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极道战尊 > 第三十四章玄碑手之争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白色的宫殿在淡淡的黑雾之中,就像皇宫般恢弘壮观,美丽得仿佛海市蜃楼。那些武者闻听到里面可能有好东西,眼中冒出贪婪的光芒,便对着宫殿之中射了进去。宫殿之中漆黑无比,弥漫着森冷的气流,忽然几道金色电光射将出来,宫殿之中响起凄厉的惨叫之声,此起彼伏的响彻在整个天空,回荡在群山之中,惨叫之声缓缓的消失之后,宫殿之中死一般寂静。

    辛气节觉得略微有些不对,难道那些人都被鳞蚯兽斩杀了吗?不然怎可能没有一人活着,连半点生息也没有?便说道:“难道宫殿之中有厉害的东西存在吗?”

    赵子兴神色有些凝重,说道:“难道有鳞蚯兽王吗?不然那些实力不低的武者,怎么都死了?我们进去看看吧。”他脚在地面一点,白衣飞舞,潇洒的落在宫殿之前的空地之上。

    雪清扬和辛气节跟着掠了下去。走入宫殿之中见到地面沾满了鲜血,角落之中有着不少丹药,仿佛一颗珍珠般闪烁着淡淡的微光,弥漫着浓郁的香味,不过上面滑腻腻的脏到了极点,很显然已经没有用了。

    宫殿之中有着鲜血在流淌,进来那些人胸口尽数被洞穿,眼睛睁得极大的躺在地面。辛气节、雪清扬、赵子兴,神色略微有些紧张,额头之上尽数汗水,觉得宫殿之中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忽然宫殿顶部炸裂而开,射下来一道金光,气势极端的凛冽,空气都发出剧烈的响声。赵子兴只觉得凛冽的罡风扑面而来,双手急忙结印,指尖白色的光芒飞舞,交织成一道白色的手印,手印席卷而出之时,瞬间暴涨到丈许大小,对着那金光迎了上去。

    白色的手印和金光接触之时,光芒霎时之间暴涨,照亮了整个宫殿,响起银瓶炸裂般的闷响之声,碎片四处在飞舞,那道金光将白色手印撕裂成了粉碎,对着赵子兴卷了下来。赵子兴脸色有些发白,急忙往后闪避,那道金光轰在了地面,地面轰隆一声便炸裂而开,要不是他闪避得快,只怕当场就得身受重伤。

    这道金色的光芒是一条三十米长,浑身布满金色鳞甲,两只眼睛闪烁着金光的鳞蚯兽!很显然这鳞蚯兽便是这里的王。那些武者定然都是死在它的手中,被它洞穿了胸口。它金色的小口之中,发出细碎的音波之音,便见到密密麻麻的鳞蚯兽从地底钻了出来,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特别是鳞蚯兽的叫声散发而开之时,听在耳中让人感到全身快要起鸡皮疙瘩。

    赵子兴神色凝重,目光落在鳞蚯兽王的身上,它的实力很显然在坤元境九重左右,自己虽然也在坤元境九重,但是妖兽的坤元境九重,比人类的坤元境九重要强甚多。忽然身后又跃进来不少武者,他们看见这些鳞蚯兽之时,眼眸微微凝了凝,旋即那些人的目光落在了辛气节和雪清扬的脸上,冷冷笑道:“没想到你们两人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现在我们便废了你们两人。”

    辛气节没想到鬼影门的人,这个时候前来,便微冷道:“你以为凭借你们几人,便可以斩杀我们吗?”

    鬼影门大长老扫了扫鳞蚯兽王,说道:“现在不是对付他们两个小角色的时候,等解决这些鳞蚯兽,得到宫殿之中的东西,在斩杀他们两人也不迟。”

    赵子兴浑身迸发出璀璨的白色光华,滚滚的火焰从手间之间飞舞而出,交织成一把璀璨的火焰画戟,仿佛手持着神戟的战神般,对着密密麻麻的鳞蚯兽呼啸而去。火焰画戟所过之处,细碎的火焰飞舞,仿佛一条条璀璨的长虹般,将那些鳞蚯兽尽数燃烧成了灰烬。

    鳞蚯兽王发出暴怒的吼叫之声,浑身金色的光芒大盛,小小的金口之中,飞出一道璀璨的金色光华,宛如一道利刺般,对着赵子兴席卷而来。赵子兴长发飞扬,衣袂飞舞,潇洒到极点,发出哈哈的大笑之声,便将火焰画戟撕裂而下,璀璨的白色光华,斩在金色光华之上,将金色光华斩成了两截,白色光华便从鳞蚯兽王的背后撕裂而过,将其撕裂出一道血口。赵子兴不想在这里纠缠,便划出一道白光,将周围涌来的鳞蚯兽撕裂而开,便对着宫殿深处而去。

    辛气节将凌霄剑催发到了极致,凌霄剑猛烈的在旋转,化为一道白色的匹练,直接撕裂而开,将那些攻向他的几条鳞蚯兽撕裂成了血沫。便见到眼前金光闪烁,光芒耀眼之极,很显然他被鳞蚯兽王的金光笼罩。鳞蚯兽王虽然受伤,但是也不是辛气节可以抵御的。

    辛气节被笼罩之时,只觉得死亡的气息笼罩着他,空气都被抽干了,极度缺少氧气,便将黄金斗魂的元气运转而开,金色的气流流转全身,便全力催动凌霄剑,将射来的金光震成了粉碎,手中的凌霄剑仿佛化为了神器般,将鳞蚯兽王的尾巴斩了下来。说来也甚是奇怪,凌霄剑斩在鳞蚯兽王钢铁般的尾巴之上,仿佛从豆腐之中切过般,将鳞蚯兽王的尾巴轻易便斩断了。

    鳞蚯兽王凄厉的惨叫之声响彻在整个宫殿,仿佛发了狂般,对着人群射去。金光过处,便有着骨骼断裂之声响起,后面进来的那些武者,都被撞得飞了起来,跌落出十多米远。

    辛气节沿着偏门而入,宫殿深处阴森黑暗,空气都带着霉味和潮湿。忽然一声尖锐的猫叫之声响起,在这黑暗的宫殿之中,显得格外的毛骨悚然,不过并没能阻止辛气节的步伐。前方的栏杆之上涌动着一股黑雾,黑雾不断在变幻,仿佛里面隐藏着鬼魅般让人感到可怕。忽然蓝光闪烁,一双蓝色的眼睛隐藏在黑雾之中,弥漫着邪恶的光芒,见到辛气节便兴奋的叫了一声,化为一道黑光对着辛气节扑了过来。

    辛气节将元气涌入凌霄剑之中,凌霄剑的光芒覆盖了整个天空,才看清楚那道射来的黑光,原来是一头妖兽,仿佛一只巨大的蝙蝠,有着蜥蜴般的身躯,黑蓝色的翅膀,不过比蝙蝠可怕的十倍,满口的好黑色牙齿,冒着黑色的毒雾,噗嗤一声,一道黑色的光线,对着辛气节呼啸而来。

    黑色光线划过空间之时,空间都被撕裂出一道裂缝,准确的说是被侵蚀出一道裂缝,可想而知黑线之中蕴含的剧毒多么可怕!辛气节的身躯已经退出老远,落在院中的假山之中。那妖兽暴躁的吼叫着,化为一道光华飞入假山之中。辛气节隐藏在假山之旁,屏住了呼吸,就等那妖兽前来,将其斩成两截。

    那妖兽的眼睛闪烁着蓝幽幽的光芒,浑身弥漫着冰冷的气流,急躁的从假山之旁呼啸而过!忽然一道凛冽的剑气,照亮了整个天空,仿佛将空间都划破了般,从妖兽身上斩过,将那妖兽斩成了两截。辛气节将妖兽斩成两截,便喘了几口气,便对着深处而去,见到一间石室,这石室建造在孤零零的院落深处。

    石室的石门甚是陈旧,微微有条缝隙,辛气节便伸手将其推开,直接走了进去。这石室的面积不大,装饰得甚是奢华,布满了金色的地毯,墙壁之上镶嵌着璀璨的照明石。角落之中有着一张较大的石床,坐落在角落边,上面盘膝着一道白色的枯骨,枯骨的眼睛之中有着一缕缕磷火在跳动。

    辛气节缓慢了走了上去,便见到枯骨的双腿之中,有着一本泛黄的秘籍,看见这秘籍,辛气节便将其取了下来。便见到秘籍上面的一张油纸,上面写着:“将吾的尸骨埋藏在青芒城青芒山的青芒碑之下,那是吾的家乡!吾当年和阴雕谷谷主发生矛盾,被他多人围攻而受伤,使用计谋逃走,我的九天玄碑手是他阴雕绝技的克星,若是得到我的武技,他定然会找你索回,是以须得小心。这本九天玄碑手是一本残本,我改良过的九天玄碑手青芒碑之下,是以将我的尸骨埋藏在那里,那完整的九天玄碑手便是你的报酬。”

    辛气节满脸都是欣喜之色,便将聂云狂的尸骨收入空间石之中。忽然石门外传来嗖嗖之声,七八道身影掠了进来,看着辛气节手中的武技,眼中冒出灼灼精光,纷纷喝道:“将武技交给我!”“将武技交给我!不然你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辛气节已经将那油纸震成了粉末,淡淡笑道:“这么多人想要武技,我不知道交给谁呢。”

    此时鬼影门大长老掠了进来,辛气节便冷冷的笑了笑,将九天玄碑手对着鬼影门大长老扔去。鬼影门大长老见到飞舞而来的九天玄碑手,眼中涌出狂喜之色,伸手便将其抓住,脚在地面一点,便对着石室之外掠去,其余之人纷纷怒喝起来,便追了上去。

    辛气节微微笑了笑,脚在地面一点,便掠出了石室,融入了黑暗之中。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