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六十章 送礼佳品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封建礼法害死人啊。

    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古代,老铁枪就是张超的天,秦叔宝这个义父也能当张超一半的天。婚姻大事,他们一直说不能儿戏,然后就给张超决定了,根本不管张超的意愿。总之就是,你能接受那是最好,你想不通,那就回去好好想通来,这件事情没有更改的余地。

    崔十三娘,马上就要成张超的未婚妻了。

    可张超却连姑娘今年多大、长什么样,属什么的,什么星座统统不知道,没有照片,没有微信,哎,别提了,张超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老爹和秦琼两个自己也还是鳏夫呢,此时却十分热情上心的在聊着该如何提亲,把事情定下来。

    哎,你们就不问下我的感受吗,我的感受就真的那么不重要吗?

    自己的婚姻大事,却一句话也插不上嘴,张超坐着无聊,郁闷。

    干脆起了身出了厅,在外转了一圈,张超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侧门外。

    侧门开着,张超发现熟人秦敢正从门外进来。

    “敢哥。”

    “三郎。”

    两人互相拱手。

    张超看到门对面挺热闹的,好像那里是程家吧。

    “敢哥,程叔家今天很热闹啊?”

    秦敢笑笑,“宿国公今日摆烧尾宴呢,这不,京师不少文武勋贵都过来捧场祝贺。”

    中原一战后,天策上将秦王李世民声望如日中天,而程咬金等几人也是风光一时无俩。比之秦琼的低调,程咬金却非常高调。从统军升为护军,程咬金特意宴请京师勋贵文武,就是要显摆。

    那些勋贵官员们都从前门进了,这边侧门则是他们的家人提着礼物进门的。

    “你这是去送礼了?”

    秦敢点了点头,“郎君让我过去打声招呼,他一会晚点过去,刚宿国公还问起你呢,我说你也一会过去。”

    “那我先去恭贺一下程叔吧。”反正秦府呆着也是无聊。

    宿国公程府非常热闹,程咬金的官职爵位算不上多高,但人家现在是秦王当红打手啊。程咬金的面子可以不给,但秦王的面子必须给。

    从侧门进了程府,只见各家送礼的管事仆人都排着长队。

    这程咬金真是高调啊,借着这机会收礼都要收的手软了。

    张超不是头一次来程府,何况身边还有个秦敢随同,因此程府的管事仆人们都对他客气有加,直接就有人去通报程咬金了。

    程家的花厅,程咬金正拉着一众军中大老粗们闲扯着呢。

    “老程,还别说,你家这个暖炕确实不错啊,不见明火,不受烟熏,就能享受如此温暖舒适,非常不错。”

    说话的是段雄,秦王府右二护军。段雄是秦王府的老人了,他父亲曾是太原官吏,是李渊的属下,后随李渊起兵。段雄兄弟也一直在李世民麾下效力,在今年的中原大战中,段作战时战马倒毙,郑军两员将领抓着他的头发,要将他带走,但在渡河之时,段志玄却纵身跳起,把二人拉下马,夺马驰归。

    “志玄你若也想要,我可以把工匠介绍给你。”程咬金笑道。

    段雄字志玄,段雄是他的名字,而志玄是他的表字,段雄平时以字行,大家多称呼他的表字段志玄。

    段志玄和程咬金也算是英雄相惺,段志玄十四岁就应募东征高句丽。后来他跟李世民起兵,与屈突通作战,被桑显和偷袭,军营溃散,段志玄只带着二十余骑冲阵,连杀数十人,虽然身中流矢,却依然三次冲入敌阵,最终唐军军心大振,击败隋军。

    说起来,段志玄也是程咬金、罗士信这类将领,勇悍无比。

    当年程咬金在瓦岗时,有次与王世充作战,裴行俨也是战马倒毙,陷入重围,程咬金单枪匹马杀入敌阵,九死一生救出裴行俨。

    “好,我可记下你这话了,明天你就帮我安排。”段志玄毫不客气。

    车骑将军侯君集、张亮等一票秦王府自己人,也纷纷要求程咬金安排。

    “国公,张三郎来了。”

    程咬金听管事一说,哈哈大笑,“正好,我给大家引见一下我的后辈,也是叔宝新收的义子,而且我家这暖炕就是他家工匠修的,一会你们谁想要修暖炕,直接跟他说就好。”

    “叔宝兄新收了义子吗?”

    张超进入花厅,立即成了被围观的对象。特别是一众武将大老粗,全都毫不掩饰他们围观的样子。

    甚至还有个家伙,居然还动了手,一双粗糙的铁砂掌,居然伸到了张超的脸上乱摸,还有个更可恶的家伙,居然要检查张超的胸肌。

    不少人也发现在了张超的短发。

    “你就是叔宝兄新收的义子?”

    “这个暖炕是你家做的?”

    “回诸位话,这暖炕确实我家所做,目前也是整个长安,甚至整个天下独家拥有的手艺。只需要一天时间,我们就能给你建好一个新暖炕,不管天多冷,也能让你温暖如春。我们还可以根据你们的要求专门打造。”

    “标准版暖炕一个只收五斗粟,一天就能好。”

    张超很卖力的给自己家的工程队打广告,在座的可是非富即贵,都是潜在客户啊。虽然这些人家里有钱,用的起炭,可不管是炭盆还是火炉,哪里有暖炕来的更舒适。

    这些人一旦成了客户,可就是大客户,这些人家里哪个不是家拥大宅,房屋众多。他们要修肯定就不止修一个暖炕,而且这些人也肯定不会修那么简单的炕,比如他们用料会更好,如果张超全包,包工包料,那么这里面利润可就更大。

    土砖改成青砖,炕沿普通木料改成檀木楠木之类的,炕席炕柜这些也给包了,操作空间很大啊。

    “三郎,你今天给我带了什么礼物啊?”

    程咬金很不客气的问道。

    张超无奈,中国礼仪,都是习惯客人走后才拆礼物的,可程咬金却跟个歪果仁一样,当面就问。

    真是非常之人,不走寻常之路啊。

    张超还真没带什么礼物,这么熟了,还用带啥礼物啊。

    可是现在程咬金当面问起,张超总不能说没带吧,这也太没礼貌了。

    这么多人望着张超,张超十分尴尬,不过他突然想到一样东西。

    “今日叔父摆烧尾宴,侄儿也没有什么能的出手的礼物可送,就自制了一样礼物,希望叔父别嫌弃。”

    说着,张超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程咬金毫不客气的就直接拿了过去。

    盒子打开,一股子香味扑面而来。

    “莫不是妇人所用之香药?”

    “回叔父话,这是香皂,专供洗面浴身之用,并不限男女。”

    张超来到唐朝之后,就发现唐人缺少这些日常洗浴用品。虽然市面上也有一些澡豆、面脂、香药一类产品,可都是药店在卖,而且非常的昂贵。

    上次张超去张家药铺买材料时就发现了这一情况,比如张家药铺卖的澡豆,就采用白术、细、皂荚、冬瓜仁、猪胰、桃仁、豆末、面粉等十九味材料,加工而成。把十九种药材搅在一起捣成细粉,用面浆把猪胰煮烂,取汁和细粉团成饼状晒,再捣细并用细罗布筛过,做成圆球,既可用来洗手洗脸,也可心用来洗澡。

    这其实就是早期的肥皂,主要的材料还是皂荚、猪胰脏、豆末、面粉这几种,其余的药材则不是不可或缺的辅料。

    当然,这样用了十九味材料,还主要是药材做出来的澡豆,可不是什么大众货,而是非常昂贵的,也只有那些富贵之家用的起,而且就这配方,也不是各家药店都有,每家药店的方子都是独家珍藏的。

    张超那天看到张家药铺有澡豆出售,本来想买些回去用的,可一问价就吓倒了。药店还对他们的澡豆配方珍秘无比。

    张超回去后就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查了许久,最后找到了一个澡豆古代配方,还是药王孙思邈在千金翼方里收录的。里面就记载了妇人面药、面脂、澡豆的配方。

    其中有一个澡豆配方,就是用了十九味药材,并有详细配比方子。

    这样的方子,普通人是用不起的,起码张超都觉得自己用不起。

    张家沟的村民,平时洗头都是直接用草木灰,洗澡则是用淘米水,洗衣服用皂角洗净,再用米汤浆洗。

    非常简单。

    不过张超觉得很不习惯,尤其是洗澡,拿淘米水洗澡,这哪能洗的干净,洗的香喷喷啊。正好做面碱有提炼出烧碱,这可是做肥皂香皂的好材料。有了烧碱,再配上猪油牛油等一些简单易得的材料,立马就能缺出肥皂。若是再加点香料之类的,马上就能变身为香皂。

    抽空,张超也试了试手,刚烧制出了几块肥皂和香皂。今天张超出门带了一块香皂在身,倒不是他预料到今天会有这场面,实在是他带着自己用着方便而已。

    现在,倒是应了急,当做礼物送给了程咬金。

    “香皂?确实很香。”程咬金放到面前闻了闻,然后大叫一声,“来人,给我打盆水来。”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