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八十一章 杀猪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四个壮汉用两个结实的杠子,抬着那只五花大绑的三百二十八斤大白猪嘿哟嘿往晒场走去。

    晒场上,已经聚拢了一堆等着看热闹的小孩子。

    “杀猪刀准备好了没?”

    “好咧!”

    今天负责操刀杀猪的不是柯山,而是柯山的伯父,一个老木匠,同时也是村里的老杀猪匠,还是个猎人。

    他早早的拿着自己的那只杀猪钩挑着自己的杀猪篮子到了晒场,刚才张超他们去称猪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的杀猪家什又在磨石上打磨了一遍。

    刀上的锈迹全去,刀光锃亮。

    柯老伯拿手指在尖刀上刮了刮,对锋利度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回头喊了一嗓子。

    “装猪血的盆好了没?”

    “好咧好咧。”栓子连声应道,一面提着一个大号的木盆走了过来。

    “高粱秸杆呢?”柯老伯放下尖刀,拿起子自己的长钩子又问。

    “也好咧。”回话的是栓子的大妹钱大丫,她抱着一大捆高粱秸杆也过来了。

    柯老伯就如同是一个战场上检阅三军的大将,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切就绪,可以开始了。

    村里头虽然养猪多,但平时却是很少杀猪的。猪缺少饲料,只靠些草料等猪食,因此养的时间较长,普遍得一年半以上才出栏。而且养肥了的猪,村人自己是舍不得杀了吃的,多是卖给来收猪的猪贩子。

    村里只有到了年底时,柯老伯才会联合好几家人一起杀头猪,然后附近村里走村串户的卖出去,大家难得的会在年底的时候,割上几斤肉过年。

    柯老伯杀头年猪也只赚几斤猪下水吃而已,是赚不到钱的,有时许多人家还要赊欠,有时一欠可能得欠两三年都有的。

    今天重操屠刀,柯老伯精神焕发。

    那边架子已经搭好了,两条长凳,上面摆了一个木架。

    柯老伯提着自己的钩杆,如同一位大将军,仗马持枪。

    四位张家沟壮汉已经把那只尖叫不止的猪抬到了木架前,“一二三。”四人齐声发力,将大肥猪抬上了木架。

    柯老伯围着猪转了几圈,脸上露出非常满意的神情,还伸手不时的在猪身上拍打几下。

    “这猪不错,肥,五指膘,上等。”

    这年头吃猪肉,越肥越受欢迎。一般的肥猪,都是喂养近两年,有巴掌厚的肥膘,也称为四指膘,但还有一种更肥的大肥猪,能有五指膘,被屠夫们称为肥猪中的肥猪,是极品上等。

    这样的大肥猪可不容易遇到,一个屠夫遇到这样的大肥猪,那是相当兴奋的。

    满意的拍打了几遍肥猪后,柯老伯终于把自己的长钩挥动了。他一钩钩在猪的下巴,稍一用力,便四两拔千斤,一只三百多斤重的大肥猪,居然就被他巧妙的移动摆正了位置。

    这一钩,让猪的颈部刚好处于架子边上,这样一会他下刀的时候,猪血就不会洒到架子上,而是能够直接流到下面接血的盆里。

    “让开。”

    柯老伯放下长钩,转身提起了杀猪尖刀。他走到猪前,大喝一声,也不需要其它人按着猪,直接一脚踩住猪头,然后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刀下去,相当精准的就正中位置。

    长长的尖刀捅出一个口子,刀子拔出,鲜血喷涌,下面早放好了木盆,正好接上。

    老伯一边淡定的放血,一边还有闲情对围观的几个孩子道,“都站远点,别溅上血了。”

    一面说着,他一面还拿着根长秸杆搅动着冒着热气的新鲜猪血。

    等血流尽,这里下面的木盆里已经装了小半桶。

    “大丫,把血拿去煮了。”

    钱大丫连忙小跑过来,跟哥哥栓子把血盆抽出,端着去厨房了。

    “拿大盆来。”

    杀完猪,就到刮猪毛的时候了,这时得动用一个大木盆,在大木盆上放个架子,把猪放在架子上,然后把烧的滚烫的开水提来,一勺勺的把开水浇到猪身上,然后用铁刮子趁热刮毛。

    刮一遍,浇一遍水,如此反复,直到把一头猪刮的白白净净的。

    一大群人齐上阵,你浇水我刮毛,倒是配合无间。张超就站在一边看着,也不动手。他爱吃猪肉,但让他亲自上阵刮毛什么的他可不干。

    就算站的很远,这猪身上也确实有一大股子骚臭味。

    程处默站在他身边,一直捂着鼻子。

    “买几只羊宰来吃多好,这猪肉是贱肉,又骚又臭。”

    张超笑笑,“你吃肉包子时怎么不说猪肉是贱肉,你不吃的挺香嘛。这猪看起来确实骚臭,但关键还是在于烹饪手法,做好了,这猪肉可一点也不比羊肉差。”

    “三郎,要剥皮不?”

    柯伯他们已经把猪刮完了毛,这时转身问张超。

    以往他们杀猪,都是习惯要剥皮的。猪皮也是一种不错的皮子,制鞋、制衣都不错,剥下猪皮来,会有专门人收购,价格还不错。

    “别剥皮。”张超连忙道。

    猪若是没了皮,那可就不好吃了,尤其是好些菜,都得要有皮才好吃的,比如说红烧肉,没皮的红烧肉还能叫红烧肉吗?还有,猪皮还能做皮冻吃呢。

    小炒肉、回锅肉、梅菜扣肉,这些菜若是用的猪肉没有了皮,那可就少了那份味道了。

    猪皮剥下来卖虽然能卖的比肉贵,但张超又不差那几个钱。

    “好类。”柯伯得了张超的意思,也不废话,直接拎起那把重重的大屠刀,沉重的大屠刀在他手里却十分轻快。

    屠刀在猪颈上一划,再猛的扬起狠狠的几万砍下,大猪头就给卸下来了。

    “把猪挂起来,开膛。”

    于是几个大汉一起动手,将刮净毛的大猪挂到早已经立好的木梯子上。

    柯伯放下屠刀,又换了一把刀,锃亮的刀子从颈往下划,最后再用屠刀,一顿组合下来,大肥猪已经开膛破肚了。

    再次换上一把快刀,柯伯熟练的摘下猪的五脏六腑。

    三百多斤的大肥猪,下水也很多,尤其还肠胃里还残留了许多食物和粪便等,也都有二三十斤了。

    一个大木盆装着这些下水。

    猪的下水一般是卖不出的,只能是搭头。买斤肉,送段肠子,或者买斤肉送块猪肺这样。猪肝和猪心,倒是还能卖钱的,但也是按副买,也非常便宜。

    不过张超知道,这些东西处理好了,烹制的好,那就是美味。

    酸辣肥肠、炒猪肝,甚至猪肺汤等,好吃的很。

    一群人摘肠子的摘肠子,摘网油的摘网油,肠子摘净后,便拿到一边去顺肠子,将肠子翻过来,冼净。

    一样样的内脏被分摘出来。

    红通通的猪肝,椭圆的猪心、猪腰子。

    柯伯那边则在摘去猪下水后,开始在猪内膛上启猪油。厚厚的猪板油附在猪内膛上,很轻松就能撕开取下。

    完整的一块猪板油,起码有十来斤,不愧是三百多斤的大肥猪。

    对于穷人来说,这肥肥的板油,简直就是无比的诱人。猪油比羊油便宜多了,但做菜却很好吃。

    猪板油平时卖的也比猪肉价格还高。

    按张超的要求,柯伯相当熟练的分割着猪肉。

    猪头、猪前腿、猪后腿、猪前肘子,猪后肘子、猪蹄,五花肉、前腿肉、后腿肉、里脊、小里脊、中方、还有肥膘。

    一块块的不同部位的肉,经他手娴熟的分割了下来。

    其实唐人百姓吃猪肉是不会分的这么细的,可张超却要求很多,肉分的更细,烹饪时也能根据不同部位做出更好的味道。

    龙骨、颈骨、排骨,还有去肉的后腿骨和前腿骨,大排、前排、肋排。

    那边的猪下水也处理好了,猪心猪肝猪肺猪腰猪肚猪肠猪血,以及猪肝沿的罗汉肉。

    罗汉肉是猪肝边沿的部份,是猪胸腔和腹腔的一块平滑肌,整片呈圆形,这块肉非常细嫩,同时夹杂筋膜,有韧性,而嚼。是猪身上一块非常难得的美味,最是难得。

    猪头上的猪耳朵、猪口条、猪喉骨、脑花等也都一一分出。

    “血豆腐好了,杀猪师傅辛苦了,吃豆腐。”

    老爹端着盆已经煮好凝固的血豆腐走了过来,招呼着杀猪的众人趁热吃。

    新鲜的猪血非常好吃,刚忙碌了半天的大家正好也饿了,于是乎你抓一大块,他抓一大块,吃的不亦尔乎。

    程处默还犹豫不决的样子,张超捞了两块,自己吃一块,另一块直接塞他嘴里。

    “怎么样?”

    程处默点头,“还不错。”

    “好了,现在猪也杀好了,猪血也吃了,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出马了。”

    “啊,我们出马?干什么?”程处默不解的问,难道三郎还会杀猪。

    “当然是做一顿杀猪饭了。”

    上次在王庄也做了一次杀猪饭,但那次其实有些很简便。

    今天,张超打算好好的一露身手。

    “把这个猪前腿骨和后腿骨都装到筐里,咱们提到厨房去。”

    杀猪饭第一道菜,猪腿骨炖汤。

    猪腿骨也称为筒子骨,这是很有营养的骨头,不需要什么技术,大锅加满水,把砍断的猪腿骨扔进去,慢火久炖,一锅大骨头汤就出来了。

    最后再加上新鲜的萝卜块,再放点干香菇,那真是能顺风香十里。

    一想到,张超嘴里就已经全是口水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