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极道战尊 > 第四十三章有命回宗门?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阴雕谷的八人双手结着同样的手印,一缕缕阴冷的气流扩散而开,空气之中涌出一道耀眼的光阵,将辛气节和雪清扬包裹在了其中。辛气节和雪清扬被光阵包裹,便觉得甚是压抑,忽然身后涌来一股阴冷的气流,爆发着尖锐的呼啸之声,转头便见到一只黑色的拳头对着他们两人砸了过来。

    这只砸来的拳头仿佛黑色的石头般,气势霸道刚猛,空间仿佛都要爆发出低沉的炸裂声。辛气节感受到拳头之中的巨力,便将寒星拳施展而出,拳间的元气凝聚成一颗星辰,星辰散发着晶莹的蓝色光芒,滴溜溜的落在射来的黑色拳头之上,顿时便爆发出一阵尖锐的炸裂声,星辰被砸成了粉碎,席卷出一阵凛冽的狂风。

    辛气节在狂风之下腾腾后退着,只见尘土之中走出一尊黑色的石雕,约莫一米多高,浑身漆黑如铁,很显然是元气凝聚而成的石雕,难怪砸来的拳头这般的霸道坚硬。

    雪清扬神色略微有些冰冷道:“辛师弟,这阴雕谷之人定然用阵法将他们八人的元气,凝聚成了这黑色石雕,我们只要将黑色石雕击碎,那么他们的阵法只怕就毁了。”

    阴雕谷中的一人阴森森笑道:“乖乖的跟我们回阴雕谷,不然今日就让他们化为一滩肉酱。”

    黑色石雕脚在地面一点,地面龟裂而开,拳头之上黑色的气流飞舞起来,仿佛夹杂着一股凌厉的黑色风暴,对着辛气节的脸颊砸了过来。石雕拳头之中蕴含的力量极端的狂暴,要不是辛气节比普通的武者强了甚多,只怕他已经被石雕散发而开的气势震出老远了吧。

    辛气节手中一道白色的光华如电般飞舞而出,夹杂着凛冽的剑气,刺在那石雕砸来的拳头之上。黑色石雕拳头和辛气节的凌霄剑碰撞在一起,便迸溅出丝丝的火星,石雕的拳头沿着凌霄剑剑身,对着辛气节的脸颊怒砸而去。

    冰冷的狂风打在辛气节脸上,他的眼眸都微微的眯了起来,冷冷道:“剑凝如山。”

    他手中的凌霄剑陡然扩散出一股凝重的气势,空气之中仿佛压着一块巨石般,他手中的凌霄剑化为一道白光,从黑色石雕的胸口洞穿而过。他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哪知道黑色石雕的拳头,气势不衰的砸了过来。凛冽的狂风将他的脸颊打得通红,便急忙将就九天玄碑手施展而出,双臂之上玄奥的碑文流转,黑色石雕的拳头砸在他的手臂之上,砰地一声闷响,他的身躯被震得腾腾后退数步。

    雪清扬的两道箭矢射在黑色石雕的眼睛之上,将其眼睛直接洞穿。辛气节脚在地面一点,九天玄碑手施展而出,两只手掌之上玄奥的光芒流转,便抓在黑色石雕的手臂之上,咔嚓咔嚓两声,碎石飞舞,黑色石雕两条手臂便被震成了粉碎,辛气节的手掌抓在黑色石雕咽喉上,黑色石雕的脑袋便滚落而下,落在地面便化为了粉末。

    黑色石雕炸裂成了粉碎,光幕剧烈的震动起来,雪清扬便将元气涌入七仙弓之中,嗖嗖的射出几道箭矢,威力一道比一道大的射在光幕之上,光幕便剧烈的震动起来。光幕之外的八人,身躯剧烈的在晃动,满头都是汗水,脸色苍白如纸,他们没想到凭借他们八人之力,居然连个坤元境五重之人都无法对付。便各自从怀中取出一颗漆黑色的丹药,将丹药吞了下去,体内的元气顿时暴涨些许,便在阵法之中再次凝聚出一尊黑色石雕。

    黑色的气流缭绕着黑色石雕的周身,这尊黑色石雕比先前破碎的那尊更加的漆黑阴森,浑身闪烁着淡淡的黑色纹路,很显然比先前那具要厉害甚多。辛气节的凌霄剑闪电般刺在黑色石雕的胸口,溅起了一串火星,很显然这黑色石雕的防御力很强,比先前那具黑色石雕强上很多。

    黑色石雕双臂挥舞而过,阴冷的气旋宛如刀片般,对着辛气节和雪清扬呼啸而去。辛气节双手之上缭绕着玄青色的光芒,手掌横扫而出之时,一股凌厉的劲气,将阴冷的气旋震碎,便来到石雕之前。黑色石雕的拳头便对着他的脸颊怒砸而来,黑色的光华暴涨,不过被辛气节避开,黑色光华轰在地面,地面便被震出丝丝的裂缝。

    辛气节的双手已经抓在黑色石雕的后背之上,两只手掌旋绕的光芒暴涨,准备将黑色石雕撕裂成了两半!哪知道他将九天玄碑手的气劲催发到了极致,却只是撕裂出一道裂缝,刚准备在用力,却被黑色石雕用后背撞出四五米远。

    辛气节体内的气血在翻涌,溢出一缕缕血迹,飞云无暇钩出现在手中,身躯便消失在了原地,身法很是诡异,钩住了黑色石雕的咽喉,将黑色石雕的咽喉钩住,他便猛地用力,将黑色石雕的头颅都扯了下来。

    黑色石雕头颅落在地面,身躯便都化为了粉末。辛气节抹了抹唇角的血迹,飞云无暇钩呼啸而出,白色的光华暴涨,撞在黑色光幕之上,砰地一声轻响,黑色光幕犹如玻璃般炸裂而开,碎片散落得四处都是。

    黑色光幕炸裂而开之时,一股凌厉的气流将那八人震得跌落出三四米远。他们跌落在地之时,雪清扬的七仙弓之中射出七道白色的箭矢,斩杀了四个阴雕谷的武者,剩余三个将她的箭矢震成了粉碎。

    雪清扬本以为七道箭矢可以斩杀七人,留下那道矮小的身影,询问下他阴雕谷的情况,哪知道自己的七道箭矢,却只斩杀了四人,很显然将他箭矢震碎的三人,实力不会比她弱。

    那三人眼中涌出一股黑雾,袖间射出三道阴风,宛如长蛇般,对着雪清扬呼啸而来。

    雪清扬一箭便将阴风震碎,那三人手中射出三道黑色锁链,缠绕在她的手腕之上。她的手腕之上元气缭绕,手臂猛地一扯,黑色锁链便崩碎而开,七仙弓之上便飞出一道手臂粗的箭矢,从其中一人胸口洞穿而过,溅射起一缕缕鲜血。

    剩余两人已经对着她掠了过来,弓箭手一般只能远攻,近攻的威力会大打折扣,是以他们只需要靠近雪清扬,那么雪清扬便是他们的手中之物。哪知道雪清扬冷冷笑了笑,掌中出现一把弯刀,宛如一轮弯月般,随意的扫出,两道明亮的刀光,轻盈的就像一道白线,从他们的额头之上呼啸而过。他们的眼睛睁得极大,额头之上出现一道血线,脑袋便从中间分开,鲜血和脑浆迸溅得满地都是。

    雪清扬淡淡笑了笑,她的弯刀可不会轻易施展,只有别人距离她较近之时,她才会使用,加上对方以为她是弓箭手,是以她便轻易可以斩杀对方。

    那道矮小身影对着辛气节掠了过去,他的速度很快,手中的尖刺更是变幻莫测,带着层层的幻影,便对着辛气节刺了过来。辛气节伸手便将幻影撕裂,手掌抓在他的尖刺之上,微微用力一折,尖刺便炸裂成了粉碎,他的手掌便抓在那矮小身影的胸口,五只手掌仿佛五把利钩般,刺入了那矮小男子的胸口之中。

    那矮小男子发出凄厉的叫声,辛气节冰冷的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九天玄碑手在我手中的?你最好老实回答,不然我便将你们撕裂成血沫。”

    那道矮小身影道:“你杀了我们阴雕谷两人,我们便追踪而来,四处在寻找你,后来有弟子看见你在施展九天玄碑手,便找到了妖魔山脉,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本以为可以轻易击败你,哪知道你的实力这么强,反倒我们这边死了七人。”

    雪清扬俏脸冰冷道:“你们阴雕谷每年在青芒城斩杀不少人,就连十二岁的小孩都不放过,想到这里我便恨不得将你们阴雕谷连根拔起。”

    那道矮小的身影颤声道:“那都是我们谷主干的事情,和我们这些弟子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执行我们谷主命令而已。”

    雪清扬冷哼道:“甚么门派你们不好加入,偏执要加入阴雕谷,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指尖涌出一道森冷的气流,洞穿了那矮小男子的咽喉。

    辛气节苦笑道:“我还有话要问他呢。”

    雪清扬说道:“不知道师弟要问他甚么啊?”

    辛气节说道:“我想问他,他们谷主派了几位长老前来对付我,这几人发现了我们,定然是为了抢功劳,不然阴雕谷不可能只派这几个弟子前来吧。”

    雪清扬觉得辛气节说的甚是有道理,便说道:“那我们快点回宗门吧,这样也就安全了。”

    忽然林中传出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你们两个小崽子,还有命回宗门?那不是笑话吗?”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