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八十六章 摇钱树、聚宝盆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可惜没酒。”马周吃饱喝足,拍着肚皮遗憾的道。

    “马账房还会喝酒?”张超笑问,这年头酒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普通人家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喝酒了。而且乱世之时,朝廷一般都会禁止私酿,以免浪费粮食。因此市面上虽会有酒,但酒价却往往极高。

    能喝的上酒喝的起酒还能常喝的,无不都是有身份之人。

    听马周那话,很明显人是喝过酒,而且常喝的人。他不由的对这个马账房的身份有些好奇,秦敢说这马账房是常何推荐给秦琼的,原是马周的门客。

    这年头,不但世族大家喜欢养一些门客,就是官员武将,只要级别到了,也喜欢养一些门客。这些门客,其实就跟后世的明清时的师爷一样。

    对于许多出门寒门的文人来说,有时投奔勋贵官员门下,做一个门客也是他们的一个不错出路。

    初唐很多制度都沿袭周隋,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高级的官员,是能够开府的,也就是能够自置幕僚。

    就好比今年刚被加封为天策上将的秦王李世民,他得许可在洛阳开天策府。这个天策府,就有好几十个幕僚职位,这些天策府的幕僚,品级虽然不高,但却可以由李世民自己选拔任命。

    而李世民除了是天策上将,他还担任着很多职位,比如他还是尚书令,这是尚书省之首,按制,这个职位也是能够有一个幕僚班子的,若用后世的话,可以简称为某办。这个班子的幕僚,基本上也是由李世民自己选拔任命。

    此外李世民还是秦王呢,秦王府的幕僚班子更大,甚至还有两三万军队。

    基本上,三品以上实职官员,以及二品以上的勋爵,都是还会有一个幕僚班子的,这些幕僚,有些是有品级的,有些无品级。但是能够进入其中,也是许多寒门子弟的入仕之途,表现的好了,那么有可能就能得到恩主举荐,直接出仕。

    马周就是一个寒门子弟,幼时父母就双亡了,孤苦伶丁。不过他十分好学,自幼苦读,通读了许多史书,加上天资聪颖,因此不到二十岁就满腹经纶了。

    不过马周生性豪放,豪放的有些放荡不羁了,他好不容易当上了邻郡的一个小吏,可他总觉得有些大才小用,做的很不开心,整天饮酒为乐,不务正业。

    这点有点像三国时的庞统,三国时庞统号为凤雏,得诸葛亮推荐,来投刘备,结果刘备却嫌他丑只给了他一个小官做。庞统就天天喝酒,不务正业,但后来刘备知道他是庞统,立即就尊为军师了。

    可惜马周的上司却没发觉马周的才能,反而责骂训斥他,说他不是做官的料。马周一怒之下,干脆挂冠离职了,然后周游山东,最后来到长安。

    不过这年头周游各地也是要钱的,马周本是个穷人,做吏员又没呆久,没什么积蓄,最后在长安郊外盘缠用尽了。

    只能欠着房钱呆在一家小客栈里,受尽店主冷眼。

    有一天,马周又受店主奚落,无比郁闷,正好遇到常何经过,在这家小店吃饭。常何见马周这人气质不错,便跟他聊了几句,还请他喝酒。

    结果马周直接叫店主拿来一斗八升酒,然后菜也不吃,一人就把这些酒全喝光了。

    常何是个武将,最喜欢爽快人,见马周如此豪气,又得知道他困境,便帮他结清了店钱,然后将他带回府上,让他做了个清闲的门客。

    在常何府上,马周还是很清闲的,每天基本上无所事事。时间一久,也呆的有些无聊,毕竟常何只是个大老粗,两人也没太多共同语言。

    马周觉得常何根本用不上他,他呆在常府,不免有些像是寄人篱下,受人施舍。他提出告辞,恰好秦琼托京中老友们找账房。常何见留不住马周,便推荐他来张家做账房,马周倒没嫌弃这差事,欣然前来。

    张超倒想不到,这个马账房来历会如此奇特。

    “不知马账房可饮过葡萄酒?”张超笑问。

    “在中郎将府上喝过,粟特人自高昌国贩来,确实美味,就是价格有些昂贵。”

    唐朝有葡萄酒,但基本上都是西域胡人贩来。西域的高昌国,就是葡萄酒的著名产地,高昌的葡萄酒,用的是特有的马乳葡萄,这种葡萄颜色青绿,形像马奶-子,用独有的方法酿造出来后,兼有红酒和清酒的美味,在长安城,是相当高级的洋酒,深得富贵人家喜欢,卖的很贵、很火。

    张超摇摇头,其实葡萄酒配制的方法对唐人来说,也许是一个秘密,但对于张超来说,却不是秘密。

    酿酒是个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的事情。

    说简单,是因为只要知道方法,谁都能酿出酒来。说复杂,是因为酿酒有时跟做画一样,画个形不难,但要画出意来,却难。

    酿酒不难,但要真正酿造出顶级佳酿却不容易,这就好比贵州有那么多的酿酒厂,但茅台却只有一家。

    把酒酿出极致,这点很难。

    不过张超不需要做一个酿酒大师,他只要知道葡萄酒的酿造方式,再有材料就能酿造出葡萄酒了,哪怕他的葡萄酒不是最佳的,可也一样能火。毕竟胡人从遥远的高昌贩酒来长安,路途数千里之遥,而张超在长安酿酒,这成本无疑低了许多许多。

    “我听说长安也有一些富贵人家园子里有栽种从西域高昌传来的马乳葡萄?”

    “马乳葡萄和葡萄酒有什么关系吗?”马周问。

    “实不相瞒,我手里恰好有一个高昌葡萄酒的酿造秘法,是当年一个西域番僧与我师父交谈时告之的,高昌葡萄酒,正是以马乳葡萄酿造而成。若是我能得到这马乳葡萄苗,那么等我把那十里荒沟买下来后,我就在那里种上大片的马乳葡萄和猕猴桃,到时就能酿造猴儿酒和葡萄酒了。”

    马周有些目瞪口呆。

    少东家花一千贯买那十里荒沟,原来是打算用来种葡萄和猕猴桃,将来打算酿酒啊。

    “可是朝廷禁止私酿。”

    张超笑笑,“朝廷禁止私酿,是因为酿酒会浪费粮食。但会浪费粮食的酒,只是粟米酒、麦酒、糯米酒甚至是高粱酒,而我要酿造葡萄酒和猴儿酒,并不需要粮食。”

    猕猴桃和葡萄酿酒,都属于果酒了,并不需要粮食。张超相信,自己有几位国公在幕后支持,等过几年,应当能够拿到一张酿酒许可。毕竟过几年,天下也都统一了,朝廷估计也不会再一直禁止私酿。

    等买下鲸鱼沟,种葡萄、猕猴桃不但能用来酿酒,还能直接卖呢。

    毕竟是京师郊外的地主,光种粮食那就太蠢了。谁都知道,一个几十万人口的京城,不但粮食需求量大,蔬菜副食品甚至蛋禽肉制品也是需求量极大的。

    粮食还可以远距离从关东,从东南运输入京,虽然粮食从遥远的关东、东南、甚至巴蜀等地运来成本很高,但毕竟关中无法自足,必须得运,成本再高也得运。

    不过果蔬和新鲜的蛋禽肉类就无法从关中以外地方运来了。

    这年头可没有冷藏运输,关中以外地区的水果,除非是制成果干,要不然是无法卖到关中来的。

    唐玄宗那么宠爱杨贵妃,为了能让心爱的儿媳妇吃上新鲜荔枝,也只能用加急快马从岭南送来,这成本,比空运都贵不知道多少倍了。

    除了皇帝,也没有第二人了。

    蔬菜也是一样,长安几十万人,不可能只吃饭不吃菜,不能只吃咸菜。就好比后世一样,各个城市周边,甚至就是个小县城小镇边上,都有许多农民不种粮而种菜,这就是需求。

    有需求就有市场。

    在大城郊区种菜卖,肯定比种粮食更赚钱。

    因为粮食还可以从其它地方运来,但新鲜的蔬菜却不行,只能周边供应。还有一样商品,就是薪炭,也是如此,薪炭价格不高,但运输成本大,把薪炭贩运到百里之外,运输的成本会使得买卖毫无利润,因此京郊伐木砍柴卖的,烧炭卖的,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买卖。

    新鲜的蔬菜,甚至是鸡鸭鹅,以及各种禽蛋,几十万人口的长安,那都是需求巨大的。

    京郊种粮绝对不如种菜,关中也算是北方了,但也能种藕。

    张超觉得,自己把十里荒沟买下来,前期可以先种藕。种藕比较简单,有水就行。而且藕既能生吃还能当菜卖,还不像是有些菜只有那么几茬,莲藕能卖挺长时间的。

    甚至莲子都能卖钱,莲叶晒干了还能卖给商铺做包装用。

    种莲藕还能养点鱼。

    “少东家想法很多啊。”马周感觉信息量有些大,但细想想,这些又不是什么胡说八道,不论是准备买荒沟种水果酿酒,还是打算在沟里种莲藕养鱼,水边上种菜养鸡鸭之类,都似乎又挺好有道理的样子。“我觉得不错的样子。”

    “我也觉得行。”程处默也表示支持。

    张超靠在那消食,“那咱们得先把这十里沟坡给先买下来才行。”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