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八十七章 大舅子,咱们讲道理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冬日清晨大地染着一层白霜,路冻的硬实。

    张超脖子上围着条狐狸皮围脖,连脸都围的只剩下了一双眼睛。一大清早,他就被老爹拎起来先是练了趟枪,然后就被赶着出门去长安。

    今天是张家新窖打窖的开工之日,也是敬神摆席之日。虽然长安城里的秦程罗各家早已经通知了,但为了表示郑重,老爹还是让张超大清早的再亲自跑一趟。

    “一定记得亲自去趟崔府,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不能失了礼数。”

    不管张超愿不愿意,张超和崔家小娘子的婚事都已经按步就班的在进行着。

    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婚。

    有翼国公秦琼亲自出面做媒,又有一千两黄金做礼,这桩婚事议的很顺利。唐人结婚,讲究六礼,三书。

    第一礼就是纳采,男方请媒人去女方家提亲,女方家答应议婚后,男方家备礼前去求婚。纳采为六礼之首,还得送大雁。

    纳采之后是问名,也就是合八字。媒人出面问女方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唐人女子,未出嫁前大名是不会对外透露的,平时仅用出生三月时的小名。正式成亲前,就要问名,问名也得送大雁。

    据说问名的目的有二,一是防止同姓近亲结婚,二是合生辰八字,占卜婚姻是否适宜。不过一般情况下,合八字总能合出适宜结果的。

    问名之后就是纳征,也就是下定送娉礼了。

    纳征和纳吉这两项礼是并在一起进行的,纳征送娉礼,纳吉就是下定了。纳征纳吉同时还要下娉书和礼书,娉书就是定亲之书,也就是婚约了,礼书就是下娉时的礼物清单。

    老爹和秦琼还有崔善福的动作非常迅速,三书六礼,张超完全没参与,就已经完成了四礼和拿了两书。

    现在就剩下请期和迎亲二礼和结婚迎亲当日接新娘的迎亲书了。

    从唐朝律法角度上说,张崔两家已经都已经交换了婚书,因此崔家小娘子就是张超的未婚妻了,崔善福也成了张超的未来老丈人。

    两家现在都已经可以算是亲家。

    一想到连面都没见过,就已经成了未婚妻,张超心里是相当的苦涩啊。万一对方长的不好看,性格也不好,那岂不是要坑自己一辈子?

    可秦琼把婚书都拿回来了,老爹现在藏的严实呢,张超根本不可能去退婚。他敢提,老爹和秦琼肯定要揍死他。

    “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能见崔家小娘子一面呢?”

    张超问身边的几个跟班,程咬金的嫡长子程处默还有牛进达的长子牛见虎,李世绩的弟弟李感,加上秦琼的家将秦敢,张超的账房马周,以及柯八柯十三还有张栓子,如今九人出行,倒也有点纨绔出行的感觉。

    牛见虎和李感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如今做为董事代表被他们的父亲兄弟扔到了张家,美其名曰是锻炼,反正张超觉得他们老子挺没心没肺的,堂堂国公却把儿子扔到乡下里来锻炼。

    不过张超跟这几个家伙倒挺合的来,尤其牛见虎,感觉很有几份中二少年的感觉,不像牛进达儿子,很像是程咬金儿子般莽撞。李感也差不多,丝毫没他大哥李世绩的满满算计。

    这几个家伙,在张家沟一顿饭后,就喜欢上张家沟,喜欢上张超了。

    “咱们翻墙进去就行,我知道崔府在哪。”牛见虎骑在马上,立即出了个馊点子。

    谁会不知道崔府在哪,崔家虽落魄不如从前,好歹也是皇亲国戚,士族豪门啊。但随随便便就要翻墙进人家里,你真当崔府没看家护院,就算没有,见到崔小姐后,人家会什么想法?

    “要我说啊,三哥就是太过瞎操心,这谁娶亲不都是这样。有秦伯伯和张伯伯为你做主,肯定是不会害你的。你没见过,可秦伯伯这个媒人是肯定见过的,他既然没说不好,那肯定就是不错的了。”程处默倒觉得张超过于担忧了。

    本来正常情况下,如果两家议婚,都是会在正式决定前,要找个机会,带男方小郎君一起去女方家,然后中间,女方会安排姑娘露个面,也会是让互相有个初步的印象。

    可张超这事,却是秦琼和张老爹一手包办,完全的包办,根本没让他上过场。

    “三哥,我倒想到一个办法,参旗军的崔旅帅,我跟他认识,他就是崔小娘子的哥哥,咱们可以找他帮忙啊。”李感一语惊人。

    “什么,参旗军的崔旅帅,是这段时间守延平门的崔旅帅?”张超惊问。

    “对啊,就是他,崔琰,三哥莫非认识他?”

    张超感觉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他根本没想到,崔琰居然是未婚妻的兄长。

    “真是兄长?”

    “同父异母,崔小娘子的母亲是荥阳郑氏女,崔库真的第一任嫡妻,而崔旅帅的母亲是崔府的一个婢女,他是庶子。”

    婢生子,这可是连妾生子都远远不如了。

    妾生子,还是庶子,但婢生子,其实连庶子都算不上,这年头,叫奸生子。在隋唐,封爵制度是以嫡继承,无嫡国除,庶子想要继承,叫绍封,得看皇帝心情。

    普通人家,妾生子是无权继承家族的,至于婢生子,算奸生子。

    唐时,奴婢生子都属于奸生子,唐律法规,毋以妾为妻,毋以婢为妾,良贱不婚是基本原则。

    而无功勋爵职的普通百姓,是连纳妾的权力都没有的,因此很多普通人家,或者说是一般的富人,他们都无权纳妾。而且就算有权纳妾了,良贱不婚的律法下,奴婢也不能纳为妾,因此奴婢首先得放为良人,在官府过了文书,才能纳为妾,前提还得是他的夫君得有纳妾的资格,有勋爵官职。

    唐朝律法在父亲财产的继承上,有一大改进,不分嫡庶众子均分父亲财产,但这里的庶子只包括被正式承认的妾所生的儿子,奴婢生子都是排队在外的。

    在一些家族中,如果妻子愿意接受这个庶子或者奸生子挂在她名下,那就能拥有继承权,前提还得是妻子自己没有儿孙,要不然,奸生子依然是没有继续权的。

    崔琰在外头看上去还蛮风光的,豪门子弟,实际上却只是崔家的婢生子,他在崔家的地位极低,经妾生的庶子都要低很多,更别说正妻生的嫡子了。这也是崔琰出身关东士族豪门,却投身军伍的原因,崔家的家业他是没有半点继承资格的,未来出路只能靠自己挣取。

    “崔旅帅能帮我?”

    “听说崔旅帅跟崔十三娘关系不错的,崔旅帅出生后,他娘就病逝了,十三娘的母亲郑氏养育了他。”

    这么一说,张超倒是明白了。虽然崔琰是婢生子,但小时却是十三娘的母亲郑氏带大的,只是郑氏也死的早。说来,崔琰跟十三娘关系好,倒很正常了。

    崔琰已经没守城门了,城门也是轮着守的。

    张超九人在城外的参旗军营地找到崔琰,多日不见,崔琰还是那副笑呵呵的平易样子。

    “真想不到,你会娶十三娘。”

    张超笑笑,“我也没有想到,崔五郎原来是十三娘的哥哥。”

    “哈哈哈。”崔琰一阵大笑。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我常在军营难得回去一次,还是十三娘来信告诉我说起这事,我才回去。谁知道,家里给十三娘找的夫婿居然是你。我真的很意外,非常意外,我以前想过,十三娘以后会嫁给郑家、王家,或者李家、卢家,也想过可能会嫁给关陇的裴韦杨柳杜等豪门,却怎么也料不到,家里会把十三娘嫁给一个灞上的乡民。”

    张超也点点头,“我也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高攀上崔家。”

    “崔家早不如当初了,谈不上高攀什么的。”崔琰对崔家似乎也没太多好感。

    崔琰再次认真的打量着张超,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你就是我妹婿了。以后可要善待十三娘,若有半点委屈了她,我可就要打上你张家沟去。”

    张超无奈笑笑,摊上这么个当军官的大舅子也是没办法。

    “五哥,一会我要去崔府请崔叔父去我家做客,五哥给我带路吧。”

    “今日还有事,没空回去。”崔琰摇手道。

    张超笑道,“五哥,实不相瞒,其实这桩婚事,完全是由我老爹和义父他们一手包办的,如今婚书也拿了,可我却还连十三娘究竟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呢。我呢,是想请你帮个忙,看能不能安排我跟十三娘见一面。”

    崔琰眉头一皱,“什么意思?莫非你还担忧我家十三娘是个残疾还是个聋哑,又或者担心她长的无盐丑母一样难看?”

    崔琰一边说,一边已经把一对沙钵大的拳头给抬起来了,两只拳头对砸,大有一言不如,就要猛揍一顿的意思。

    “哎,咱们讲道理好不好,这盲婚哑嫁的总让人不踏实啊,我相信现在十三娘子肯定也一直在忐忑不安的猜测着我长什么样人品怎样之类的吧?不如你就帮个忙,安排我们见个面,若是十三娘到时觉得我入不得她眼,这不也有个转圜的余地嘛。”

    “是你小子有其它想法吧?”崔琰面色不豫。

    “五郎不如先问问十三娘的意思,或许十三娘愿意一见呢?”

    崔琰沉吟,“也罢,你跟我一起回崔府,我会问下十三娘的意思,若是她愿意与你一见,我会帮忙安排。若是她不愿意,你也休得再罗里八索。”

    “好!”

    推荐一本书:《我在三国打直播》,我在三国打直播,收名将,纳美人,带你装B带你飞!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