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八十四章 八千亩的大手笔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有钱了,该干啥?

    买车买房买美婢?仅是这么点念头,当然是没出息的。而且张超现在房也在建了,五进十五间的乡下大别墅。

    车也买了,老爹的黄膘马,上等战马,放后世起码也应当是陆虎级别吧。张超自己也有两匹马,一匹是八岁老挽马,这个倒不贵,顶多就相当于一辆大众而已。但程咬金送他的那匹,可是一匹三岁口战马,怎么也得是保时捷了。现在那匹老马,已经被张超降为拉车去了,不再为骑乘之用。

    家里有车有马,也有奴仆美婢。哦,美婢算不上,大丫和二丫只能算两个发育不良的柴火妞,到了张家,这段时间吃住都还不错,脸上已经明显的出现在了些红润,估计这样下去,能长胖一些。

    但先天底子有些不足,两丫头收拾收拾也顶多算是及格吧,跟美女扯不上关系。上次张超在西市人马市看到的波斯女仆,倒是非常漂亮,可开口就要几百贯,就算是如今的张超来说,花几百贯买个女仆,还是有些贵啊。

    现在还属于创业阶段,不能只顾着享受挥霍啊。

    张超觉得自己还是应当扎根在土地上,卖面点做餐饮也好,制碱制皂也罢,这些只能算是副业,主副不能搞混了。

    这年代,身份很重要。

    地主这个身份明显就比商人这个身份强千万倍,因此哪怕土地上收获不多,可张超也一定得紧守着这个身份。

    不过张家现在能有五百多亩地,还多亏了几位国公帮忙呢,要不然根本分不到这么多的地。现在是初唐年间,虽说土地要廉价不少,但百姓也大多还能过的下去,谁会愿意卖地?而且想卖,好多地都是朝廷分的田分田,想卖也卖不了。

    张超想在农业这块有所发展,可买不到田,却是一个大限制。

    还是王朝的中晚期好,那个时候一般都无法抑制兼并,只要有钱,想怎么兼并就怎么兼并。可是现在,张超想从张家沟村民手里买地,基本上是空想。

    生活苦点累点,只要还过的下去,就不会卖地。

    而新王朝初期对百姓有个好处就是,遇上灾荒什么的,朝廷总多少会发点粮救济,起码也会免除受灾地区的赋税,想要借灾难发财,放贷收地,难。

    刚才张超看着张家沟西面的那条大沟谷,突然就想到,这也是一大块土地啊。虽然这里主要都是荒坡,基本上没有什么开垦种粮的价值,沟谷更是大水沟。

    但张超觉得这条沟谷还是很有价值的,关键还是看怎么利用。

    如果你把他开垦来想种糜子种麦子,那不现实,不划算。但如果种别的呢,比如说种点水果,种点药材之类的呢?

    又比如说可以搞养殖,围起来养猪或者养鸡养鸭呢?

    等有钱了,还可以把下面的洗澡沟上拦个坝,建水车磨坊、铁坊之类的。当然,还能养鱼,也能种莲藕,说不定还能在沟边整一些水田出来,种个水稻什么的。起码,弄几个蔬菜园子,种点菠菜什么的总行吧,这年头,菠菜可是相当昂贵的。

    张超觉得那荒沟荒坡,大有作为。

    但也有一点,要发展起来,估计得投不少钱进去。好在张超现在倒不缺钱,餐饮、工程这块能带来不少现金,而制碱和制皂,更是暴利,哪怕不如餐饮一样细水长流,但胜在能大赚一笔。

    荒沟买下来,一开始也可以慢慢来,先种树养鸡之类的,这些前期成本都不算高,也能多少有些收益。

    越想,张超越觉得应当趁早。若是等别人动手了,那可就没机会了。

    张超转身就走,先找到了村正,问起那片荒沟的归属问题。

    “就是一片荒沟咧,南北两塬沟边上四五个庄子都占着一块,不过都是荒沟荒坡,也没什么用。”

    南北塬之间的沟很长,绵延有几十里。不过张超现在看上的是张家沟这一段,也就是后世鲸鱼沟这段,大约也就是十里左右长。

    这段夏天时是一条长沟,到了冬季水枯,只是断断续续的一些水洼子。两边的山体实际是都是土质的,并不是真正的山,只是两塬的沟坡。

    张超想着,这里以后修个坝,那这里就成了一个大水库了。

    “我若是想买下咱张家沟附近这十里长的荒沟,你说能行不?”

    “买下这十里荒沟,买来做啥?”

    “种树,种果树。”张超回道。

    村正愣了愣,认真的瞧着张超,发现他并不是在开玩笑,摇了摇头,“你咋会想要买这荒坡种树呢,要种你直接种就是了,都是荒坡荒沟的哪还要出钱买。”

    “我想把这十里段的连沟带坡一起买下来。”

    张超起的比较长远,既然要买,就把这一段全买下来。不能只买个东坡不买西坡吧,要不然你想修坝,别人也不一定会同意啊,你想蓄水养鱼更难。

    “这你得问下里正,这事情他能给你答复。正好里正今天也回村了,就在那头跟你爹说话呢。”

    “谢村正了,我这就找里正去。”

    张家新窖前,里正听了张超的想法后,也沉吟了好一会。

    “你真想买,买来种树?”

    “嗯,种樱桃树,这东西现在长安城里卖的可贵了,我觉得种来卖不会亏本。另外还能在坡上养些鸡,在沟里养鸭呢。拿到长安去卖,应当也是一个进项。”

    “三郎的脑子就是活,总能想到这些别人想不到也不敢想的东西。以前我们没想过做馍馍卖,三郎想到了,还卖的这么火。哎,我们老了,你若真想买,我回头去县衙里跟你打听一下。基本上这事吧,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荒坡嘛,若是你愿意拿点钱打点下衙门上下肯定能成。”

    张超点点头,荒地荒坡而已。

    “里正爷,我是这样想的,要买就干脆把咱们这附近的十里一段全买下来,连沟带两坡都买下来,最好是能在县衙里有个契约,存个档。”

    “这就比较麻烦啊,还会牵连到其它几个庄子呢。”里正皱了皱眉头。

    “我愿意出钱,给县衙一笔钱,也给咱村和其它几个村一笔钱。只有一个要求,一次买断,签订契约,县衙存档。”

    张超可不想现在省几个钱,然后等他把这坡开发出来,到时大家眼红,又有反复。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而是肯定会有,因此现在多花点钱,是最好的。

    “愿意花钱倒是最省事,不过不花钱也是能行的。”里正说道。里正虽然名义上是一个里的长官,但实际上大唐的乡一级是没有主官的,由五个里正轮流主事,因此他这里正其实也是乡长,其它几个庄子当然也是归他管的,若他出面去谈,其它几个庄子总得卖点面子。

    “还是花钱吧,里正爷,你觉得买下这十里沟坡,得要多少钱?”

    地有不同,价格也不一样。

    有水田也有旱田,旱田又有岭地、沟地、坡地之类。

    就是同一类的土地,也有贫瘠肥瘦不同,价格也是不一样的。甚至除了肥瘦,交通是否方便,取水是否方便,也是影响价格的因素。

    比如说那些居于水侧的好地,就顷值千金,一百亩价值千金,非常昂贵。

    此外,土地是否破碎也很影响价格,如果土地连片,那自然价高。如果地很零碎,则又影响价格。

    当然,影响价格的还有竞争关系,如果一块地有很多人想买,自然就会价格上扬,如果没人问津,价格自然就会下跌。

    张超想买的这十里沟坡,面积不小,南北约长十里,东西则约两里宽,算起来就是约五百万平了,折合下得有七千五百市亩,因为唐朝一亩比后世一市亩稍小,大约只有零点八七亩左右,这样算来,这片地约有八千六百二十亩左右。

    按水田这个价,张超肯定买不起,也不可能能值这个价。

    “你若是想把十里沟坡都买下来,还要让各村签契,衙门存档,这得花不少钱。”

    “多少?”

    “加一起,怎么也得千把贯钱。”里正想了想道。

    张超心里松了一口气,买上万亩地,才百万钱左右,算下来,一亩地只值百来钱,还是很划算的。

    这可不是承包,而是永久买下来,以后这七千多亩的沟坡,就能完全属于张超,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其它人都没权过问干涉。

    “一千贯真能买下来?”张超追问。

    里正吓一跳,“你真要花一千贯买这十里荒沟?”

    “只要官府能卖,我就买。”

    “十里都买?”

    “都买。”

    不就一千贯钱嘛,张超觉得自己现在的餐饮等生意的收入,完全可以支持张超买下这七千五百亩地。

    反正钱赚了就是得花的,他赚了钱总不能真的挖个地窖埋起来了吧。

    “里正爷,这事就由你帮忙去谈,一千贯以下,我都能接受。只是有一个要求,一千贯分期化款,一年内会清,按季分期付钱,事成之后签订契约,我可以先付二百贯,然后剩下的每三月一付,一次付二百贯。至于县里和各村子怎么分这笔钱,我不管。只要各村肯签下契约,那我就愿付钱。”

    “只要是一千贯以内,就行。”张超非常大气的道,一千贯钱,在他嘴里仿佛只是一千文钱。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