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极道战尊 > 第四十一章师姐谬赞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鬼影门众人群情激愤,辛气节和雪清扬居然欺负到他们门口来了,要是不将他们斩杀,日后他们鬼影门岂不是得受人嘲笑。鬼影门大长老满脸都是狰狞之色,厉声叫道:“辛气节,你个小崽子,当日将九天玄碑手残本扔给我,让我受到众人围攻,特别是被赵子兴羞辱,就像丧家之犬般,今日本长老修炼了九天玄碑手,让你知道全身骨头被捏碎是甚么滋味哈。”

    鬼影门大长老修炼的九天玄碑手虽然是残本,但是威力甚大,抓下之时凛冽的气流飞舞,掌心蕴含着一股狂暴的能量,对着辛气节的天灵盖怒拍而下。辛气节看着鬼影门大长老拍下来的手掌,眼睛都有些花了起来,因为鬼影门大长老的手掌,在空中变换了七八个方位,对着自己的咽喉捏了过来。

    他冷冷笑了笑,便将自己修炼的九天玄碑手施展而出,闪电般抓在鬼影门大长老的手腕之上。鬼影门大长老眼眸微微缩了缩,明明是自己的手掌抓住了他的手腕,但是他的手掌却轻轻翻过,将自己的手腕被抓住,旋即手腕之处传来一阵刺痛,手腕都被捏碎,整条手臂麻木了,便急忙惊恐的倒退,但是辛气节手掌握起,凌霄剑凭空而现,剑尖飞出一道凛冽的剑气,剑气瞬间暴涨丈许,仿佛一条毒蛇,从鬼影门大长老的咽喉洞穿而过。

    鬼影门大长老眼睛睁得极大,只觉得极度的缺氧,便软倒在了地面,鬼影门其余几位长老也被雪清扬的箭矢洞穿了咽喉。鬼影门门主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两人变强了许多!在最后一个鬼影门长老跌落在地之时,鬼影门门主的身躯陡然跃起,仿佛一头黑鹰般,散发出凛冽的气流,手掌按下之时,空气都发出剧烈的呼啸之声。

    辛气节只觉得头顶的气流压得他呼吸急促起来,双手急忙结印,手间凌霄剑剑气翻滚,璀璨的白色剑气交织而过,瞬间暴涨成一朵巨大的白色云彩,闪烁着刺眼的光华,对着鬼影门门主呼啸而去。

    “雕虫小技而已。”鬼影门门主抓下来的手掌,瞬间漆黑得犹如玄铁般,拍在白色云彩上,砰地一声巨响,白色云彩炸裂成了粉碎,他的手掌夹杂着森冷的气流,带着阵阵阴森的呼啸之声,对着辛气节的脑袋按了下来。

    辛气节若是被击中的话,只怕脑袋当场就会炸裂而开。看着呼啸而下的黑色手掌,他眼中光芒大盛,两条手臂光芒闪烁,玄奥的碑文流转,对着鬼影门门主的手掌拍了过去。砰地一声闷响,他手间的元气炸裂而开,双脚沿着地面摩擦出十多米远。

    鬼影门门主见到辛气节居然可以硬抗他的攻击,而且后者只是脸色有些发白而已,便见到他的两条手臂之上,布满了细密的碑文,便略微有些惊讶道:“你也修炼了九天玄碑手?看来你身上的九天玄碑手才是完整的九天玄碑手。”

    他的话语之中充斥着兴奋之色,手中出现一根黑色的手杖,布满了骷髅般的纹路,在他阴森的元气充斥之下,黑色手杖的光芒大盛起来!忽然一道凌厉的白色光华呼啸而来,将空气都震得呼呼作响。这道白色的光华,是一道白色的箭矢,自然是雪清扬所发。

    鬼影门门主手中的黑色手杖之上飞出一道黑光,涌动着阴森森的气流,夹杂着呼呼之声,将白色箭矢震成了粉碎,便冷笑道:“小妮子,我先杀了你,再杀辛气节!”

    鬼影门门主散发而开的阴森黑雾将雪清扬笼罩其中,手中的黑色拐杖光芒暴涨,爆发出璀璨的黑光,耀眼到极点,阴森到了极点。雪清扬将元气尽数涌入七仙弓之中,七仙弓爆发出璀璨的白光,气息甚是纯粹,便缓缓拉开弓弦,凝聚出一道手臂粗的箭矢,嗖的一声呼啸而出,将涌来的黑雾给震碎,箭矢对着鬼影门门主的咽喉洞穿而去。

    鬼影门门主手中的黑色拐杖,陡然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便将她的箭矢吞了进去,便听见一声清脆的炸裂之声,雪清扬的身躯便剧烈的震了震!鬼影门门主阴森森的笑了起来,笑声阴冷到了极点,黑色拐杖对着雪清扬的脑袋砸了下来,凛冽的气流射在雪清扬脸上,她只觉得冰冷之极,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她,仿佛有无数的鬼魂在她耳边咆哮着。

    就在雪清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一道白色的光华风驰电掣的席卷上来,扫在黑色手杖之上,手杖便出现一道道细碎的裂缝,然后在狂风之下化为了粉末。鬼影门门主有些骇然,惊恐的往后倒退,哪知道自己眼前的白光,忽然出现在身后,后心便传来一阵剧痛,回头便看见自己后心被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给钩中。

    他看见白玉般的无暇钩之时,眼中冒出丝丝的精光,发出愤怒的吼叫之声,拳头对着辛气节脸颊砸了过去。辛气节用力一扯,他身后的一块皮肉就被撕裂下来,夹杂着丝丝鲜血落在了地面。辛气节退出老远的距离,他的拳头便落空了,感受到身后的阵阵刺痛,便厉声叫道:“小杂碎,没想到这飞云无暇钩被你给得到了,想来飞云十八钩的武技也落在你的手中,既然如此那就是老夫的了。”

    鬼影门门主脸上渗透出丝丝的血光,面容看上去极端的狰狞,便将舌尖咬破,喷出一口精血。哪知道一道白光对着他飞了过来,他伸手便将其抓碎,但是飞云无暇钩从他身后钩来,洞穿了他的手掌,钩住了他的咽喉,他便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咽喉被辛气节给撕扯开来。

    雪清扬见到辛气节出手这般狠辣,看来这飞云十八钩的武技定然极其厉害,看见鬼影门门主在地面挣扎了半晌之后,鲜血迸溅得四处都是,她的脸上便尽是冷汗,这飞云十八钩攻击的方位,实在太诡异了些吧,要不是自己亲眼见到,绝对不会相信飞云十八钩这么厉害,便笑道:“师弟,你的钩法真是厉害啊,师姐好生佩服啊。”

    辛气节笑道:“不过是沾了前人的光而已。师姐,我们还是快点离开此处吧,现在找我的人不少,让他们发现对我们极其不利。”

    雪清扬说道:“师弟说的甚是有道理,我们现在便走吧。”

    沿着山谷而出,尽往隐蔽的地方走,半日之后来到一处较为空旷的空地之处,这里是一片土坡,土坡上长满青嫩油量的长草,阳光洒在上面很是温暖,加上山中的雾气很是浓郁,将这里衬托得仿佛仙境般。

    辛气节和雪清扬便在不远处坐下,彼此相识笑了笑,便盘膝坐下,开始修炼起来。

    雪清扬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修炼之中的辛气节,冰冷的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暗道:“爷爷经常说,我这般美姿容,应该嫁给少年英雄,辛师弟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啊,但是不知道他心中怎么想的,是否对我这个师姐有意思呢。”

    周围是片青绿色的树木,几只翠绿色的翠鸟嘴中发出悦儿的叫声,淡淡的余晖洒落而下,辛气节浑身元气流转,手掌在地面轻轻一拍,便对着远处射了过去。手中飞出一道白光,将一块巨石给笼罩,白光便从巨石之上划过,巨石便从中间断裂而开,滚滚的碎石四处在飞舞。

    雪清扬有些好奇的说道:“辛师弟,你刚才的攻击,怎么和鬼影门门主的攻击有些相似啊。”

    辛气节将飞云无暇钩收入空间石之中,淡淡笑道:“我看见鬼影门门主的攻击,便有些领悟,是以将全部的元气施展而出,无暇钩之上爆发而开的光芒,形成气罩将巨石笼罩,是以我出手便轻易将其震碎!”

    雪清扬拍手笑道:“师弟,你的思想真是超前啊,连师姐我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没想到师弟想到了,难怪师弟现在的实力,比师姐还强呢。”

    辛气节笑道:“师姐谬赞了!不过是我瞎想而已。”

    雪清扬眨了眨美丽的眸子,笑道:“师弟,不要太谦虚,太谦虚便是骄傲了。”

    雪清扬便按照辛气节所说的,将七仙弓的气势催发到极致,用气势将大石笼罩,然后拉开弓弦,便听见嗖的一声,箭矢便从大石之中洞穿而过。她便略微有些欣喜,不过这样极其耗费元气,一般情况下不需要这样对付敌人。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