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七十八章 买牛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张超的豪华版大肉包,赢得了一众山东好汉的一致称赞。他们甚至还吃大肉包比赛,精瘦的罗士信吃了九个,程咬金吃了十个,牛进达依然比他多吃了一个。

    然后吃的最多的却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单雄信,四两重的大肉包,他一人吃了十八个。

    张超看的是目瞪口呆,果然不愧是山东好汉,吃东西都这么猛。

    一群悍将横扫了十几笼大肉包后,一个个瘫在屋里暖炕上,拍着肚皮等消化。

    “我打算在这隔壁买几百亩地,立个庄子,以后就跟文远做邻居,有空就来这里吃包子。”单雄信一顿猛吃之后,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先前的那些萎糜之气尽去。

    “欢迎单叔来这边买地修庄子,能跟单叔做邻居求之不得呢。”

    “我也要来这里置个庄子。”程咬金向来不落人后,拍着肚皮跟着说道。

    “算上我一个。”罗士信也道。

    张超站在灶台边给大家准备山渣糖水,这是消食用的。这些家伙一个个吃起东西来跟打仗一样,好像肉包子是敌人一样,毫不留情,一个个都吃了十来个。这可是四两一个的大肉包,四个就是一斤。

    张超倒欢迎这些人来这里置办庄子,虽然办个庄子会很不容易,但一想到这些人都是国公啊侯伯什么的,张超倒不替他们担心了。

    张家现在也有五百多亩地了,但地分的比较散开。其实老爹一直想要把这些地给置换一下,把地都置换到一块来,这样更有利于管理。但想法是好,想换却难。

    如今是开国之初,百姓穷归穷,但生活还是有些保障的。比如今年,因为中原大战以及江淮东南的大捷,皇帝就下诏,免除天下税赋一年。

    各地的百姓,或多或少都分到了一些田地,在不是实在过不下去的情况下,是没有人愿意卖田的。而且现在百姓分到的田地,绝大多数属于口分田。大唐的百姓一般都是用口分田种粮,永业田种桑麻,而且朝廷也规定了,口分田是禁止买卖的,除非你愿意迁去边疆宽乡,或者家里父母去世穷到没钱下葬。

    张超说了自己的想法。

    没料到单雄信却只是呵呵一笑。

    “这算不得什么难事,买卖不成,还可以置换。”

    单雄信以前可是河南富豪,家有良田千顷,这些年在瓦岗他也是首领之一,到了洛阳王世充那,也做着大将军。论钱财,单雄信真的不缺。他既有钱,也有地,只要他肯多出些钱,再拿地来置换,想要在灞上置办个几百亩地立个庄子,真是太轻松了。

    这就好比后世遇到钉子户,钉子户虽然厉害,但如果开发商能拿大把的钱直接砸,也没有哪个钉子户真的就能一直钉在那里的。

    “可惜三郎已经与崔氏女定亲,要不然我都要把女儿嫁给你,让你做我东床快婿。”单雄信拍着肚皮,一脸可惜的道。

    跟张超接触才半天,单雄信却越看越喜欢张超这性子,人聪明,却又淡泊。经历了这次的九死一生后,单雄信对于功名富贵这些也看淡了许多,只想重做个悠闲的富家翁。

    程咬金在一边哼了一声,不屑的道,“等你家姑娘,那等到猴年马月。你家莲娘今年才三岁,起码也得十年后才能出嫁吧,张三郎岂能等那么久,就算三郎没和崔氏女定亲,这也耽搁不起啊。再说了,就算三郎能等,也轮不到你啊,我家丫头就更合适些。”

    “三郎的泰山我是当不上了,只能当个邻居了。”单雄信笑笑,“这次多亏三郎和叔宝相救,我别无感谢,就送三郎一点田地吧,回头我在这里置换些地以做谢礼。”

    “千万别,单叔与我义父那是生死兄弟,说那些就俗了。”

    李世绩上次也要送张超五百亩地,这次单雄信也要送地,其实张超很想收。但他知道,真不能收,老爹绝不会同意,秦琼也不会同意。

    要置田买地,还是得靠自己。

    先赚钱,建好新窑洞,改善好生活,然后再谈买地置田吧。

    “其实三郎现在也是个小地主呢,家里田地也五百多亩。”程咬金嘿嘿笑道。

    “哦,还不错。”单雄信道。

    五百来亩地,在这些人眼里真不是个什么事。不说如今这群人个个非公即侯,就是早在隋朝时,那也都是一方豪强,徐世绩家,过去那是僮仆千人良田万亩。单雄信,也是曹州首富。程咬金,也是山东的地主,牛进达,官宦之后....

    到如今,这些人全都成了大唐新贵,贵为公侯,既有封邑又有赏赐的田地,还有勋田职田官人永业田等,个个起码是几千亩田起。

    五百亩田,不值一提。

    “别小看文远是个小地主,人家可是很仁厚,一接到地,就立马跟原来的佃户们签订了新租佃契约,把原来的****分成,改成了亩只收五斗粟,还承诺免费借给耕牛呢。”

    单雄信等听了无不动容。

    他们虽不太管庄田的事情,但也知道****分成,是现在普遍的租率,而亩收五斗粟租,可就降了不止两成,何况还免费借牛。

    “三郎,你这样做是仁厚,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来,也等于无意之中得罪了许多周边的其它地主啊。你把租子降这么多,让其它地主怎么办?人家是降还不是降呢,这心里岂不恨你?”单雄信劝说道。

    张超听了只是微微点头,这个事情他是考虑过的。一开始确实有些欠考虑,但后来想想,自己也不是普通的小地主啊,自己后面有人呢。

    有诸位国公们撑腰,他一小地主降点租子,谁能拿他怎么样。况且,他不是单纯的降租子,而是改变了租佃的方式,原来是实物分成,而张超是收固定租额,本就是两码事情。

    “五百多亩地,免费借牛给佃户口耕种,这可得不少耕牛啊。”单雄信笑笑,“正好我认识一些专门贩牛马的人,你要多少耕牛,我倒可以给你弄来一些健壮且又比较便宜的耕牛。”

    张超眼睛一亮,这倒是件好事。

    “我们家五百来亩地都是佃出去的,基本上都是塬上坡地,主要种麦粟也会间种豆子。我打算,先买个二十来头牛,买两头公牛,其它都买母牛,母牛还能下崽。”

    “现在牛马不好弄,价格较高。一头大公牛起码得三十贯,一头两岁上的年轻母牛,也得二十贯以上。这样,我可以帮你拿个实惠价,就公牛三十贯,母年二十贯一头,你要多少,我回头就让人给你弄来。”单雄信很想给张超还点人情。

    “有没有还没教犁的一岁小母牛?”张超问。

    一般一岁口的小牛都还没教犁,而且买来往往也还没法耕田,还需要教犁,比较麻烦。但这样的小牛也有好处,就是还小,养个半年再自己训下犁就能耕种了,而且到两岁口,差不多就能配种下崽。

    这样的小牛买来,也会更便宜一些。

    “你要是想要一岁口小母牛,我可以给你算十贯一头。”

    “那就买两头大公牛,二十头两三岁口的母牛,三十头一岁口左右的小母牛吧。一共七百六十贯,我等会给你拿钱,托单叔帮我买。”

    本来买牛不应当在冬天买,因为冬天没有什么食物,牛会掉膘不好养。但张超想想,现在不买,等到开了春更不好买了。

    他都已经跟佃户们签了契约的,到时可是要给他们提供耕牛,总不能爽约食言。

    一下子买五十二头牛,得七百六十贯钱,这是一笔很大的花销。好在现在张超手里的几个生意都很不错,资金周转迅速,手里有这个活钱可用。

    况且牛买来也不用自己养,分送到佃户们家里喂养照顾就好。

    只买两头公牛,则是因为母牛更温驯,公牛一般脾气暴燥,弄不好还会顶人。尤其是公牛这东西,有些一山不容二虎。

    若是一个地方有两头公牛,见面肯定是要红眼睛打架的。它们甚至会把牛角打断,厉害的打的全身是血,总之就是容不得对方。

    但没公牛也不方便,养这么多母年总要配种下崽才更有收益。不能每次母牛发情了,还得牵到别地方去找公牛。

    买两头公牛,能保证自家母牛的配种,不过买来后得注意把两头公牛分开远点喂养,最好是不要放在同一个庄子里。

    “钱不急,等我把牛给你弄来了,你再给也不迟。”单雄信笑着道。

    程咬金道,“三郎你买这么多牛给佃户耕种,真是太大方了,这关中估计也就独你一家。”

    张超笑着回道,“其实我也不会亏本,前期拿出几百贯来,但这钱会有收益回报的。我买来牛,把牛放到佃户家里喂养照看。佃户帮我照看牛,农时可以用牛耕种,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很好的事情,而对我来说,这牛也是会下崽的,一牛下只牛崽,养上一年,收益可是很高的。养三年,下三头牛崽,母牛本钱就回来了,我还赚了一头母牛,然后每年下的牛崽可就都是纯收益。”

    这可是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年收益的买卖,张超觉得很划算。

    “可养牛也有风险,牲畜有可能染病,要是病死了,岂不连本都亏掉了?三郎,有句话你听过没,家财万贯,带毛不算。”

    张超一怔,有些悻悻的道,“请个兽医定期检查,加强照顾,总能把风险控制到最小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