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极道战尊 > 第五十五章玄阴冥天怒(第三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阴雕谷一共来了五人,四个都是阴雕谷的顶尖弟子,这四人可以说代表了整个阴雕谷的弟子,货真价实的阴雕谷的天才。他们跟着阴无极出来之时,阴雕谷谷主便传授了他们一套阵法,叫做颠倒狂躁四雕阵!这阵法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对付辛气节绰绰有余!但是他们不知道现在辛气节已经从坤元境五重,突破到了坤元境七重左右,实力实在已经今非昔比!是以凭借他们的颠倒狂躁四雕阵,想要击败辛气节只怕很困难。

    他们四人狞笑道:“一个小小星玄宗弟子,不可能是我们阴雕谷四个天才联手的对手。”他们便将颠倒狂躁四雕阵施展而出,黑色的光华飞舞,仿佛一缕缕黑色的光线般,从空间之中渗透而出,交织成一道四丈大小的阵法,将辛气节包裹在了其中。

    辛气节哈哈大笑道:“就你们这样的破烂阵法,以为可以奈何我吗?那不是笑话吗?”

    黑色的冷风呼啸,四股凌厉的气劲弥漫,四道黑色的光束,对着辛气节闪电般呼啸而来。

    辛气节拳头之上璀璨的光华暴涨,凝聚出一颗耀眼的寒星,落在四道黑色光束之上,仿佛一枚雷管炸裂而开般,将四道光束炸裂成了漫天的碎片。忽然两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拳头狠狠的砸向他的脸颊。要是他被砸中的话,只怕整张脸颊都要扭曲吧。他的手掌闪电般,拍在了两道身影的脸颊之上,但是对方好像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般,拳头气势不衰的对着他脸颊砸来,他的眼中露出一抹惊异之色,便急忙闪避,两道身影的拳头便沿着他的脸颊划过,冷风将他的脸颊打得森疼森疼。

    天际的黑云已经消散,一轮耀眼的圆盘洒下皎洁的月光,洒落在阵法之上,只见那四人全身被一股漆黑色的气流包裹,仿佛四尊雕像般,很显然这阵法可以让他们化为石雕,全身犹如岩石般,难怪自己手掌打在他们脸上没事,还好自己的九天玄碑手,可以专门破除他们的防御,不然今日只怕要吃大亏。

    两道身影拳头夹杂着尖锐的气势,对着辛气节的脸颊砸了过来,说道:“小崽子,不要闪避啊,有胆子就和老子们硬拼。”

    辛气节哈哈大笑道:“你以为你们身上的防御很坚韧吗,在我的眼里就如豆腐土块般,根本就不堪一击!”哈哈的大笑之声落下,两只手掌之上光芒旋转起来,璀璨的碑文缭绕而开,布满了整条手臂,便缓缓的握起拳头,对着砸来的两道身影的拳头之上砸去。

    两道身影没想到辛气节这般愚蠢,居然和他们硬碰,简直不受激,便得意笑道:“我们借助阵法之力,身体比钢铁还要坚硬,你拿甚么和我们斗?”

    哪知道他们的话语落下,他们的拳头就像鸡蛋碰撞在石头上般,碎片四处飞舞,响起一阵刺耳的骨骼断裂之声!辛气节不屑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你们忘记了我的九天玄碑手,是你们阴雕谷的克星吗?”说着,手掌闪电般推出,玄青色的光芒飞舞而出,射在那两道身影的胸口,那两道身影惨飞起来,跌落出十多米远。

    两道身影惨飞起来之时,阵法便轰然炸裂,清冷的月光洒落下来,将这片地方照得纤毫毕现。剩余那两道身影的拳头,已经对着辛气节砸了过来,拳间的元气暴涌,森冷的元气如蛇般交织成两道利刺,对着辛气节的眼眶砸了过来。

    辛气节冷冷道:“找死!”凌霄剑飞舞而出,光芒暴涨,便从那两道身影的胸口洞穿而过,那两个弟子拳间的利刺炸裂成了粉碎,眼睛睁得极大的软倒下去,不是说辛气节只有坤元境五重吗?怎么他的实力比坤元境七重还强啊,难道是得到的消息有误吗?

    阴无极浑身森冷的气流弥漫,对着雪清扬笼罩过去。只要先抓住雪清扬,到时不怕不能威胁辛气节!若是能威胁到辛气节的话,那么先叫他自断一臂,到时便好对付他了。雪清扬手中陡然射出几道白色的刀气,刀气宛如刀片般,在清冷的月光之下,凛冽而又寒冷,仿佛冒着丝丝的白雾般,对着阴无极射了过来。

    阴无极没想到雪清扬突然之间发出这么凌厉的刀气,身躯便急忙闪避,刀气便轰在地面。雪清扬虽然将阴无极暂时逼退,但是银霄斩法消耗了她极多的元气,而且她只有出全力,才可以挡住阴无极一招,既然一招不能将他斩杀,那么便只能落在他的手中了。

    阴无极见到她的身躯摇摇欲倒,便冷笑道:“你已经中了我的毒,居然还敢强行施展这般厉害的刀法,难道不想活了吗你?”说着,手掌之上气流飞舞,在月光之下仿佛张牙舞爪的毒蛇般,对着雪清扬的头顶抓了下来。

    雪清扬被阴无极的气势压得已经透不过气来,唇角溢出一缕缕血迹,看着阴无极的手掌快要抓在自己的脑袋之上,便咬着牙闭上了眼睛。忽然一道白色的光华照亮了整个夜空,以极端刁钻的弧度将阴无极手掌涌出来的气流震成了粉碎,一道白光对着阴无极的脸颊射去。

    阴无极身躯往后倒退,便避开白光的攻击,见到辛气节将自己的攻击抵御,便说道:“辛气节,让你知道老夫的厉害。”说毕,便缓缓的握起手掌,手掌从多了一尊石雕般的兵器,随着他掌心的元气涌入石雕之中,石雕便爆发出璀璨的光华,宛如一道黑色的水浪般,夹着着磅礴的气势,对着辛气节的头顶狂轰而下。

    石雕砸下来的气势,就像有股凶猛的潮水般荡漾而开,席卷了整个街道,将街道之上的青石板都掀得飞了起来。

    辛气节觉得呼啸而来的,就是一股恐怖的潮水般,便将飞云无暇钩钩法施展而出,白色的气流飞舞,和涌下来的石雕碰撞在一起,便爆发出一阵阵低沉的闷响之声。阴无极周身的气势陡然暴涨,阴冷的黑雾弥漫,这片地方霎时之间阴风呼啸,仿佛有无数的鬼魂在咆哮般。只听他眼中渗透出两道血黑色的光芒,厉声叫道:“玄阴冥天怒。”黑色石雕之上血黑色的气流暴涌,夹杂着狰狞的幻象,仿佛无数来自地狱的血鬼般,对着辛气节涌了过来。

    冰冷的寒风侵人骨髓,无数的厉鬼在咆哮,辛气节眼中弥漫着愤怒之色,阴无极修炼这般阴森的武技,导致这死去的亡魂无法投胎转世,是以附在这石雕之上。辛气节这些日子已经将飞云无暇钩修炼得甚是通透,是以知道怎样将飞云无暇钩最大的威力发挥出来。

    他手间的元气滚滚的涌入飞云无暇钩之中,飞云无暇钩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天空。暴涨到丈许大小,凛冽的光芒缭绕,宛如一道电光般蜿蜒而过,将涌来的黑色雾气,还有狰狞的鬼魂尽数震成了粉碎。

    此时阴无极的黑色石雕夹杂着崩裂空间的气势,对着辛气节的头顶怒砸而下,他这一击的威力,只怕足以将一座小山轰炸成粉碎吧。辛气节的衣袍在狂风下飞扬,如墨的秀发宛如长龙般在卷舞,一双眼睛比刀锋还要锋利,将体内的元气全部涌入飞云无暇钩之中,飞云无暇钩光芒暴涨,便对着黑色石雕迎了上去。

    阴无极阴森森笑道:“我这黑色石雕可是玄铁岩锻造而成的兵器,一般兵器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是以给我碎吧!”

    哪知道他得意的话语落下,他手中的黑色石雕便崩碎成了粉碎,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便对着他的胸口呼啸而来,气势凛冽而又可怕!阴无极脸上大骇,双手陡然结印,身躯一分为二,其中一道身影被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震成了粉碎。

    那道被辛气节震碎的是阴无极的虚影,辛气节的飞云无暇钩反钩而出,便从阴无极的大腿之上划过,要不是他闪避得快,只怕腰间都要被划出一道狰狞的血口。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