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极道战尊 > 第四十九章武者只战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四处都是阴森的血红色树林,林中弥漫着浓郁的血雾,阳光洒在上面就像一朵血红色的云彩在树林之中弥漫般,散发着耀眼的光晕。辛气节走入林中便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只见血雾开始涌动起来,一双双血红色的眼睛在红雾之中,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隐约可以看见一头头血红色的巨狼缓慢的走了出来。

    这些血红色的巨狼约莫两米多高,身上的红色皮毛犹如牛皮般坚硬,它们看着辛气节,狼嘴之中流出了口水。辛气节脸色凝重,见到向他缓步而来的嗜血狼,幸好不是嗜血妖狼,不然他就惨了!嗜血狼虽然凶残,但是比嗜血妖狼弱很多,他还可以勉强对付下。

    嗜血狼首领发出呜咽的叫声,霎时这片树林之中的狼嚎之声此起彼伏的席卷而开。一只嗜血狼对着辛气节扑了过来。辛气节手中白色的光华飞舞而出,一道凛冽的剑气席卷而过,丝丝的鲜血洒落而开,那嗜血狼从中间炸裂而开,肠子散落得满地都是。

    嗜血狼首领的叫声尖锐起来,周围的嗜血狼嗷嗷的叫着,四面八方对着辛气节扑了上去。辛气节双手结印,一股凌厉的剑气席卷而出,瞬间幻化而开,顿时四面八方都是凌霄剑的剑气,从群狼的脑袋之上洞穿而过。那些嗜血狼跌落在了地面,有的没死的剧烈的在挣扎,半晌之后才慢慢的死去。

    忽然一道森冷的血腥之气对着辛气节卷了过来,辛气节闻着这丝丝的腥风,便急忙闪避,闪避得慢了些,左臂便传来一阵刺痛,衣服都被撕裂而开,溢出一缕缕鲜血。那攻击他的是一只较为矮小的血狼,看上去短小精悍,浑身缭绕着浓郁的血腥之气,很显然便是嗜血狼的首领。

    辛气节手中的凌霄剑在他的元气充斥之下,化为一朵白色的云彩,携带着凛冽的气流飞舞而出。凛冽的剑气卷过之时,树枝如雨般纷纷的落下。那嗜血狼王浑身爆发出血红色的气流,粘稠的血雾,在他头顶幻化出一道丈许大小的血狼,血狼伸手便将白色云彩抓成了粉碎,对着辛气节扑了过去。

    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辛气节的脑海,将空间石之中的飞云无暇钩取出,身躯陡然幻化而开,化为一道白光,出现在血狼的上空,飞云无暇钩便钩住的血狼的咽喉,猛力的撕扯而过,血狼便爆炸成了粉碎。

    血狼爆炸成粉碎之时,嗜血狼首领的身躯都震了震,辛气节便全力催动飞云无暇钩,白色的气流宛如一股烟雾般将嗜血狼首领给包裹。嗜血狼发出尖锐的叫声,周围的嗜血狼对着辛气节扑了过来。辛气节手中的飞云无暇钩光芒暴涨,钩住了嗜血狼首领的咽喉,将它硕大的脑袋都撕裂得飞了起来。

    鲜血在半空之中迸溅,周围的嗜血狼,仿佛发疯般,不顾一切的对着辛气节射了过来。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轻易便将射来的嗜血狼斩成了两半。忽然一道嗷呜之声响起,那些在准备攻击辛气节的嗜血狼,缓缓的退入林中。辛气节用匕首将地面那些嗜血狼的内丹取出,然后用白布包扎手臂,便对着深处走去。

    他体内一缕缕元气沿着筋脉之中涌动着,体内的元气已经到了坤元境五重后期。只怕不需要多久就可以突破坤元境六重!只要突破坤元境六重,冷千秋便可不能胜自己了。一轮皎洁的月光从红雾之中升起,散发着清冷的光晕,他便在一处山丘之上开始盘膝起来,呼吸吐纳之间,一缕缕螺旋般的气流弥漫而开,将涌来的红雾卷得飞了开去。

    修炼了约莫半日之后,便走向一处山峰,观察了下此处的地形,只见山峰之下红雾沉沉,前方是处险峻的山谷,里面有着极多的身影。辛气节寻思道:“这处山谷之中难道有好东西?不然不可能吸引这么多的武者。”

    沿着山峰而下,穿过红叶树林,转过一座山峰,便是一片乱石谷,忽然听见叽叽的叫声,忽然一道血光对着辛气节射了过来。幸好辛气节早有防备,没有半分恐惧,微微的弹了弹手指,一道剑气激射而出,血光从中间断裂而开,落下洒下一缕缕鲜血,原来是一条红色的小蛇。

    他小心翼翼的对着乱石谷之中走去,走过这片乱石谷,前方便是那险峻的山谷,谷外围着不少武者,目光都对着谷内望去,四面八方都是人。从这些武者的谈话之中,听到不少欣喜,原来这些武者都是为了七宝紫荆花而来。

    辛气节皱了皱眉,想到万剑灵和连曦所说之话,他们难道是这在这里发现的七宝紫荆花?既然已经来到这里,看来我得进去看看,或许可以得到一些东西也说不定呢。忽然一道红光从薄雾之中激射而来,仿佛一道红色的毒蛇,对着辛气节的咽喉咬了过来。

    这道红光快得就像闪电般,辛气节眼眸微微缩了缩,急忙闪避,幸好他发现得快,是以红光从他耳边摩擦而过,要不是他闪避得快,只怕咽喉都已经被洞穿。他抬起冰冷的眸子,只见一个红袍老者对着他走来,老者的神色甚是狰狞,浑身缭绕着浓郁的血腥之气,阴森森笑道:“辛气节,这般近距离的情况之下,我偷袭你居然没有得手,你还有些本事啊。”

    辛气节神色冷漠,眼中杀意弥漫,冷冷笑道:“你们血狼门就是会搞这些偷鸡摸狗之事,不知道阁下在血狼门甚么地位?要是没有甚么地位,本公子还不屑杀你呢。”

    那红袍老者阴森怪笑起来:“老夫血狼门左护法周鹏。”

    辛气节冷哼道:“好一个左护法啊,对后生晚辈都搞偷袭,真是卑鄙到了极点,不知道你们血狼门的右护法何在啊?”

    一个矮小的黑红色长袍的男子站在不远处的石头之上,脸上有条蜈蚣般的刀疤,笑起来之时,仿佛那条红色的蜈蚣在他脸上跳动般,看上去很是凶恶可怕。他脚在地面一点,便落在辛气节身前,说道:“我便是血狼门右护法卓耀!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条便是投降;第二条便是加入我血狼门;还有最后一条不是路,——那就是死!落在我们手中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们两人在一起十年之久,早就已经到了心有灵犀,动起手来不会比坤元境九重弱,是以我们劝你放下武器,我们对投降者,是不会羞辱的,但是要是动手了的话,你落在我们的手中,那你将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我们会使出极其可怕的酷刑,只怕你将哭爹喊娘,是以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辛气节眼中精芒闪烁,傲然道:“我辛气节只知道战死,却不知道甚么是求饶!武者若是轻易求饶,岂能问鼎巅峰?内心胆怯的人,是永远经不起大风浪的,是以你们两人一起上吧。”

    血狼门左右护法阴森森笑道:“我们两人向来动手都是一起上,你也不能怪我们两对一,谁叫我们的武技只有两人一起才能连贯呢。”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