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七十七章 组团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单雄信终于出狱了,走出大牢门,重见天日,单雄信不觉老泪纵横。一个响当当的山东大汉,忍不住跪在地上,用嘴亲吻着大地,这是自由的大地,自由的空气。

    关在牢里这段时间,飞将单雄信头发都花白了,整个人憔悴了许多。

    “二哥,家里已经给你准备了接风宴,为你去晦。”秦琼站一边。

    “谢谢叔宝,谢谢咬金,也谢谢士信谢谢进达,谢谢君羡,谢谢黑闼,谢谢诸位老兄弟们。”单雄信站起来,朝着一群前来迎接的瓦岗旧兄弟做揖道谢。

    “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些干什么,世绩今天虽然不在,但他走前也是为此奔波许久,就是去了河北,也是日夜惦记着二哥,来了数封信呢。”

    “大恩不言谢,这份兄弟求命之情,单某永远铭记在心。”

    以前单雄信很狂很傲,跟秦叔宝程咬金他们的关系也只算一般,但经此一事,他深深明白,叔宝他们对自己确实很不错,洛阳投降诸将,几乎都被处死了,唯有自己,九死一生,最后还捡回了一条命,全亏了叔宝他们。

    “不说那些了,回家吧。”

    “叔宝,我想先去趟灞上张家沟,先去感谢下三郎。”单雄信很诚恳的道,这次能出来,前后过程他都已经知道清楚了,好兄弟世绩他们出了大力,但关键还是靠张三郎一语点拔,要不然现在他肯定没命了。

    他也很好奇,秦叔宝收的这个义子究竟是什么样的。

    “三郎自家人,明天再去也来的及。”

    “还是现在就去。”单雄信笑笑,“说实在的,这些天在牢里天天吃着张家的面点,黄馍馍肉包子白面馒头还有豆浆油条,一顿不吃,还真有点想的慌。”

    “哈哈哈。”

    一众山东大将一齐大笑,“三郎家的面点确实好吃,现在我家也天天让三郎送餐上门呢。”

    “走,去张家沟,咱们吃三郎家去。”

    “走,去张家沟。”

    一大票瓦岗旧将纷纷打马出长安,引得许多行人侧目。

    “叔宝,谢谢你了。”

    “二哥又说这客气话做啥。”

    单雄信不再多说了,但心里却牢记着这份感情。他知道叔宝已经应下皇帝的赐亲,要尚皇帝第五女桂阳公主。

    若不是他的事情,叔宝可能不大会同意这门亲事。这年头,愿意尚公主的新贵少,大家更愿意娶五姓女。愿意跟叔宝联亲的五姓七宗也多,可最终叔宝却还是答应尚桂阳公主,他知道这是为了他,为了能够让皇帝和秦王赦免他。

    就是单雄信,这次为了出来,最后也答应了皇帝娶皇帝的表妹独孤氏。这独孤氏和桂阳公主一样也是个寡妇,当初李密降唐,皇帝就把独孤氏嫁给了李密,结果后来李密又叛逃,被杀,独孤氏成了寡妇。

    这次皇帝赦免单雄信,其中有一个条件就是让他娶独孤氏。

    若一般情况下,单雄信是不愿意娶一个这样的寡妇的,独孤氏不但是寡妇,还是自己曾经的主上李密的妻子。可形势比人强,他不得不同意娶独孤氏。

    叔宝娶桂阳公主,他娶独孤氏,以后一个是皇帝驸马,一个是皇帝的表妹夫,都成李家人了。

    出了长安城,单雄信策马加鞭,加速疾驰。

    自洛阳兵败投降后,他在牢里已经呆了好几个月了,简直是不见天日,虽有一众老兄弟照顾,可这日子也是难熬啊。

    断头饭都吃了好几顿了,那种彷徨煎熬难以言明。

    单雄信好几次都想过,干脆给个痛快算了。可一想到自己的妻子儿女,自己那一大家子人,他便没了这份痛快。

    好多人都说他不英雄不丈夫,可自己放不下家人。

    三十里路,一众将领们打马奔驰也就小半会功夫就到了。

    马蹄如雷,那动静还引得把守村门的根叔吓了一大跳,差点就要转身敲响铜锣报警了。

    “根叔,是我老程。”

    程咬金远远的喊道,根叔这才发现,原来是那几位贵人来了。

    “原来是程公来了,我这就通知三郎去。”

    “不用那么客气,熟门熟路的,我们自己进去就行。”

    程咬金到了张家沟,把自己当成了半个主人。

    下马,进村门。

    “才隔没几天来,张家沟又热闹许多了啊。”

    程咬金发现张家沟变化不小,好几处正开工的工地,“这是在干啥呢?”

    “回程公,这边是铁枪新家,那边是正建的蒸房,以后里面垒很多灶,专门蒸饼的。那边则是澡堂还有食堂,以后大家都在这里吃饭。”

    “你这还专门建一个澡堂?这张文远也太会享受了吧?”

    “澡堂是给全村人建的,三郎说建好后,全村老少都可以去洗。”

    秦叔宝罗士信等人对此还算习惯,头次来的吴黑闼、李君羡、田留安、常何、席辩、杨虔安、李君义及豆卢达等将却十分好奇。

    这灞上小村庄倒是份外独特啊。

    “这村子人多。”

    “嗯,是比之前我们来时多了不少人。”

    “张三郎,你程叔来了,还不快出来迎接。”程咬金远远的就扯着嗓子吼上了。

    张超老远就听到了,连忙前来迎接。一看到这架式,也大为惊讶,这是组团来的啊?

    秦琼拉着张超过去,“今天你单叔出来,家都没回就先来你这,说要好好感谢你,你来见过你单二叔。”

    单雄信啊。

    张超抬眼打量着这员号为飞将的骁勇将军,只见这人虽然面色有些苍白,神情有些憔悴,可身材高大,红色方脸膛,浓眉大眼,起码一米九多,虎背熊腰的,一看就知道是条好汉。

    “三郎见过单叔。”张超连忙就要叩首,单雄信直接伸手托住了他,“该行大礼的是我,若没有你一席话,我单雄信今日早成了刀下之鬼。三郎,请受单雄信一拜!”

    说着单雄信一撩衣襟就要下跪,这可把张超吓着了,好在秦叔宝和程咬金两个运作快,一左一右把他扶住了。

    “先进屋吧。”

    张家窑洞太小,最后还是拿了长条凳坐在外面的小院里,好在今天天气不气,还能晒晒太阳。

    在秦琼介绍之下,张超一一又认识了一众瓦岗旧将,罗士信那些人自然不说了,老相识了。单雄信今日也终于得见,但其它不少名气不如秦琼他们的也不少。

    “这位是你李叔李君羡,现为秦王府左一马军总管。”

    听到这名字,张超第一反应就是他看过的一部电视剧,好像叫至尊红颜啥的,里面李君羡一头白发,跟武媚娘各种爱恨纠缠。

    不过这肯定是瞎编的,李君羡现在能担任马军副总管这个职位,那也是很得李世民重用的了,职位也仅比牛进达要低点。这年头,马军将领向来比步兵将领要地位高点。

    第二个介绍的是吴黑闼,吴黑闼名广字黑闼,跟刘黑闼倒是名字相像,也是员悍将,瓦岗出身,当年与秦琼他们一起离开王世充降唐。如今也是秦王府麾下,是右一马军总管。

    “这位是你常何叔,原也是秦王府的,现任左领军卫中郎将。”

    常何,这人张超知道,听说过。

    玄武门之变时,常何不是把守着玄武门嘛。听说他本来是瓦岗旧将,后来降了王世充,再后来又投了李唐。一开始是在李世民麾下,再后来担任了禁卫将领,把守玄武门。

    太子李建成极力拉拢常何,将他拉拢为自己的心腹。

    但也有人说,其实常何投太子,是李世民的反间计。假投靠太子,实际却还是秦王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当玄武门之变时,常何会临阵倒戈,倒向了李世民,在关键的时候,放李世民入玄武门,然后把太子和齐王关在宫内,将太子和齐王府的人马挡在宫门之外,让李世民以弱势的兵力,却完成了控制皇帝,擒杀太子和建成之壮举,逆风翻盘。

    玄武门之变,常何可是最关键的一步。他若倒向太子,李世民可能兵变失败。

    不过现在看,常何也只是一个魁梧的壮汉而已,真想不到,这竟然是决定历史走向的一个人。

    其它豆卢达等数将,也都是担任车骑将军、骠骑将军等职位的将领,多在秦王府任职,既是秦叔宝等人的老兄弟,也是部下。

    “咱也不要干坐着啊,三郎啊,把你家吃的东西拿出来啊!”

    单雄信直接点菜,“先来那大肉包子,多来点。要全肉馅的,不要素菜的也不要混的。越大个越好。”

    张超现在一般都不亲自动手做面点了,可这群人点名要他亲自做,张超也没办法了。

    “全肉馅大肉包子,没问题,稍等!”

    张超现在卖的肉包子有好几种,分为一两二两三两四两,四种大小的包子,一两一个的算小笼包了,四两一个的则是大肉包子。

    包子主打的还是肉和菜混的馅包。

    四两的纯大肉包,可是高级货。

    这样的大肉包,每个四两重,肉馅重一两,皮重三两。用料也非常讲究,面皮配料是面粉一斤,按二比一配温水半斤,然后面碱一钱半,糖一钱。而肉馅则是肥三瘦七的猪肉七两,加盐两钱,糖四钱、麻油三钱、清水二两,葱适量。

    这样的配比就是豪华配置了,最后蒸十个大肉包,每个差不多四两重,肉馅就有一两。里面还加了麻油和糖,尤其是糖,这可是相当贵的,这年头叫婆罗门糖,也叫沙糖,加上一丁点,就值不少钱。

    这种纯肉馅加糖的四两大肉包,张超打算以后走高档路线,做为给大户人家和酒楼饭店的供应产品。

    这样的大肉包子,怎么也得卖他个五十文一个吧,在后世,这样的大肉包可是得卖四块五一个。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