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六十四章 陪门财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张超脸色一变,“什么,已经谈好了?”

    “嗯,谈好咧。”

    这个结果让张超很是惊讶,本以为,这事情应当不会有这么顺利的。

    “崔家就没提什么要求么?”

    “崔家很有诚意的,郑家对这桩好事也很支持的,我和你义父也比较中意这桩好事,两边自然是一拍即和。”老爹很高兴的道,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把崔家要的一千两黄金的陪门财要求说出来。

    陪门财并不是普通的娉礼。

    如山东五姓七宗这样的千年士族豪门,他们以往都是实行门第婚,就是各大豪门之间相互联姻。

    但到了如今,北方经历连续的改朝换代,自西魏到周隋唐,都是关陇集团得势,旧北方豪门士族山东士族反而成了站队失败者,政治上一次次受到打击,尤其是经历一次次的战争,山东饱受战乱,许多本来高高在上的高门士族都家道中落了,甚至变的穷困潦倒。

    因时势所迫,这些名门也不得不纾尊降贵,通过与那些出身小地主或者寒门的军功新贵或者是富户通婚,来重新提升家族的名望地位以及获取经济支持。

    陪门财,就是那些庶族卑姓想要与这些高门望族结亲,需要为他们身份地位的悬殊而支付的经济补偿。

    这种情况,在如今十分流行。

    那些山东士族纷纷与皇家以及皇亲国戚以及关陇贵族乃至朝中军功新贵,甚至是富商大贾们结亲联姻。

    而被他们视为暴发户的关陇贵族们,许多都门第底蕴不深,有意借与山东士族名门联姻,来增添他们家族的名望。

    双方各取所需,这种联姻便盛行起来。

    这种婚姻也便被时人称为卖婚。

    卖婚收的陪门财一般都很高,非百万不可。

    崔家跟张家联姻,那是真正的门不当户不对,可崔福善看上的是张超是秦琼义子,与程咬金罗士信李世绩等一票山东地主阶层出身的大唐军功新贵们的良好关系。这些新贵在李唐朝中是股子很强大的力量。

    而且张超没什么功勋在身,却又善于经营,这又让崔善福觉得如果把女儿嫁给张超,以后还能给崔家带来经济上的好处。

    崔善福的妻子王氏给他算过一笔帐,若是把十三娘配个门第婚,嫁给王李郑卢等大姓,那么崔家不但收不到一分陪门财,而且还得给一大笔钱财做嫁妆,特别是崔善福前妻郑氏当年带来的那些嫁妆,肯定得由十三娘再一点不剩的带去夫家,完了,崔家还得陪上一笔嫁妆。

    可如果把十三娘嫁给张超,那么崔家不用出陪嫁,还能得笔陪门财。说不定,还能把十三娘母亲郑氏留下的嫁妆都给留在崔家。

    崔十三年今年十八岁,还没有嫁人,有很大部份原因就是后娘王氏不肯给她配门第姻。王氏不肯拿出大笔钱来做陪嫁,而且也一直惦记着想吞掉郑氏留下的嫁妆,她还想得一大笔陪门财。

    没有大笔钱财陪嫁,王氏坚决不肯与一般家族通婚,而她又死活不肯给十三娘配门第婚,因此崔十三娘这个家中嫡女一直到了十八岁了,也还待字闺中,成了大龄剩女。

    这次秦家愿意为张超向崔家求亲,王氏立即狮子大开口,一开口就要黄金一千两。那可是整整八百万钱,比现下山东各大豪门索取的陪门财可高的多,甚至是几倍之数。

    王氏之意是先多喊点,反正漫天要价嘛。

    但让崔家没料到的是,秦琼居然为了一个义子,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就应承了下来。

    一千两黄金,对于崔家这样的破落户来说也是一大笔钱了,可对秦琼这样的新贵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他没有跟崔家讨价还价,一千两就一千两。

    为了给张超娶个五姓女,秦琼非常大方豪爽。

    秦琼给张家出了一千两陪门财,这桩婚事立即就没有了半点阻碍了。

    不过秦琼跟张铁枪说了,陪门财之事暂且不要跟张超说,这笔钱他出了,也就当是给张超的成亲礼物了。

    这事让老爹非常感激,若不是秦琼,张超肯定攀不上崔家这样的名门,若不是秦琼,张家也拿不出八百万的陪门财来。老爹倒不是攀龙附凤之人,若是他自己,他是绝不会去攀附名门的,只是张超是自己的儿子,为了儿子,做父亲的总愿意去做许多自己本来不愿意做的事情。

    不过这些事情没必要告诉张超。

    “崔家没啥条件咧,他们看好你这个人,觉得你很不错,将来肯定有出息。”老爹笑道。

    “不过,崔家说了,到时可能不会有太多的嫁妆,但也不会太亏待你们。崔将军说了,到时会把东市的福满楼还有一家粮铺已经一家布庄还有京郊一个五百亩地的庄子做为嫁妆陪嫁。”

    一栋酒楼两家商铺,加一个庄子,这些加一起能估个几十万吧,若是估高点,可能估个百万钱。

    听起来已经很不少了。

    这让张超更加疑惑了,崔家居然给这么多陪嫁?这听起来跟山西媒老板嫁女一样啊,动不动陪嫁上亿。

    只是这样的好事居然轮到自己头上?

    崔家就算想要巴结秦琼,也没必要这么跪舔吧。百万嫁妆,对如今的崔家来说也是很大一笔负担啊。

    “崔家没要彩礼?”

    “彩礼肯定得给的,但他们没多求,没提条件,我们自己看着给就行,我跟你义父商量好了,给一百两黄金。”

    “崔家答应了?”

    “答应咧,我早就了,他们看中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钱。”

    张超真的不太相信,彩礼只收八十万钱,陪嫁却陪百万?若是一般人家,还正常,可崔家那是五姓七宗啊。

    “老爹,我问你个事,那崔家娘子真的不是斜眼歪嘴,或者瘸子,要不就是麻子?”

    “当然不是,你义父上次已经请人过去见过崔家小娘子了,虽然年纪稍大些,今年已经二九,可是人长的还是很清秀的,还能识文断字,更通算术,女工厨艺都会。”

    张超越听越不对劲了,年芳二九,那就是才十八岁。没残疾,长的还好,还多才多艺?这么好的姑娘,又出身名门,还是崔家嫡女,应当是各方踏破门槛追求的吧,怎么会落到他手里来?

    “你别想那么多,我还是那句话,崔着两家看中的是你这人。”

    “一百两黄金,我们也拿不出来啊,我看还是算了吧,高攀不起。”张超借机道。

    “你义父已经替你出了,你就安心吧,娶五姓女,别人求还求不来呢,你看不但皇家娶五姓女,就连关陇豪右,和许多军功新贵都争着与山东士族联姻呢。山东士族的女子门风好,家世好,一家有女百家求,你也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连太子妃都是五姓七宗的荥阳郑氏女,其它那些朝中勋贵不也纷纷与他们结亲。

    “我们已经跟崔家约好了,改天定个日子,到时崔家请我们过去坐坐。到时他们安排个机会,让你们可以相互见一眼。”

    这也算是大唐版的相亲了,不过见一面是真的只见一面而已,没有交流的。找个机会,远远的让两人相互看一眼,隔着老远看一眼,反正就是婚前有个印象,不至于完全的盲人摸象。

    见此状,张超也只能暂时答应下来。

    其实他更想娶个小家碧玉,若是哪个小地主家的女儿就更好了。

    他很为自己的一百两黄金而心疼,上次从崔家坑了一百两黄金,这转眼又要全吐回去了。若是自己找个门当户对的地主小姐,结婚还有赚呢。

    这年头,如果是门当户对的婚事,那么一般男方虽也要给娉礼,但往往女方要给双倍的陪嫁,甚至更多。

    因此民间有句俗话,就是盗贼不进五女之门。如果一户人家生了五个女儿,那盗贼都不会光顾他家。这样的人家,肯定嫁女儿都嫁穷了。

    王老伯家有九个女儿,不就穷的很,家里三个女儿已经适婚,因没钱陪嫁都找不到婆家。

    现在不少人都愿意把女儿嫁给比自家身份低一些的男方,这样一来,可以省大笔陪嫁,还能赚一大笔陪门财。

    娉礼八十万,陪嫁有一百万,看来倒也没亏本。

    只是张超觉得自己人都没见过,这都已经定下来了,太不靠谱了些。

    一百两黄金啊,张超还是很心疼,得卖多少个黄馍馍。

    好在香皂意外大火,能够马上赚上一笔。

    张超告诉老爹,自己已经接到了三千多块香皂的预订。

    “每块香皂卖六贯,纯利足有五贯多,三千多块就是一万多贯啊,这次发了。”张超把不愉快抛到脑后,还是赚钱更让人爽。

    张超打算这个香皂工坊继续按之前餐点生意一样,给五位国公各一成,这样张家父子继续保留五成股份。

    分掉一半收益,张超也起码能收益八千贯左右,足足八百多万啊。

    这单生意做完了,他就真的是家财万贯了,若是后续还能开拓更大市场,那以后就是一个大聚宝盆,源源不断的进账了。

    把香皂生意一半股份给五位国公,张超也是没有犹豫的,越是这种暴利的买卖,就越得有坚固的靠山,要不然,根本守不住。

    老爹在一边听的目瞪口呆。

    “你是说,你刚才这一会,接到的香皂订单做完,我们就有八千多贯的纯利进账?八千多贯,一千两黄金?”

    “没错,等做完手上的单子,我们就能有千两黄金收益,这还没算后续的呢,老爹,咱们要发了!”

    老铁枪咧开嘴笑了,笑的很开心。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