只有他和林微知道,连铃铛都不知道,不过林微倒也不怕别人质疑自己的身份。纯元子作为纯元宫创派祖师,又怎会不留一些手段,就如同是纯元宫的掌门人,也是要有凭证的,而且这凭证是别人假冒不了的。

    而惊讶过后,天谷门众人就是一阵大笑,笑声里带着嘲讽之意,候志宏更是出声道:“有趣,有趣,那贫道就要看看,林大人,哦不,林掌门如何处置此事了。”

    说完一幅看好戏的表情。

    那边刘柄权惊骇过后,也反应过来,立刻是神色一正,严肃道:“林大人,贫道谢您仗义出手,不过此事却不能乱说,更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显然刘柄权并不相信林微所言,这也是林微和他们关系不错,而且身份特殊,否则换成其他人,哪怕是至交好友敢这么说,这刘老道都会翻脸,毕竟这关系到一个门派的根基和脸面,又岂能儿戏?

    可偏偏林微还真不是儿戏,他也懒得多说,因为说什么对方也未必会相信,倒不如将凭证亮出来。

    而这凭证,便是林微手腕上戴着的六道珠串。

    此刻林微一抬手,刘柄权就看到林微手腕上的珠串,自然是大吃一惊,不光是他,纯元宫的其他道士也都是惊骇无比。

    “六道珠串,林大人,怎么会在你这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刘柄权出声问道,不过林微没有回答他,而且按照纯元子教授的秘法,念动秘言,下一刻,六道珠串上发出一阵朦胧光芒,而下一刻,在纯元宫深处,突然传来一声悠扬的钟声,钟声足足响了九下,这才停下。

    这时候刘柄权已经是惊的浑身颤抖,饶是他修行数十载,此刻也是结结巴巴道:“是……是镇派神钟,‘六道灵光现,神钟声绕谷’,这是只有我派掌门才能激发的异象,难……难道林大人你真的成了我派掌门?”

    刘柄权实在是不相信,可是偏偏这种事情只有纯元宫的掌门才能做到,因为只有历代掌门,才能知晓催发六道珠串的秘法,这也是纯元宫的绝密,只有掌门人才能知晓。

    “当然是真的!”林微没好气的说道,暗道这刘柄权别的倒好,就是脑筋不太会转弯。

    这时候林微扭头看了一眼那边天谷门众人,出声道:“天谷门的各位,你们仗势欺人,逼迫我们纯元宫应下那赌约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既然答应了,那我们纯元宫便愿赌服输,不过本掌门今日初到纯元宫,还有诸多事宜要办,各位便住一夜,明日,咱们再依照约定进行比斗。”

    林微这番话说的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况且林微是八品阴官,背后还有阴府撑腰,天谷门也不敢逼迫太甚。他们只是好奇,林微竟然真的是纯元宫的新任掌门,这一点从刘柄权和一众纯元宫道士脸上的惊骇之色就能看得出来。

    这时候天谷门一个修为在明心大境的道士走过来小声和候志宏道:“猴师兄,掌门师兄以五谷卜算法算出那刘治渊多半已经命丧黄泉,也就是说纯元宫是群龙无首,我们这才来痛打落水,怎么又冒出了一个掌门,我看这里面有猫腻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动手,他们这些人不是咱们的对手。”

    “不可!”候志宏摇了摇头,换成其他人跑来搅局,他早就动手了,可是偏偏对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阴府阴官。这样一来,就不能来硬的,毕竟阴府并不禁止阴官当掌门,若是起了冲突,万一阴府干涉,那就是给天谷门惹来灭门之祸,他们窥视纯元宫的山门,不就是为了将门派发扬光大。

    当初他们发现纯元宫山门之地灵气充裕,风水极佳,若是山门立于此地,必然可将门派发扬光大,这才费尽心机要夺纯元宫之地。此事筹划已久,自不可能半途而废,但现在也不能来硬的。候志宏眼珠一转,知道还是要从当初那个赌约上做文章,况且对方已经答应明日比试,那么多等一晚也没什么。

    想到这里,侯志宏便冷笑着问道:“看来这位林大人的面子上,可以将比斗推迟到明天,不过请问贵派要派出那位下场,这需提前讲明,不然你们明日再找一些外人说是纯元宫弟子,那就是耍无赖了。”

    “放心,明日比斗,我派刘柄权会下场,和你比斗,你可敢应战?”林微这时候扬声说道,一脸挑衅。

    “刘柄权?”候志宏冷笑不止,别人他不知道,但是刘柄权是什么修为,有什么能耐,候志宏比谁都清楚。那老家伙天资一般,修了这么多年仙道,也不过是明心大境,虽然也同修武道,武艺强横,但修士对决,法术却是比什么武技强了太多,而候志宏本身是聚灵小境,对上刘柄权,不说有十成胜算,但八九成那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他哈哈一笑道:“哼,好,那就说定了,明日贫道就要领教柄权道兄的手段了?咱们走。”

    说完,带着天谷门众人离去。

    这些人一走,立刻就有人将大门关闭,而刘柄权这时候带着一帮道士走过来,神色也是说不清道不明。

    但林微能做到‘六道灵光显,神钟声绕谷’,也的确是只有纯元宫历代掌门才能做到的事情。这时候刘柄权想到了一种可能,立刻是眼睛一亮,急忙问道:“林大人,莫非你见过我掌门师兄,他现在在哪?”

    显然刘柄权以为传给林微衣钵的是刘治渊,林微苦笑一声,这件事他终究得说,当下是道:“你师兄刘治渊已经羽化。”

    “什么?”刘柄权惊的后退几步,一脸不敢置信,林微知道这件事早晚得说,所以是将刘治渊遇害之事讲出来。

    听完之后,饶是纯元宫这些道士平日修身养性,此刻也不禁悲泣,刘柄权更是老泪纵横。

    刘柄权也算是一个人物,片刻之后就忍住悲痛,然后神色肃穆,冲着林微跪倒,以见掌门人之仪行大礼。他后面,纯元宫的弟子以辈分排开,分别跪下,跪拜他们的新掌门人。

    林微倒也是坦然受了他们的大礼,毕竟纯元宫如今也算是大难临头,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夺走山门,倘若真的如此,那纯元宫的道统就不是衰败,而是彻底完蛋。

    事关门派兴亡,林微抗下这担子,受他们一礼也是理所应当,况且按照辈分,纯元子是代师收徒,和林微以师兄弟相称,那林微的辈分就高的吓人了,刘柄权这老道,也得尊称林微为‘师叔祖’,受这大礼就更是理直气壮。

    这时候刘柄权突然反应过来,出言问道:“掌门,既然我师兄是遭人毒手,那他是何时传你衣钵的?”

    “谁说这掌门之位是你师兄传给我的?”林微呵呵一笑,然后又道:“都起来,想必你们也是心存疑惑,无妨,我就将事情和你们说清楚,免得你们心怀芥蒂,怀疑我是骗你们。”

    林微看得出来,纯元宫里不少人依旧是怀疑自己,当下是将六道珠串中纯元子神念之事讲出,更讲明纯元子是代师收徒。

    这一下就不得了,刘柄权听的是目瞪口呆,谁能想到,在他们眼中应该早已经羽化的纯元子,竟然还残留一丝神念,而且就在六道珠串当中。

    显然,他们不理解,为何六道珠串留在纯元宫有数百年,都没有人发觉这一点,不过这件事,涉及林微最大的秘密,林微自然不会多说。

    而在林微讲出一些纯元子的经历,甚至是道出只有纯元宫少数人才知道的派中隐秘之事,饶是如此,刘柄权还是将信将疑,毕竟这件事实在是不可思议。

    “你们都记住,此事是纯元宫绝密,绝不可泄露出去,违者,按叛教处理。”林微这时候叮嘱一句,却是纯元子当年也有不少仇家,他们若是知道纯元子还留有一丝神念,说不定就会找来,到时候就麻烦了。

    刘柄权等人自然知道利害关系,都立誓不泄露只字片语,而且他们大都是从小在纯元宫长大和修炼的,忠诚也是毋庸置疑。。

    不过现在刘柄权也是哭笑不得,心情复杂,他已经六十多岁,修道五十多年,现在还得冲着一个十四岁的娃娃尊称“师叔祖”,这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不过规矩不能废,辈分就是辈分,哪怕是一个婴儿,和纯元子祖师是师兄弟,他也得行大礼,称呼师叔祖。况且,纯元祖师若是真的还有一丝神念存在,对他们纯元宫意义就大了。

    ……

    新的一周,求收藏、推荐票、打赏,明天凌晨上架,大家记得来支持订阅!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