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八十五章 败家子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午后时分,丰盛的杀猪饭终于好了。

    文火慢炖了几个时辰的萝卜大骨汤,红白绿相间的小葱血豆腐,回锅肉炒冬笋,新鲜美味的煮血肠......

    每一样都是用大陶碗装着,跟个小面盆似的。

    主食则是蒸的芋头米饭,用大木蒸桶架锅上蒸,大米里加入了芋头,蒸出来的饭松软又夹着松软的芋头块。

    张家作坊的工人,帮张家修窖的匠人和帮工,还有其它张家沟的村民,都受邀请来吃这顿丰盛的杀猪饭。

    老爹穿着七娘缝制的袍衫,很是兴奋的站在晒场上,不时的招呼着大家,“别客气,放开吃!”

    直接就在蒸棚里摆下了几十桌,张家食堂的桌子不够,村里各家都把自己家的桌凳都搬了过来,还是不够,没关系,妇人和孩子不上桌,端了大碗夹了菜,就蹲一边吃。

    一群妇人也跟男人一样端着大盆碗,蹲成一排,每人脚下还放着一个大汤盆,里面除了满满一碗的大骨汤,还有炖的酥烂的萝卜和一人两大块筒子骨。

    小孩子们则干脆就手拿着骨头,跟伙伴们边跑边追,啃的满手满嘴是油。

    老爹走到哪,哪就有人跟老爹打招呼,说着感谢的话语。

    这顿饭花费倒是不多,菜都是猪下水和骨头做的,就是花费点米而已。但收获却很多,大家的那份感谢,让张家父子的声望更上一层楼。

    这就好比后世的公司,有时也会组织员工出去旅游、聚餐一样,花费些钱,全却能得到员工们的向心力,加强凝聚力。

    张超也确实要感谢大家,张家能这么快时间翻个身,也是离不开他们的。没有他们,张超张不开面食生意,没有大家帮忙,也做不起灶炕的生意。

    张家以后要做的更大,也离不开当地乡邻的支持,名望,也就是这样一点点起来的。有了名望,大家都会信任你,尊敬你,跟随你。

    张超和程处默还有柯山柯五以及新来的账房马周他们坐一桌,大家都很没有形像的全力开动,对付着眼前的这桌子杀猪菜。

    张超算是表现好的,他拿根筷子挑着一根大筒骨,然后弄了根麦秸做吸管,正悠悠的吸着骨髓。炖够了火候的筒骨,里面的骨髓才是真正的精华。

    吸口骨髓,再舀一勺汤,吃一块萝卜,暖和,舒爽。

    马周也吃的很没形像,直接双手拿着骨头啃上面的肉。一边啃,还不时的对着筒骨嗫吸几口。

    “真想不到,一根猪腿肉,还能炖出如此美味。”

    “以后咱们天天炖猪腿吃吧。”程处默道。

    张超把啃完的骨头放到一边的一个柳框里面,这些骨头是还得回收的。这也是里正村正他们的特别吩咐,大骨头啃完不能丢了,不许浪费。

    因为这大骨头啃完后,收集起来,洗一洗还能再下锅加萝卜之类的继续炖汤。

    张超很想说没这必要,这样多不干净卫生啊。可里正都说扔掉太浪费了,乡下人好不容易能吃一次肉啃次骨头呢,以往哪个家里炖骨头汤不得炖个两三回啊,那样才能把骨头里的骨髓啊肉啊彻底的炖出来。

    张超打定主意,这回锅大骨头汤,自己肯定是不会再吃了,但大家都要求回收,那就回收吧。

    “我觉得你这个要求倒是可以满足。”张超笑笑。

    马周擦了把嘴,道,“天天杀猪,就算咱们家是地主这也经不住吧?”做为账房,马周觉得自己有义务规劝下张超。他今天看了半天的账本,发现这个少东家本事厉害,但也有个缺点,就是花钱太大手大脚了。

    家里五百多亩地,全佃租出去,结果一改原来差不多地主佃农七三分成的老例,却主动变成了亩只收粟五斗。而且还说明不再收其它各种什么租钱,另外还免费借牛给大家耕种,还要给各块地头打水井,架井车。

    这等于租子从七三分成,变成了差不多三七分成了。

    而且这买牛一项开支,就得要六百多贯,接下来打十几口井,再制井车,也得上百贯。张家还在修新窖,五进十五间,带大院子,得不少钱。

    刚又听少东家交待,让账房准备一笔现钱,说是他要买下附近的十里荒沟,预算居然是一千贯。

    他承认,张小郎君确实生财有道,但花钱更加如流水。

    就好比今天,本来杀猪是为明天打窖敬神用的,其实不杀猪也行,买个猪头,再买点肉,请窖匠工人们摆几桌吃一顿就好了。可张超却非要搞这么大,居然准备摆上百来桌,请上八九百人来吃饭,什么自家的工人请还好,可连那些不在自家干活的村民也要请,甚至那些佃户都要请四萦四素八碟八碗,这整个长安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大方的地主啊。

    今天只是杀个猪,就还要弄一顿杀猪宴。

    虽然这杀猪饭确实好吃,可今天这顿杀猪饭加上明天那流水席,得不少花。

    要是以后天天这样吃,张家再会赚钱,迟早也得吃败家啊。

    “少东家,今天买三头猪,账上已经支出近三万钱了。”马周好意提醒张超。

    谁料,张超听了却笑着道,“我觉得直接收毛猪来杀,比买猪肉划算的多。毛猪现在一斤才三十文钱左右,买猪肉却得一七十文。相差一倍啊!”

    张超坐在那里给大家算账,一只三百多斤的毛猪,出肉率还是很高的,能达到近七成的出肉率。

    如果是三百斤整的肥猪,能宰带骨肉两百一十斤,其中剔脊排三十斤,肋排二十五左右,大骨十五斤,前后腿肉七十斤左右,五花肉四十斤左右,里脊肉三十斤左右。

    这只是连骨带肉,还不包括下水、油。

    张超发现,这年头那些屠行里的屠户杀猪,是不会把肉分的那么细出售的。买肉要搭头,肥肉最好,瘦肉其次,骨头最不值钱,猪头猪脚几乎只能搭头,至于下水,则连称都不上的,只能算是给顾客们的赠送。

    跟人家卖蔬菜的送几根小葱一样。

    除了肉,只有猪板油、网油是能单独卖钱的。

    因此虽然猪肉是毛猪价格的一倍,可卖猪肉的利润也不大,很多东西卖不出钱。

    不过张超觉得,只要利用好,还是能赚钱的。

    现在张家每天也需要不少猪肉,做肉包子馅,包猪肉饺子,馄饨等。张超还打算做点猪肉浇头,以后卖凉面拌粉煮面条什么的,可以浇上点浇头,立马能让面条提升不少档次。

    张家的肉包子,大肉包子一个的肉馅就有一两,其它的几种大小的,肉馅也不少。算下来,张家面点一天怎么也得需要个不下二百斤的肉。这二百斤肉还是不带骨不带下水的,因此算下来,一天怎么也得杀两头三百来斤的大肥猪才能满足。

    若是每天去长安屠肉铺买肉,二百斤肉就得一万多钱。而且还得赶早往来长安城,要不就没有新鲜猪肉可用。

    而如果张家自己买两头生猪来杀,六百来斤生猪得近两万钱左右,看似多花一点钱,还得自己动手。但是,用完二百斤猪肉后,还能剩下一百多斤的排骨、龙骨、腿骨、猪蹄、猪头等,还有那么多的猪下水呢,更别说那几十斤板油、网油、猪肥膘,也能值不少钱呢。

    只要张超能消化掉这些骨头下水等,那就是赚的。

    张超随便一算,自己杀也不会亏,起码两头猪的几十斤油,就得值几千钱。

    剩下的那些猪头猪蹄排骨猪蹄猪下水等难道还不值几千钱?

    当然,光自己吃,肯定消化不了,又不是几天杀一回,天天要杀呢。因此最好的还是想办法把这些卖出去。

    张超觉得要把这些不值钱没人要的东西卖出去也不难,就好比后世有道名菜,夫妻肺片,来历就很传奇。一对贫穷的夫妻,每天低价把人家杀牛摊上的牛下水买回去,然后经过一番调制,就成了夫妻肺片,卖的很好,成了一个很赚钱的买卖。

    再比如,毛血旺,据说一开始也是一个屠户的妻子,因为猪下水卖不出去,就把猪血等下水一起加工烹饪成毛血旺来卖,反而大火。

    就好比后世的什么鸭头啊、鸭脖啊、鸡爪鸭爪啊,甚至鸡屁股啊,都本是没人吃的东西,可经过特别加工后,就能成为美味,甚至卖的比肉贵多了。

    张超打算开发卤肉卖,什么卤猪头肉、卤猪耳朵、卤猪舌、卤猪蹄,卤味猪心、卤味猪肝、卤味猪肺、卤味猪肚、卤味肥肠、清水猪肺、清水猪肚、清水猪肥肠等等。

    他在长安仔细观察过,这年头有卖熟食的,但卖的是羊肉,没人卖猪肉的。有烧鸡烧鹅,没酱牛肉也没有卤猪头。

    酱牛肉张超也卖不了,朝廷禁止私宰耕牛呢。

    但卖卤猪肉没什么限制,没人卖,只是一直以来富人不愿意吃猪肉,认为猪肉贱肉,跟狗肉一样上不得席面。

    但是张超认为,最关键的还是这时的人不太会烹制猪肉,缺少烹饪手法。

    就好比到了宋时,猪肉也是贱肉,但苏东坡就爱吃猪肉,他发明了许多种猪肉的吃法,比如东坡肉这道菜,就是最有名的。宋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吃猪肉,甚至富贵人家也不再拒绝猪肉了。

    就如眼下,程处默堂堂国公府嫡长公子,不也拿着根猪筒骨啃的没心没肺,还说出要是以后天天能吃就好的话嘛。

    而张家的猪肉包子,现在长安不也卖的很好。能吃的起猪肉包子的,可都不是什么真正的穷苦百姓。

    “以后我们每天杀两头猪,天天都有大骨头汤喝,你想喝多少都有!”

    “真的?太好了。”程处默高兴的喊道。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