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极道战尊 > 第五十二章斩杀血长老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险峻的山壁狰狞得就像一张张血红色的巨口般,显得格外的阴森可怕!仿佛这山间隐藏着甚么凶兽般。辛气节沿着山壁找到一处隐秘的洞口,便从空间石之中取出七宝紫荆花,只见七宝紫荆花缭绕着白玉般的光芒,虽然只有一点,但是足以让他突破一个层次,便暗暗欣喜道:“做好事果然有回报啊,自己若是不救连曦的话,今日只怕就完蛋了吧。”

    这指甲大小的七宝紫荆花,弥漫着淡淡的光晕,散发着浓郁的幽香味。辛气节将其划成了两半,一半用一个盒子装着,一半将其吞入腹中。他将那一点点紫荆花吞下去之时,满嘴都是浓郁的香味,一股潮水般的元气,灌满了整个丹田,他只觉得极其的舒服,仿佛浑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吸收着体内溢出的一缕缕元气。

    黑暗的山洞之中,亮起淡淡的光芒,辛气节浑身散发着潮水般的元气波动,一缕缕温和的元气流遍他的四肢百骸。日升日落,已经过去三天,他缓缓的睁开眼睛,浑身仿佛都轻了几两,很显然突破了坤元境六重,但是没想到会突破到坤元境六重中期,这让他欢喜之极。

    忽然洞外传来血狼门弟子的声音:“有人说在这里看见过辛气节,怎么我们找了半日,都没有找到他啊。”“说不定他躲在哪里,我们须得细心查找,只要找到他便可以去禀报门主,这样我们就能得到不菲的奖励。”

    山谷之中弥漫着淡淡的白雾,将此处衬托得朦胧而又美好,但是周围传来的吼声,让人感到心焦可怕。辛气节刚准备走出山洞,忽然洞外狂风呼呼作响,听上去极其的阴冷,便听见血狼门弟子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他急忙将洞中的石头搬开,从细缝之中望去,只见一股血雾弥漫着滚滚煞气,将那些血狼门弟子尽数包裹在了其中。

    那些血狼门弟子被包裹之时,只觉得全身仿佛要化为血沫般,发出凄厉恐惧的惨叫之声。只见那滚滚的血雾之中,露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泛着狰狞的红光,看着这双眼睛,辛气节的身躯都颤抖了下,这妖兽只怕在血焰山脉排名前三吧。

    那妖兽血红色的嘴巴之中,涌出一股血雾,将那些血狼门弟子吞入嘴中,旋即一股股血雾扩散而开,仿佛红色的日晕般耀眼。辛气节知道它是在查看周围还有没有人,便急忙将气息收敛,要是被此妖兽发现的话,以自己这般修为,只怕必死无疑吧。

    那妖兽没有察觉到丝毫的气息,便化为一股红雾,消失在了原地。辛气节呼出一口浊气,全身都被汗水浸透,那妖兽给人的压迫感,实在太过于巨大。半晌之后,从洞口钻了出去,便听有人大声道:“大长老,辛气节躲在不远处的那个洞中。”

    辛气节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嶙峋的山道之上,站着十几道身影,是血狼门的大长老和血狼门的十多位弟子。血狼门大长老眼中涌出狂喜之色,舔了舔暗红色的舌头,尖锐道:“给我杀了他!”

    血狼门十多个弟子对着辛气节扑了过来,都是坤元境的弟子,定然是血狼门的内门弟子。这些血狼门弟子冲过来之时,狼牙棒便对着辛气节砸了过去。霎时之间这片地方尖锐的腥风呼啸,森冷的血雾弥漫,直接将辛气节给吞没。

    辛气节空间石之中的凌霄剑飞舞而出,璀璨的剑气暴涨,化为一朵朵洁白色的云彩,那些射来的攻击,尽数被抵御,砰地一声闷响,那些弟子手中的狼牙棒被剑气震碎,身躯都飞了起来,发出啊啊啊的叫声。

    血狼门大长老冰冷道:“小崽子,你的实力又增强了不少啊,前几日在山谷之中,要不是连家家主帮你,我们门主早就将你剥皮拆骨了!今日遇见老夫,老夫会将你挫骨扬灰的。”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他的拳头已经砸出,血红色的气流暴涌,他的手掌化为了一只狼嘴,看上去阴森邪恶,对着辛气节的砸了过来。辛气节只觉得冰冷的血风扑面而来,凌霄剑剑气暴涨,空气变得凝重起来,射出三道剑气,对着血狼门大长老的拳头削了上去。

    血狼门大长老狰狞的脸上,带着得意之色,他的狼嘴啄可不是辛气节这样的武者可以抵御的。狼嘴撞在剑气之上,剑气便炸裂成了粉碎,辛气节的凌霄剑光芒暴涨,仿佛一道银色的匹练般,对着血狼门大长老的狼嘴卷了上去。

    血狼门大长老左手袖袍间飞出一道璀璨的光华,射在凌霄剑之上,迸溅出丝丝的火星。那道璀璨的光华被凌霄剑斩断,但是凌霄剑准头却偏了,血狼门大长老的右拳气势不衰的对着辛气节的胸口砸了过来,那血红色的狼嘴之中,仿佛涌动着森冷的气流般,甚是可怕。

    辛气节来不及闪避,拳头微微一震,一颗耀眼的星辰滴溜溜的旋转而出,撞在血狼门大长老的拳头之上,顿时便爆发出闷雷般的炸响之声,辛气节的身躯在狂风之下腾腾后退。血狼门大长老身躯晃了晃,便厉声叫道:“吞噬血蛇。”说着,双手结印,血红色的气流飞舞,滚滚的元气凝聚成一条三米大小的血蛇,对着辛气节咆哮而去。这吞噬血蛇顾名思义,便知道它钻入人的体内,便会将人的精血吞噬,让人生不如死。

    辛气节的空间石之中飞出一道白光,自然便是飞云无暇钩,他的手腕微微一抖,璀璨的白色光华暴涨,一道飞云无暇钩虚影便将吞噬血蛇撕裂成了两半。淡淡的气流在飞舞,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飞射而出,对着血狼门大长老射了过去。

    血狼门大长老将体内的元气尽数涌出,森冷的气流弥漫,周围仿佛铁桶般风雨不透般,飞云无暇钩撞在他的元气之上,仿佛射在铁桶上般,传出尖锐的当当之声。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攻击的位置更加的刁钻诡异起来,血狼门大长老都有些防不胜防了。这让血狼门大长老极其的郁闷,这飞云十八钩实在太厉害了,快得就像闪电般,根本就来不及防备。

    忽然他手臂传来一阵刺痛,一缕鲜血迸溅而出,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洞穿了他的手臂,只见漫天的光影消散,辛气节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用力一扯,血狼门大长老的手臂便被撕裂而开。

    血狼门大长老的手臂被撕裂而开,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便从血狼门大长老的腰部钩过,当场就将其腰间的皮肉撕裂下来一块,迸溅丝丝的落下。血狼门大长老神色狰狞,看着腰间的血洞,便发出反怒的吼叫之声,然后直勾勾的软倒下去。

    辛气节傲然道:“你虽然是坤元境九重,但是还打不过我坤元境六重,是以你死得其所。”

    PS:感冒了,大家注意多穿衣,明日更新将较晚。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