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八十章 请酒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正式打窖前的敬神仪式,肯定是要很隆重的。

    对于张超来说,他虽不信神,但却尊重这些传统习俗。他也有意借这个机会,让老爹高兴高兴。打窖,对于许多这时代的人来说,尤其是一些普通的百姓来说,是人生中难得的一件大事,甚至比成亲结婚还要重要。

    毕竟每个男人几乎都会娶亲,但很多人几代都不一定能打一孔新窖。

    老爹原来不是张家沟的人,他在这里落户,也是重新开始。原来他们住的是别人的旧窖,现在自己打了新窖,那从此就是真正的张家人了。

    请道士来算吉日,请人来跳傩舞。当然也还得摆宴请酒,要杀猪宰羊。

    “摆流水席,不但修窖的窖匠要请,修窖的帮工也得请。”老爹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他蹲在新窑的地基边上,看着那片夯好的地基神情兴奋。

    张超也蹲在一边,不时的点头。

    “老爹,我觉得咱们干脆把全村人都请上。”

    “全村都请?也行。”老爹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请这么多客,花销不小,但想到这段时间做面点等也赚了钱,老爹倒也没想着抠。难得热闹一下,干脆就热闹些,也算是感谢下乡里乡亲,以后张家就正式在这里立足生根,开枝散叶了。

    “要不咱们把咱家的佃户也都请来吃席。”张超又道。

    没穿越之前,张超一直以为地主跟佃农之间的关系因此是紧张的,水火不溶的。地主都应当是黄世仁和周扒皮那样的角色,恨不得吸血扒皮。佃户们肯定也心里恨死了地主,可是当他来了唐朝,并且自己也成为了地主家的一员时,才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绝对。

    地主和佃农之间的关系,更比较像是后世公司老板和员工之间的关系。那种黄世仁一样的地主肯定是有的,就好比后世也有一些相当苛刻小气的老板一样。但多数情况下,地主和佃农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佃户佃租地主家的地,种地交租,平时也还要承担一些任务,比如给主家干点活什么的。而地主对佃户也不光有权利,也是有义务的。

    比如说遇到佃户有个三灾两病的,该帮衬的时候也得帮衬一二,逢年过节什么的,有时地主甚至还得给佃农们送点礼物表示表示。而佃户们平时有点时令新鲜蔬菜啥的,也会经常摘点送去地主家。

    比如哪家捕了几条鱼,打了点什么野味的,有时也会直接送到地主家去,地主家也不会白要,一般都是花点钱买下。

    张超家五百多亩地,全佃出去了。跟佃户们也签订了契约,还把实物租改成了定额租,实际是上大大减租了,佃户们对张家父子很是感恩戴德。

    张超又打算以后发展养牛业务,把牛交给佃户们养,耕作时借给他们使用。这也是一种一举两得的互利方式,另外张家的许多业务,也都是很需要人力的,这年头也没有那么多外来务工者,很多时候还是得靠着这些附近的乡邻们。

    后世许多大企业,都注意企业文化,注重的是一个企业的吸引力,能留的住人。张超也希望自己能够跟佃户们跟乡邻们关系弄的更好些,互惠互利。

    请乡邻佃户们吃顿席,又花费不了多少钱,却能加强双方之间的关系。

    五百多亩地,也是分别佃给了几个庄子数十户人家。

    “可以,一起请来吃顿饭,明年开始他们就开始佃租我们的地了。”

    张超大致算了下,张家这边招满员工后,大约得有不下五百人,其中张家沟村民得占约三百,另外二百左右是外村的。再加上请佃户等,真要全请下来,估计得有七八百人之多。

    “多杀几头猪,咱们席面就做八大碗。”

    “就摆三餐,早上是迎客临时餐,中午是正餐,下午散客餐。”

    “行,该买猪买猪,该买羊买羊,咱不含糊这次。”老爹点头,“对了,要提前跟你义父他们送帖子,到时请他们也过来坐坐,崔家那边最好也送份帖子去。”

    大致谈妥后,张超便开始回去写菜单了。

    既然要热闹,那就不能怕花钱,乡下百姓都这样,哪怕平时日子过的紧巴,可一旦是盖房结婚这样的大事,排场却还是得要的。

    好多人都是有着朴实简单的想法,觉得人活一辈子,就活一个脸面。该讲究的时候,就绝不能小气,不能丢了脸面。

    八大碗做席面,应当说是已经超出乡下的席面水准了。

    张超打算是四萦四素,都用清一色大碗。

    摊开白纸,张超落笔写下四萦,鸡鸭鱼肉。简单,却又不失大气。每桌四萦,鸡鸭鱼肉正好四萦。

    “鸡就用口水鸡,鸭用烤鸭,鱼用酸菜鱼,至于肉,就用红烧肉。四道菜,都是一绝美味。”张超一边写,一边自语道。

    至于四素,倒是简单,可以用排骨炖冬瓜、猪肉炖粉条、萝卜炒肉、肉沫豆腐。

    这四个菜也不是纯素菜,也能算是肉菜了。

    四萦四素后还可以弄八碟,这个可以是凉菜和干果。

    豆腐皮、千张丝、酸萝卜、拌笋片,再配煎蚕豆,炒黄豆、瓜子、松籽,正好八碟。

    写完菜单后,张超算了下,用料最多的是猪肉,其它鸡鸭鱼一桌一份就好。

    毕竟早晚两餐不算正席,早上那餐随便点猪下水蔬菜就行,下午那餐则可以把中午正餐剩下的再加点炒肉什么的就行了。

    “五百斤猪肉可能不够,干脆多预算一点。杀三头三百来斤的大肥猪,差不多就够了。”

    秦敢合上张超的菜单,目露惊讶之色,“照一千人份量做,这流水席排场有些大啊。光猪肉就得一千多斤,还鸡鸭鱼各一百只,长安城都没有几家弄这么阔气,八碗八碟。”

    程处默则望着酸菜鱼、口水鸡、红烧肉这几样菜大为疑惑,“这几样是什么菜,没听说过啊?”

    “放心,到时包准你们吃了就会喜欢。现在,敢哥你带几个人去附近乡上村里买鸡鸭鱼,我呢去收猪。”

    鸡鸭这些乡下村里人家几乎家家都养,因此直接上门收就行了,鱼则要提前到灞河、渭河等边上打渔人家去预订,这样才会新鲜的鱼。

    至于猪,乡下也几乎是家家都养的。

    分工之后,张超带了栓子小八小十三他们就在村里头去收猪。张超一家家去看,只要三百斤以上的大肥猪,这样的猪养的时间久,也最肥。

    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三头合适的猪。

    猪比较便宜,是贱肉不比羊肉。最近粮食价格不断下跌,猪肉价也开始跟着跌,张超直接就按着长安城里的生猪价格购买。

    生猪的价格比起猪肉价格便宜了许多,差不多就是猪肉价的一半。

    如今长安城里的米价是斗米一百五十文,一斤差不多折十五文的样子。而一斤猪肉的价格差不多是四斤米价,现在行情是猪肉六十文一斤,而生猪只有三十文一斤。

    长安卖的三斤以上的大鲤鱼则是跟猪肉一个价,一只活肥鸡则差不多是一百文一只,鸭要便宜一点,但鹅则比较贵,一只大鹅能值三只鸡。

    这个价格还是跌的比较厉害的,自长安常平仓放粮以来,各种物价都在迅速下跌。

    卖猪也是个热闹的事情,猪的主人叫来兄弟一起抓猪。

    狭窄的猪圈里面,抓耳朵的,扯尾巴的,抓脚的,一番忙碌,在猪的撕声尖叫中,总算放倒了猪,拿麻绳把猪成功的绑起来,大家嘿哟嘿的把猪抬出了圈。

    屋外,大杆称抬起猪称重,一群男女老少都盯着称星。

    张超没想着要占便宜,因此都是让那称尾放手后马上都要沉下去,等大家都认清了斤数后,才把数登记起来。

    “三百二十八斤半。”

    “毛猪三十文一斤,刚好是九千八百五十五钱。”

    一头大肥猪,都卖出半匹老弩马的价了。听到数字后,猪的主人呵呵大笑,而这家的女主人也露出欣慰的笑容,几个经常去找猪草的姐弟也都一起欢笑着。

    这头猪,对于这家人来说,是辛苦了一年多的结晶。其中买猪崽也花了不少本钱,一家人精心照顾,小儿女每天扯猪草,妻子每天还要斩草煮猪食喂养,还得经常清理猪圈,天天照顾,一年多了,终于出圈卖掉了。

    虽然猪降价了,可还是能拿到十几贯钱,这让他们非常欣慰。

    “文远哥,他们听说你要收猪,刚才都特意又煮了一顿猪食喂给猪吃,起码多加了十斤份量。”柯小八一脸不岔的向张超告密。

    张超只是笑笑,这也算是中国式农民的一种特色吧,农民的小聪明而已,不过张超也无所谓,占点便宜就点一点吧。

    “九千八百五十五钱,细柳叔,你一会就可以到我家去结钱。”

    “今天就可以结钱?”

    “嗯,今天就结。”几贯钱,张超手里随时可以拿的出来,没要必要去拖着。人家一头猪养了快两年,也是非常辛苦的。

    “咱,把猪抬回家去,杀猪!”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