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八十八章 初次遇见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妹妹去见了自然就知道了。”

    长安东城崔府西厢院寒梅树下,崔琰一脸关爱的看着异母妹,两个都是自小失去生母的孩子,打小就关系极好。

    “我觉得张三郎是个有趣的人,虽然他不是高门大族出身,也没有勋爵名位,但人真的不错。”

    “很少听哥哥这么夸赞一人。”崔十三娘披着一件貂皮的大氅,手握着一个黄铜小暖手炉子,轻笑着道。

    “哥哥说说他怎么有趣。”她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崔琰,眼里是对自己未婚夫的好奇。

    “张超张文远,家中呼为三郎,今年二十一岁,幼时为僧人三藏法师收养,此后一直跟着三藏法师深山修行,直到今年三藏法师圆寂后才尊法师遗言还俗下山。下山后遇老府兵张铁枪,相得投缘,为张铁枪收为嗣子,以继张氏宗祧。嗯,他还得翼国公秦琼收为义子。”

    “我此前就已经认识张三郎了,当时他带着黄馍馍进京来卖,结果却先推销给了正守门的我,事实上,那黄馍馍不错。”

    “原来哥哥早就与张三郎相识了。”

    “张三郎的黄馍馍挺好吃的,父亲也是因为这黄馍馍跟张三郎相会,这中间还挺有意思的,崔琮想强买张三郎的配方,结果却惹到了程咬金、牛进达、秦琼一干大将,最后还得上门道歉,花了一百两黄金,真的只买了一个黄馍馍的配方,哈哈哈。”

    崔琰说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对那个父亲向来没什么好感。在父亲的眼里,他这个奸生子甚至都算不得儿子,他眼里只有续弦的王氏还有与王氏所出的几个嫡子女,其它的庶子奸生子,都入不得他眼。

    “我估计啊,就是那次吃了亏,才让父亲打起了张三郎的主意。一千两黄金,王氏倒是好大的胃口,更料不到,翼国公居然会替张超给了这笔陪门财。”

    “不过你不用担心,张超这人赚钱本事真的挺厉害的,那黄馍馍在长安城如今是很有口碑,他张家趁热打铁,现在在长安和周边诸县开了十几家店,每天日进数万钱呢。另外,香皂也是他张家的产业,更加火爆,备受追捧呢。一千两黄金,就算只是凭张三郎的本事,估计也就是几年的事情。”

    “哥哥,你知道的,其实张家有没有钱,是不是豪门士族,我并不在意。我只求能嫁个称心如意的郎君,与我白头偕老。”

    崔府客厅。

    张超已经坐了半个时辰了,崔琰带他进来就扔下他了。崔府里的婢女倒是过来张罗茶水,端上点心,可就是不见张家主人。

    “张郎君呢?”

    “回客人话,主人有事外出,还未回来,请稍等。”

    崔善福不见踪影,崔家其它的男子也没人来招待,崔家的女眷自然更不会出来了。张超几次都想走,可又等着崔琰出来,他还想着要与崔十三娘见面呢,只能干等着。

    崔家后院,一个侍女正向崔家主母王氏禀报。

    “张家三郎倒是很沉稳,坐了半个多时辰了,一直都有耐心,姿势都没变过。送上去的茶水点水等,也都只是沾了沾唇,坐在那里也没四处张望,就算是厅里没人时,也都一直很沉稳的坐在那里......要不知底细,还真以为是哪个豪门大族的嫡出子弟呢。”

    “毕竟以前跟着高僧修行过二十年的,起码的气质还是会有的。若你只以为他是寻常乡下田舍汉儿,那翼国公也不会收他做义子。听说这张三郎,不但成了翼国公义子,甚至与程罗李牛等一众国公也关系极好,这孩子不简单的。”

    “是啊,又是卖面点又是卖香皂,这段时间,整个长安城都被铁枪牌给掀动了,据说张家产业日进万金呢。”

    “早知这张家如此会赚钱,当初就应当多要些,一千两黄金倒是少了点。”王氏在自己的心腹侍女面前,倒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是便宜那张家小子了,乡下农夫,居然也能娶到豪门千金了。”

    “算了,便宜就便宜了,早点把那丫头嫁出去也好,省的整天在眼皮底下,看的心烦。”王氏冷冷说道。

    “对了,这些日子十三娘有什么反应?”

    “没啥异常的,一如继往。”

    “算她识相,这事情已经定下了,容不得她胡闹。你们也多加注意,仔细盯着她点,不要到时再闹出点什么乱子来,现在娉礼也收了,等选好日子,到时就等着把她嫁出去了。”

    “是,我们会看着的。”

    “哎,那死丫头看着柔弱,却也是个倔脾气,她那个早死的娘留下的嫁妆,到现在还想要争回去,真是岂有此理。”

    “都是仗着郑家撑腰呢。”

    “你们用点心,平时多拉拢拉拢郑氏名下的那些田庄、商铺掌柜管事。”

    张超又在府里等了许久,还是不见崔善福回来,也不见崔琰人,便有些不耐烦。

    “请问茅厕在哪,我想方便一下。”

    一个丫环听了,便带张超前去如厕,崔府虽大,但厕所也和许多人家一样,是布置在院落边角。只是崔府有内厕外厕所,并且主人与下人的分开。

    崔家的厕所还不错,一间装潢的不错的屋子,外面丝毫看不出里面是厕所。推开门进出,里面还熏着香,不闻异味。

    仔细打了几眼,发现张家的厕所很豪华,一个厕床摆在屋里正中,然后下面有一个木桶。看样子就像是一个高级的马桶,那厕床其实就是一个大坐便器了,下面放个木桶接着,而且居然还是用过一次,就立即拿出去送到一个专门的粪房倒掉,这样就不会影响到厕所内的空气。

    “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

    张超打量了一圈后,准备解衣上厕所了,可屋里两个年轻的丫头居然还站在那里。

    “回客人的话,我们就是在这里服侍客人如厕的。”

    我去,这算什么服务。

    就算是后世的大酒店里,厕所的服务员也顶多是在外面的洗手间里递毛巾什么的吧,哪有就呆在马桶边上的。

    你们这样,怎么拉的出来。

    “你们先出去,我不习惯。”

    两侍女面面相觑一眼后,点了下头,然后端来了一盘红枣给张超。

    张超怔了怔,崔家上厕所还提供零食?那丫头见张超发愣,连忙以手示意,原来这红枣是用来塞鼻子的。

    张超庆幸自己没吃,要不然今天就丢大发了。

    拿起两个红枣干,塞进自己鼻子,那两丫头这才出去。

    “客人方便完叫我们。”

    坐在厕床上的感觉,就跟坐在马桶上一样,没有了张家那旱厕的脏臭,张超闭着眼都有点恍惚,好像自己又回到了现代社会。

    不过等到出恭完,张超马上又回到了现实。

    没有厕纸,这里依然不是方便的后世。

    不过崔府毕竟是豪门,厕所也是配置很丰富的。虽没有草纸,可人家有准备好待用的厕筹。

    厕床边上,一个小木箱,打开,里面一片片削的很光滑的厕筹装在里面。

    犹如一片片小木简,又有点像是大号点的冰棒棍,拿一根往脸上刮了刮,很顺,没有半点毛刺,一看就是精心制作的上品。

    不像是乡下,许多百姓都是随便弄点干草树叶,甚至是枝枝什么的对付下。

    没有草纸啊,我想念清风、心相印。

    在张家沟,张超都是自己削厕筹,就跟乡下人冬天没事时削筷子一样。好在张家沟倒不缺木材和竹子等材料,花点时间自己动手,倒也能呵护自己的菊花不受伤害。

    可看人家崔氏,上厕所就是享受啊,没臭味没脏乱,更没有蛆虫苍蝇。

    不过就算是崔家,也一样只能用木片刮菊花。

    张超记得后世时看过一个新闻,一群考古学家挖到一大堆刻着字的竹简,兴奋无比,谁知道后来发现,原来这里是个厕坑,那些竹简其实都是当时的人拿来擦屁股的,是一些没用的旧简做了厕筹。真不知道当时那些考古学家知道这个消息后,是如何面对那些竹简的。

    也许我该自己动手造点草纸,不说别的,就为了以后自己的菊花能受到更精心的呵护啊。

    门推开,两丫头又进来了,这回两丫头一人端着一盆水,还拿着布巾。

    服务不错,张超赞叹一声,开始洗手。

    然后他发现,崔家居然把昂贵的香皂也拿出来了,这一块香皂得六千钱呢,崔家这排场。洗完手,出来,张超没原路返回客厅。

    他记得崔琰说过,他去西院见崔十三娘。

    “干脆直接过去看看。”

    张超想了想,便转身往西院走去。

    崔府很大,重门叠户,数重进深。

    不过西院这边,却并没有什么人。一路上,张超没遇到什么麻烦,很轻易的就进了西院。西院是崔府嫡出大娘子的居所,只是因为如今掌家的是郑氏,因此这边平时就要冷清的多。

    张超穿过月门,走过花园,再穿过一处月门,便进了里面的庭院,一进来,张超便看到了腊梅树下崔琰坐在石桌边上。

    他的对面,一个身披银色貂皮,满头乌发的女子正手捧着暖手炉坐在对面,一双大眼明媚,笑靥如桃花。

    推荐几本书:汉末召虎、唐朝发明家、生逢大明乱世、贞观文宗系统、冠军侯、被他们玩坏的世界、席卷天下、逍遥县令、三国之赤色黎明、带着成都回三国、重生苏联、三国之最强谋士、我有皇帝分身、武侠之巅峰主播,都是新书啊,大家可以去看看。

    另外还推荐几本字数较多的,醉迷红楼、重生印度之高人一等,字数较多,也都是精品书哦。

    最后推荐下自己的老书,隋唐三部曲:《隋末》《晚唐》《重返大隋》,还有《明末称友》。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